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29分类:最新焦点浏览:2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这段时间很火的《脱口秀大会》大家都看了吗?最近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中,王勉弹...
原标题: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这段时间很火的《脱口秀大会》大家都看了吗?

最近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中,王勉弹唱了一首职场社恐之歌。

“昨天上班他走进你那部电梯,你赶紧掏出没有信号的手机”、 “你很怕上厕所和他相遇,因为迎面走来总得寒暄几句”、“等他回头再等下一班”等歌词唱出广大网友的心声,听来带感又字字诛心,网友直呼“太真实了!”“感觉生活被偷窥!”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说到社恐,每一个漂泊在大都市的现代青年应该都不陌生。豆瓣上有一个 “社恐抱团取暖”小组,成立于2008年,目前有近27000个成员,人员分布遍及北京、天津、上海、深圳、广州等各个城市……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组内的发帖很多时候会让我们惊呼 “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 不喜欢接电话,但又好奇陌生号码是谁。

  • 团建太可怕了。

  • 社恐影响到面试怎么办?

  • 是不是社恐都讨厌接打电话?

  • 一个社恐的人,兴趣爱好是什么。

  • 迎面打招呼的过程太尴尬了!

展开全文

不喜欢接电话,但又好奇陌生号码是谁。

团建太可怕了。

社恐影响到面试怎么办?

是不是社恐都讨厌接打电话?

一个社恐的人,兴趣爱好是什么。

迎面打招呼的过程太尴尬了!

甚至,怎么开口要回自己的充电器(光是想象这些场景就已经头皮发麻)

  • 请问怎么拿回自己的充电器?

请问怎么拿回自己的充电器?

面对工作、恋爱这些人生大问题时,社恐患者常常感受到的,是力不从心。

  • 我社恐的两大难题,没对象和没工作。

  • 社恐敢恋爱吗?

  • 不敢,觉得没人会喜欢这样的我。

我社恐的两大难题,没对象和没工作。

社恐敢恋爱吗?

不敢,觉得没人会喜欢这样的我。

其实,许多社恐患者并非不想与人打交道,而是维持这种交流所需要面对的种种意料之外的状况,常让人身心俱疲。

我们一方面觉得和不熟悉自己、不理解自己的人交流是浪费时间,另一方面又在心底渴望着被人真正理解,尤其是渴望遇到一瞬间心有灵犀的默契。

我们羡慕的生活方式,是像《树上的男爵》中的柯西莫那样,生活在树上,与人群疏离地交流,随时可以感受到树下的喧闹,也可以随时躲起来,享受一个人的生活。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孤独如我,社恐如我,有一天突然发现,社恐患者寻找一个真正理解自己的人,使自己不必日夜在孤独中行走的一个有效的方式,就是给人写信。

01

不同于“咻”的一下就发送的电子邮件。

为了写一封信,你需要寻找合适的信纸,把思绪和心声斟酌字句写在纸上,装进信封,甚至会考究地使用火漆盖戳,精心挑选合适的邮票,出门亲手投进邮筒。

一套进行下来,像是一场古老的仪式。

“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就是写信的推崇者,他说:

“写信的意义,不仅在于写信人和收信人之间的交流,也在于从脑到手、从手到纸面的过程本身,在于那种花力气亲手创造一件作品的感受。

书信真的是一种惊人的时间容器。”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让人不禁想起那个“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纯真、质朴的时代。

我们知道层出不穷的通讯软件让交流变得多么便捷,但我们还是想保留一份逐渐被人们抛在身后的温柔与优雅。

02

事实上书信交流带来的感动并没有完全被年轻人忘却。

以信会友,以信传声大有人在,或是写给志趣相投的笔友,或是写给未来的自己,甚至还可以写给萍水相逢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豆瓣话题“你现在还在写信吗”目前有 8.4万浏览量,小组“亲爱的,你还写信吗?”有近 29000名成员。

“写信”似乎成为了一个暗号,让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速食主义至上、人际关系淡漠的网络时代中,寻找惺惺相惜的同类。

