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新闻 > 正文

浙江温岭非遗传人李华标:守大漆之美 痴千年之画-中新网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2分类:文化新闻浏览:15评论:0


导读:  中新网台州9月1日电(范宇斌江文辉)方板上,一杆画笔沾漆,若勾芡之羹汤,或流丝,或黏毛。若匀拌之草糊,或飞溅,或起波……这是浙江台州温岭“60后”非遗传承人李华标所作的油...

  中新网台州9月1日电(范宇斌 江文辉)方板上,一杆画笔沾漆,若勾芡之羹汤,或流丝,或黏毛。若匀拌之草糊,或飞溅,或起波……这是浙江台州温岭“60后”非遗传承人李华标所作的油漆画《春江水暖鸭先知》所带给观者的艺术美感。

  漆画作为温岭民间一项手工技艺,可谓是家喻户晓、婚嫁刚需之物,也是成全“规矩”、图吉必备之礼,或以山水人物寓风调雨顺,或以花鸟虫鱼意子孙满堂。

浙江温岭非遗传人李华标:守大漆之美 痴千年之画-中新网
李华标与油漆画 江文辉 摄

  图生计,跟班遇知音

  谈及与漆画结缘,李华标告诉记者,“小的时候,我常常看见漆匠到公社大队作画,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作时不时出现在梦中。”由于家境贫寒,读不起书的他便常常在橱柜等家具面前“消磨”时光,有时一站就是半天光景。

  彼时,没有钱买笔,李华标就用家门口的莄竹杆子替代。没有方板作基,就拿菜园子的空地替代。没有油漆颜料,就接天露水混野草浆替代……总之,通过想象,反复练笔、磨工。

  到十一二岁时,李华标已经能画得一手好画。无师自通的他,也逐渐为业内行家里手熟知,常常被邀请做帮工,给漆匠们打下手。他说,每次跟着漆匠出门都能包顿饭,那时甭提有多少开心了。

  16岁时,李华标遇到了人生第一位导师梁明德。“当时我年龄最小,梁明德有意让我跟随他。”李华标说,在梁明德的指导下,他逐渐向漆画靠拢。由于有美术功底在,他学习起来得心应手、日益精进,仅一年工夫就出师了。

  此后,李华标又拜箬横镇油漆画第二代传人、同村老漆匠江方南为师。“李华标很有天赋,人家学四五年的技艺,他两年就够了,还学到纯漆作画的多项绝技。”江方南的儿子江妙法说。

  就这样,1981年,年仅19岁的李华标成了箬横镇油漆画的第三代传人。

浙江温岭非遗传人李华标:守大漆之美 痴千年之画-中新网
李华标创作的油漆画《春江水暖鸭先知》 江文辉 摄

  壮志酬,只身闯南北

  为了让自己更加出彩,出师后的李华标在箬横街开油漆店。他说,“这好比是武侠小说里的人剑合一,我也要做到人漆合一。”由于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凭借高超的业务水平,他的小门店生意蒸蒸日上,名气甚至传播到了上海。

  当时,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七零三厂(后称“上海飞机制造厂”)的工程师准备为厂区内的会议室、客厅等添置美术类装饰作品。

  “可能是常见的国画太多了,他们想选择特殊的艺术表达形式,就找到了我。”李华标回忆道,机遇从天而降,在与师父及家人商量后,他决定只身到上海闯一闯。

  在与工厂方面接洽后,李华标考虑到普通的油漆画有损形象,决定用油漆画中的高端手法“铲花”来表达。“这个想法是好,但我仅仅尝试过,没有成功过。”

  为解困境,李华标把自己独自关在房间内,整日对着一罐罐油漆,心想最初时为画一幅油漆画,要耗费半年时光,但也成功了。“我就不相信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李华标把这次机遇当成是人生壮志酬关键节点,开始对油漆的成分逐一剖析,从稀释度、漆气蒸发速率着手,再感受拉丝、勾笔、叠色、磨边,最后考量光感、质地、漆化反应等。一路下来,尚未下笔,就费去了半个月时间。

  “当时有不少人怀疑我是打酱油,徒有虚名的。但也有人跑到我跟前,向我学习其中妙法。”李华标说,为了成功画好油漆铲花画,他还奔赴上海的大街小巷,拜访数十位油漆行家、美术名家。

  在他的努力下,6幅作品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由于画工精湛,得到了上海美术界十多位美术家的青睐。此后,李华标又游学了杭州、宁波、温州等地,拜访了诸多的民间漆匠,并把所学的本领带回老家,与同行漆匠们交流座谈,还组成了油漆班,走街串巷,为有需之人作画。

浙江温岭非遗传人李华标:守大漆之美 痴千年之画-中新网
《春江水暖鸭先知》 江文辉 摄

  创研路,单骑传非遗

  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时代观念的转变及家具行业的发展,油漆画逐渐没落。伴随老一辈漆匠相继辞世,这一美术工艺在温岭箬横及其周边陷入传承困境。

  “我现在就好比一匹马,独自硬撑着,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李华标说,油漆画之所以没落,与其不与时俱进有很大关系。

  于是,他开始独自钻研。“普通的油漆画一般漆工都会的,就是单色线描法,作为普通人家吉祥画登堂入室。”李华标说,但真正的漆画基于线描法,加上不同油漆重叠而成。在整体创作中,它与美术颜料相比,自身局限性很强,譬如油漆粘性、稀化和风干易皱等。

  如何规避这些问题,不像普通油漆这般厚重,就成了关键难题。

  “我照着前辈留下的技艺笔记,从版面、油漆、扁笔等着手,一道道一关关的突破,‘痴’了近十年时间,终于达到了油漆画烟火绘画的最高境界。”李华标说。

  此外,李华标还在油漆画艺术门类上不断研究,逐渐将画作予以加减乘除,不光实现其与油墨画、国画同等艺术视感,还以三维立体感而远超之,形成别具一格的多彩油漆画。

  李华标从事油漆画数十年,但最快的一幅作品也需用半个月时间才能完成。无疑,这也让这项艺术门类的门槛提增了不少。

  李华标的徒弟江敏伟介绍,“从接触油漆画时,我一开始就想做师父的多彩油漆画,但一次尝试一次失败,很容易磨灭学习的兴趣。学油漆画好比是走单骑,要耐得住寂寞,扛得起失败,不然这项非遗真要消失了。”

  如今,在李华标的指点下,江敏伟的油漆画进步迅速。随着一代代漆画人的共同努力下,千年油漆画将继续绽放异彩。(完)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5891748", container: "_i630znox87b", async: true });

标签:李华标春江水暖鸭先知花画漆画稀释度


欢迎 发表评论:

文化新闻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