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3分类:文艺创作浏览:27评论:0


导读:原标题: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穿过雾霭森林,寻觅真正的自己张亚东在《乐夏》第二季里似乎不怎么爱说话了,被cu...
原标题: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

穿过雾霭森林,寻觅真正的自己

张亚东在《乐夏》第二季里似乎不怎么爱说话了,被cue的时候,也只是像个“工具人”似地鼓着掌,面露微笑,随和地说上一句“特别好”,教人难以分辨褒贬。“特别好”因此也成了社交媒体上的一个万能梗,干什么都能用这三个字接茬。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但在碰到自己真正喜欢的音乐的时候,张亚东的表达完全不一样了。他的眼神里会流露出一种按捺不住的感性,可落在口头,话语就显得有些放不开。虽然有知见和逻辑,也能体会到他出于本心的热爱,但是总感觉在他身上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拧巴。直到看到他和许知远的对谈,才明白,他温和的外表下藏匿了太多复杂而难以言说的东西。

节目的一开头,许知远就抛出了逢人必问的问题:“你觉得这个时代的精神状态怎么样?”当过无数次评委的张亚东语气平淡,但回答却很犀利。他说:

“现在的创作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我有时候在当下看不见这个人,

每个人都不爱自己,忽略自己。”

在他眼里,现在乐坛里那些所谓的个性化的音乐、创新以及实验都比较虚空,因为很多内容都只是在玩概念。从一个创作者角度,他觉得脱离了自己的内心,就会变得不真实,而这些流于表面的东西,也就造成了现在的困境:越来越少的人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突破了。

在聊完了稍显宏大的时代问题后,许知远又惯常地把话题引回到嘉宾自身。两人聊音乐,张亚东像个小孩子一样,讲精巧而具理性的巴赫,讲疫情期间他拆解着听的爵士乐。举手投足之间,能看到他对音乐之美的那种探寻,也能感受到他自我的精神原乡其实就安放在那里。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class="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但临近末尾,他话锋一转,很无奈地说了句:“我一天都没有做过自己。”他坦言,自己害怕不被认可,时常会缺乏安全感,也偶尔会在物质和精神世界中失衡。他很渴望改变,但在他眼前,只能通过音乐,他充满虔敬地说:“如果音乐想要通过我做一些什么样的表达,我荣幸之至。”

其实很多观众都能理解他内心的那种艰难,一声叹息的同时,再联想起那句“特别好”,似乎就有些不太好了。在外界的声浪喧嚣不断的今天,想专注于本心去做自己,实属不易,而在既有的道路上,突破和超越自我,更是难上加难。现在的我们比任何适合都需要一种改变的力量,一个人的改变,是为了穿越雾霭森林寻找自己,而一群人的改变,则是为了让雾霭森林重焕生机。

0/2

自我和改变,生命的一体两面

采访张亚东的节目里,有一个场景是两人相偕跨越栏杆。眼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751火车头艺术广场。两人立于高处,俯瞰广场,探讨着自我与改变的话题。特别应景的是,如今这块广场上还真出现了一个与这个话题相关的艺术作品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一个三米五见方的透明玻璃罩装置被放在场地中央,玻璃罩里悬挂着绛红色的汉字:改变。正面看过去,冲击力十足。而“改变”的侧面,是一个极具设计感的中文“我”和英文“ID”的结合体。它们浑然一体,构成了这个视错觉艺术品。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除了观感新奇外,这组作品的材质也非常独特,它们全是由高端的新渲染色咭纸张折出来的。纸张经过FSC国际森林委员会认证,一方面,它在漂白和染色的阶段均为无氯气漂染,对环境友好,可回收利用。另一方面,长纤维原浆纸的韧性保证了反复多次折叠时不容易断裂,利于创作表现。每一张纸在设计师的手下,率先被折叠成基础组件的字母“I”。

之后,每一个小元素在完成自我形塑后,又纳入整体,经由细致地排列组合,最终构成这件展品。从表层来看,意思似乎很明晰,在号召人们积极“自我改变”。从结构上,我们也或多或少地能捕捉到一些哲思性的信息,那就是自我和改变是生命的一体两面。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折纸艺术家 刘通

创作这组作品的人叫刘通,是一位折纸艺术家。他起初只是这门艺术的爱好者,产生折纸的想法也源于偶然。2006年,那时候他在德国留学,每天会坐公交车上下学。有一次坐车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对面有一个德国大哥,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在折,不一会儿就折出了一朵玫瑰花,送给了身边的陌生女孩。然后两个人就愉快地聊着天,下车了。“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项神技能啊,我也要学。”回了住所,刘通就到网上找各式各样的教程,边看边学,折完了就放在小木架上给人展示。这成了他内心最热爱的东西。

留学归国后,他做了大学讲师,既稳定又体面。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工作的八小时外,他把时间都留给了折纸。一张再普通不过的正方形纸张,在他的手下,不剪不切,只是折制,都能幻化成惟妙惟肖的作品。他每每做完,就发到社交媒体上给朋友们看,那种感觉在他看来十分迷人,让他沉醉不已。于是,他毅然辞掉了工作,遵从自己的本心,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了折纸上面。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青花瓶》设计/折制/造型:刘通

2014年世界和平节赠予加蓬共和国的礼物

自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的作品被诸多博物馆收藏,观者众多,合作的品牌也络绎不绝,作品《青花瓶》更是作为建交国礼被赠送给加蓬共和国。“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十几年,在德国的小木架作展示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过,以后会有这么多人排队看我的艺术展,其实现在看一看还是挺感慨的。”