我们写信,追求的不只是信息的传达,在递送过程中的等待,也是书信交流的意义之一。

慢慢等待的滋味,在社会齿轮高速运转的如今,被我们遗忘了不少。

避免了面对面交流的无所适从,避免了即刻送达的令人眩晕的速度,在写信的过程中,仿佛想说的话伴随着一部分孤独,寄送到了一个有回应的树洞、一片未知的时空当中。

当写信对象是个未曾谋面的人时,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电影《玛丽和马克思》中,8岁的玛丽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小女孩,喜欢动画片“诺布利特”、甜炼乳和巧克力。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玛丽的妈妈是个酒鬼,而在茶叶包装厂工作的父亲平日只喜欢制作鸟标本。孤独的玛丽没有朋友,一天,她心血来潮给美国纽约市的马克思写了一封信询问美国小孩从哪里来,并附上一根樱桃巧克力棒。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44岁的马克思患有自闭症及肥胖,碰巧也喜欢看“诺布利特”动画片及吃巧克力。

二人的笔友关系从1976年维持到1994年,期间各自经历了许多人生起伏,直到成年的玛丽终于来到纽约看望马克思……

两个“社恐患者”通过写信建立起了深挚的友谊,有许多年他们未曾见面,但他们认定了彼此是对方“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这句台词,令无数观众动容。

它既精准地描述了身处人群中的我们感受到的孤独,又难得的给我们勾勒出一幅希望的图画:

也许我们也可以像故事中的主人公,在遥远的远方遇到真正理解自己的人。

写信,似乎给社恐患者获得理解提供了一个隐微的出口,一点闪烁的希望。

相似的故事还可以在英国作家安妮·扬森的《相约博物馆》中看到。

《相约博物馆》

[英]安妮·扬森 著 姚瑶 译

大鱼读品出品

03

他叫安德斯,他是丹麦锡尔克堡博物馆的馆长。他每天和木乃伊、陶罐这些千百年前的东西打交道。他的妻子在一次海上旅行中独自一人走到狂风暴雨中的甲板上,从此生死未卜再无音讯, 他才发现这一生中他们从来不曾互相了解。

她叫蒂娜,英国东部小镇上一个普通的农妇,日复一日做一些养鸡、打扫之类的琐碎活计。她的儿女已经长大成家,她最好的朋友因病去世,她从小与好友筹划的旅行只得搁浅。她和丈夫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却感觉自己的每一天都在重复,生活没有意外没有波澜。

两个原本毫无交集的人因一场意外的通信而产生了悠长而奇异的连接。跨越700英里的距离,54封信件的交流中,他们越来越熟悉,许多面对亲人时也难以说出口的话,被写在信中传达。

光是开口借充电器,就能憋死一个社恐

在雪花般往来的书信之中,蒂娜和安德斯的人生在你我面前徐徐展开。

他们遗憾的人生、幸福的人生、悠长的人生、怀念的人生······

捧读的我们仿佛成为他们人生的窥视者,但从他们的人生境遇中我们也能感同身受。

蒂娜说:“我收到的大部分电子邮件都是农作物特价优惠通知,要么就是提醒该我运营农贸市场里的蛋糕摊位了。而你的来信则是与此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当我枯坐在临终关怀医院的停车场里, 感觉自己的全部人生都放错了房间,这个房间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安德斯说:“我们的经历显然非常相似:我们都出生在战后的世界,这个世界并没有利害冲突;我们都结婚了,有孩子;我们都没有承受身体上的苦痛。

每当我在深夜醒来,都会疑惑,说到底, 我是不是浪费了自己的机会?我是不是应该用自己被赋予的时间和才华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在作者舒缓、深沉的叙述中,我们看到他们各自怀揣数年的、坚硬而隐秘的孤独,以及这份孤独是如何慢慢融化的。我们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真正彼此理解的可能。

孤独是每个人需要终生面对的课题, 每一个看似习惯了孤独的人,心中都燃烧着被人理解的渴望。

《相约博物馆》勾勒出的这一场相遇也许过于幸运,带上了一丝童话色彩,但至少给每一个读到这本书的我们分享了一份希望,在我们互不接壤的岛屿上,开一扇沟通的天窗。

每一个看似习惯了孤独的人

心中都燃烧着被人理解的渴望。

科斯塔图书最佳处女作奖决选作品

英国权威媒体盛赞:

“如果你今年只读一本书,读它就对了!”

标签:交流充电器玛丽和马克思书信过程生活患者诺布利特寻找巧克力社恐安德斯蒂娜马克思玛丽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