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_美国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6分类:活动资讯浏览:14评论:0


导读:原标题: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徐艾平第738期中国文人,每个人都有不凡的梦想。照儒家的一套,就是先造就好“...
原标题: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

徐艾平

第738期

中国文人,每个人都有不凡的梦想。照儒家的一套,就是先造就好“小我”,再实现“大我”。造就“小我”的循序渐进法则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而“大我”则“治国、平天下”,“小我”为实现“大我”之前提。

如同那些有抱负的文人一样,在梅光迪心中,“家国梦”也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精神蛊惑。

1911年8月7日,当梅光迪和同学们由上海登轮时,行囊中携带的,是一大堆中国典籍,计有《十三经注疏》《经籍纂诂》《经义述闻》、段氏《说文》等经书,四史、《九朝纪事本末》《国语》《国策》《文献通考》《十七史商榷详节》等史书,韩昌黎、王临川、杜少陵、白香山、李太白、温飞卿、李长吉、吴梅村及归有光、方苞、姚鼐、施愚山、梅伯言等诸家诗文,又有子书二十八种,及陆宣公、陆象山、王阳明、黄梨洲诸家,携带的诗文总集、词类、理学书也十分可观,计有《文选》《乐府诗集》《十八家诗钞》《古文辞类纂》《历代名人词选》《花间集》《理学宗传》《明儒学案》等,此外尚有杂书十数种。显然,这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经典文献,涵盖了经史子集四部,作为一个期望经世致用的中国读书人,这既是承载和实现梦想的工具,又是修身养性、锻造人格品质的精神食粮,须臾不可或缺。

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_美国

但不是任何时代、任何环境下都需要这样的“工具”,也并非所有人都懂得珍惜这样的“精神食粮”。晚清积贫积弱的现实,不仅让统治者乱了阵脚,社会上也躁动着“实业救国”“读古书无用”的急功近利浪潮。在庚款留学政策中,即有“以十分之八习农工商矿等科,以十分之二习法政理财师范诸学”等规定,梅光迪的父亲甚至听说“习政治”将不给官费。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梅光迪拖着一大堆中文典籍,来到科技发达、新学流行的美利坚,不免令人惊讶,被视作迂腐。他在给胡适的信中,满怀委屈地说:“迪稍有几本中籍,国人见之诧为异事,无不暗中笑骂者,书痴、老学究之名词盖已数闻不一闻矣。”(1911年9月30日)

梅光迪就读的威斯康星大学,位于美国中北部麦迪逊城,创建于1848年,是美国顶尖的研究型公立大学之一。校舍散布于Monona湖畔山坡上,高低错落,松枫掩映,风景优美,为避暑胜地。当时在此校就读的中国学生,已为数不少,约有三十多人,包括在复旦公学比梅高七级的那位徐同学。根据成绩,入校时梅光迪插班读二年级,即所谓“Sophomore”。徐同学本欲以复旦卒业文凭,作为美国学士学位,直接进入威校研究生院,但学校不许其请,也将他纳入“Sophomore”,梅光迪因此与其不仅同校,而且同班。据云,该生本来自视甚高,性尤傲僻,且在复旦毕业时,梅光迪方入校,因之总以前辈自居,视梅光迪等为无知小儿。所谓“书痴”“老学究”,大概就是他和他的朋友们所赐。

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_美国 威斯康星大学校园

与梅光迪嗜书如命、手不释卷相反,当时的中国留学生,看重的是学习英语以及美国式的交际应酬能力,将祖国学术抛到九霄云外。更有甚者,一些留学生,一踏上美利坚国土,便立即剥去中装而改穿“异服”,不抓紧时间好好读书,却整日谈天聚会,四处游玩。对此,梅光迪不仅大惑,而且愤怒。他给胡适写信说:“吾国人游学此帮者,皆以习国文、讲国语为耻,甚至彼此信札往来,非蟹行之书不足重,真大惑也!”(1911年11月25日)

入读威校半年后,虽然已开始学习政治学总论、德文、英文、法文、美国史等课程,但对祖国文化所抱的责任感,令其不敢少怠阅读,认为“我辈生此时,责任独重,因祖国学术皆须我辈开辟。”(1912年2月21日致胡适)此时的阅读,已不限中文典籍,开始广涉欧西经典。在阅读中,不仅对祖国数千年来精神文明益增自信,特别是以孔子与欧西诸圣人相较之后,益信孔子之伟大,以为此老实为古今中外第一人。在此思想支持下,对那些“以习国文、讲国语为耻”“欢迎外教,鄙弃国教”者,益生愤恨,表示:“吾对于此邦留学界已绝望,决议跳出此范围,暑假时有暇,当作文鼓吹停止官费留学,以吾国派官费留学美国已五六十年,实无一个人才也。”(1912年2月16日致胡适信)

因一向体弱,加上父亲病逝的打击,1913年春,梅光迪病了一个多月。愈后,因为厌倦了威校的学习环境,并期望进一步强化英语能力,以更好地阅读理解西学经典,他“拟择一稍僻处之地,埋头数年不见祖国人士,转与此邦士女混”。这个想法,通过本年秋季转学芝加哥西北大学,实现了。