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世界最大的折纸犀牛,那是他2017年初和团队一同完成的,一张196平米大的正方形纸,在他的巧手下,变成了长7.833米,高4.064米的犀牛。在那之后,他又折出了最大的纸白鲸、雪豹、和平鸽。在四个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光环下,他更想做的是用作品传递出动物保护的想法,以此改变人们的观念。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刘通和他的折纸犀牛作品

一张纸,他呈现了一方世界,有自然万象的真,更有人文关怀的爱。从刘通身上,我们看到真我,同时也洞见了改变的力量。这一次,他同样秉承着自己一以贯之的艺术理念,通过极强的立体空间想象能力和科学算法的逻辑创造力,做了这个作品。他拒斥晦涩的表达方式,抛却繁复的艺术语言,回归具象的显现手法,通过合理的分配、布局以及对结构的巧妙设计,呈现了这般“横看成岭侧成峰”的观感。经由纸这个媒材,作品的内在张力完成了释放,观念得以外化,广场这样的一个物理空间似乎消弭掉了,变成一个专有的精神空间。而这个建构出的新场域里,艺术中永恒的命题被提出,那就是:如何认知真实的我,又怎样改变自我呢?

8月24日,刘通在微博上发布了有关这个作品的视频。除了记录创造过程外,还诠释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讲道:“在这场设计中,无论是白纸,还是我,都在用自我改变的精神,成为彼此的缔造者。每张平坦原始的白纸,都意味着全新的挑战,在重复的动作中,我追随内心的想法。这些不同的‘I’就代表不同的‘我’,它们各有特色和个性,成为改变世界的一个‘我’。希望它们能给更多的人带来改变的动力,不断挑战自我,成为未来的Game Changer。”

0/3

勇敢地做个Game Changer

刘通艺术作品中的“我”和“ID”的结合体,是大众汽车纯电动ID. 家族的Game Changer的icon。众所周知,“ID”意指身份,是每个人立足于世的基础。同时在弗洛伊德的三元人格理论中,它也是“本我”的意思,而本我,就是那部分被压抑进潜意识的欲望。在生活里,它很难被释放,并不是它缺乏良善,而是因为我们被成规所束缚,也被或明或潜的规则所定义。想摒弃一切外物,做最真实的自己,有时需要一个推动力。而ID. 家族于此就给了新世代提供了一个改变自我的契机。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ID. 家族不同于以往的汽车,它具有精神内涵的属性,就像看刘通的作品一样,穿越外形,我们可以直抵内核,发现当中蕴藏着的对个性的尊重和对自我的探索。之所以选用ID命名,也是希望这个家族中的汽车可以带来实质性的自我改变。人们在美好的环境中可以突破自我,放开手脚大胆去创造,去开拓。其实这个命题是各个领域艺术家终其一生在做的事,也是当今社会,我们每个平凡人亟待去实现的愿景。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在ID. 家族身上,能看到那种洒脱的流动性,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法国新浪潮时期的电影,它们之间似乎有着微妙的异曲同工之感。那个时期的影像,渴望打破常规,创作者毫无克制,面对条条框框,他们推翻,拆解,又重新创造,所以电影里常表现的是人的内心变化和潜意识的流动。

而在ID. 家族所构建出的世界里,也具有相似的精神,人们由自我而始,畅意地突破世俗藩篱,将个体的价值放大至无限。这个向内发掘的过程,解放禁锢,释放自由力量。就像新浪潮导演阿涅斯·瓦尔达拍摄的《阿涅斯论瓦尔达》的纪录片一样。影像里,她回溯了自己的一生,她装扮成土豆,染满头红发,在熙攘的城市铺就沙滩,在墙壁之上贴相纸,同时又在展览馆中播放海浪。那种状态,给予人的是心灵上最为直观的冲击,慨叹的同时,也让人感觉,勇敢地做一个Game Changer,真美妙。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阿涅斯论瓦尔达》剧照

庆幸的是,我们生在一个支持多元,提倡个性的时代,可以随时随地去改变自己当下的状态。我们不必再像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那样,在三十几岁时,鼓足勇气,才敢与周遭的一切都决裂,毅然走上热爱的绘画之路。我们此刻的想法的选择权全都在自己手中,无需瞻前顾后,犹豫踯躅。观照本心,这是ID. 家族渴望传达给年轻世代的真实想法。

作为汽车,ID. 家族自然而然也会融入对环境和未来的考量,这种使命感也赋予了“ID”新的内涵。因为在当下,汽车消费俨然已不再单纯的是交易,它还承载着价值观念,在“新公民观念”越来越强的社会里,选择“零排放”的汽车,是关爱自然和社会的表现。无数的“I”参与其中,将形成合力,一个共同体由此产生,生活将会往美好的方向进发。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ID. 家族表达符合时代气质的主张还体现在创造性的色彩运用和美学呈现上,它们纳入了明黄色、湖蓝色等鲜明饱满而具有辨识度的色调,对于旨在彰显自己独特气质的年轻世代来说,这是改变的选择权。我们不必再从黑白灰中做勉强抉择,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挑出能代表自己的颜色了。

更为智能的交互,更为安全的辅助系统,更极致的空间,也都能给我们更多关于理想行车的畅想。我们清楚,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开启,智能、创新、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将与我们相拥。而在这种生活方式到来之际,我们要做的是打破常规,改变旧日的玩法,做个勇敢的Game Changer。由自我而始,从而突破自我,实现更大体量的改变。那种状态才是真正的“特别好”,而“我的ID”,也将价值永在,就像刘通的作品和ID. 家族在做的一样。

有机会改变自己,是不是“特别好”?_张亚东

标签:张亚东机会音乐刘通东西许知远雾霭作品本心森林见闻记录折纸加蓬共和国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