与威校所在的麦迪逊城一样,芝加哥也偏处美国中北地区,远离东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到暑假,留学生皆奔东部而去,或纯为游览,享群居笑谑之乐,或觅卿卿我我之异性伴侣,当然也有少数挂籍暑校,以读书为职志者。能够僻处简陋、甘居寂寞的人,为数极少。当时在西北大学就读的,有云南人董雨苍,南京人刘伯明,襄阳人马伯援,江右邹、胡二君等。暑假中,梅光迪转入此校,适遇董、邹、胡等均留校中苦学,每当夕阳西下,相与徘徊密歇根湖畔,畅叙每至夜深,殊以为乐。在此期间,梅光迪大读现存之伟人传记,如托尔斯泰、萧伯纳、克鲁泡特金等,不肯一日稍歇,其思想也愈近于高标。

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_美国 芝加哥西北大学老图书馆

1851年建校的西北大学,位于芝加哥城北约25公里的艾文斯顿小镇,密歇根湖畔,别墅、教堂、图书馆、参天大树,构成了美丽的校园风景。在西北大学两年,梅光迪获交刘伯明、董雨苍等甚深,诸人皆“雅不喜一般美国青年学生习气,于一切交际娱乐之事,所谓‘大学生活’(College life)者,宁作门外汉,所与过从者,唯少数书痴一类之彼邦学生,及二三相知之教授而已。”(梅光迪《九年后之回忆》)由于各学院散置芝城各处,又加学校无一中国学生会之组织,一般同学间过从极稀,乐得此四人正好甘处落寞清幽生涯,对于全美留学生总会、青年会等,以所谓“交换智识,联络感情”为由,实则由少数伧荒领袖所包办,以出无谓之风头的各类活动,皆以地僻道远,不往参加,把所有时间用于读书研究。刘伯明暑假中“蛰居斗室,终日习德意志文”,且“静坐读书,意态萧然”的情形,或为此四君子勤学苦读的一个生动写照,成为经久难忘的美好记忆。

1918年7月,吴宓从就读的弗吉尼亚大学,挂籍哈佛暑期学校。他的清华同班好友,正在哈佛就读的施济元告诉他,有清华公费生梅光迪君,先在西北大学毕业,早已得硕士学位,现正在哈佛进修,治文学批评,造诣极深。梅光迪原与胡适为好友,但当胡创立“新文学”“白话文”之说,且又大作“新诗”,梅君遂公开步步反对,驳斥胡适无遗。今胡适在国内,与陈独秀联合,提倡并推动所谓“新文化运动”,声势烜赫,不可一世,故梅君正在招兵买马,到处搜求人才,联合同志,拟回国对胡适作一全盘之大战。施济元称,以吴宓之文学思想,正合梅光迪之理想标准,梅一定会来相求。

留学生中一书痴——梅光迪杂写之四_美国 哈佛留学时期与同学合影(二排左三)

果然,经施济元介绍,8月初,梅光迪即来到康桥哈佛街366号民宅,即吴宓下榻处拜访,并邀吴宓到其宿舍深谈。梅当时寓居哈佛神学院宿舍,为一极幽静舒适之所。8月初的某天,吴宓回访梅光迪。令其惊异的是,梅光迪藏书之丰,实乃罕见,所堪比拟者,在当时游美之人中,恐怕只有主张“大购、多购、全购”的陈寅恪先生。

梅光迪藏书、读书之多,从多年后他所拟的一份著作目录,也可见一斑。

他准备撰写的中国文化著作有:《洛下风裁》,述东汉末年党锢史实;《正始遗音》,述魏晋清谈状况;《韩文公评述》,阐明我国自唐以来文学之源流;《欧阳公评述》,略窥宋文化及其士大夫生活之一斑;《袁随园评述》,描写乾嘉极盛时代之景象;《曾文正评述》,对中国固有文化最后之光荣作一颂词和总结;《中国两大传统》,评述吾国人忠节与隐逸。并欲将各书用中英文并写,一以昭示国人,一以传诸西方。

打算写的西方文化著作有:《近代西洋思想述要》,将自文艺复兴以来对于人生发生效率的思想潮流,如理智主义、情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进化论、帝国主义等等,作一简要说明;《近代西洋文学趋势》,叙述文学上的各个流派;又拟取近代声势最显赫的作家二三十人,如伏尔泰、卢梭、约翰逊、歌德、席勒、司各特、拜伦、理查德孙、华兹华斯、雨果、海涅、卡莱尔、爱默生、阿诺尔德、托尔斯泰、易卜生、尼采、法朗士、惠特曼等,各作评述。由于近乎突然的病逝,上述计划自然没有实现。

在梅光迪留学年代,按照规定,一般留学生在美期限为七年,这也是胡适等人正好七年就回国的原因。照此规定,1911年赴美的梅光迪,1918年即应回国。但实际上,直到1919年秋,他才从哈佛研究院归来,比一般学生多出的一年,正是其刻意苦学的又一旁证。而留在同学乃至后学心目中的“书痴”“老学究”形象,当不全为贬义。

(作者系宣城市文联主席)

制作:童达清

标签:故事传记胡适大我祖国梅光迪留学生小我美国书痴威校中国刘伯明施济元吴宓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