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吴飞:利用新传播技术重塑人文雅趣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7分类:文艺创作浏览:21评论:0


导读:原标题:吴飞:利用新传播技术重塑人文雅趣作者:浙江大学公共外交与战略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吴飞西汉《淮南子》有言:“凡人之所以...
原标题:吴飞:利用新传播技术重塑人文雅趣

作者:浙江大学公共外交与战略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吴飞

西汉《淮南子》有言:“凡人之所以生者,衣与食也,今囚之冥室之中,虽养之以刍豢,衣之以绮绣,不能乐也。”人的独特之处,正在于从不满足物质的需求,总希望超越一般动物性的存在。苏格拉底主张“认识自我”,米歇尔.福柯则认为人们不仅要认识,还要创造。《论语》概括说,人的精神生活存在于“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诗、礼、乐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冲动。

“从你的歌声中听到了远方的诗、家乡的爱、生活的苦、恋人的情、追逐的梦…”这是一位网友在抖音账号“广西吴恩师”视频下的留言。夜晚站在深圳白石洲的街头,打工者吴恩师穿着总价不超过100块的T恤、短裤、拖鞋,拿着一把吉他,一个音箱,守护着自己的音乐梦。

吴飞:利用新传播技术重塑人文雅趣

在在柴米油盐日常生活之外,我们同“广西吴恩师”一样,希望有“一些不普通的事”,这种不普通的事,就是生命的诗意。寻找生活的诗意是人的天性。在1953年撰写的《象征、想象与实在》文章中,拉康认为,想象、象征与实在构成了人类栖居的三个基本维度。他指出,想象和象征是一对双重性概念。想象是人们关于现实的直接生活经验,它是事物向我们呈现的表象之域。象征界是构成我们现实经验的隐形秩序。实在界包括了外在现实世界,还涵盖了拉康所说的“不可能之物”。拉康解释说,爱就是将“我们所没有的东西”提供给某个“并不接受它”的人。在这里,“爱”首先是想象性的,它“提供我们所没有的东西”,因此属于象征界;而“某个并不接受它的人”代表了实在界所指出的事物之间的关系。

不过在传统的理念中,艺术和美似乎远离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甚至与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关系。尼采在《悲剧的诞生》就指出,“艺术是生命的最高使命和生命本来的形而上活动。”他认为“艺术不只是对自然现实的模仿,而且是对自然现实的一种形而上补充,是作为对自然现实的征服而置于其旁的。”虽然,我们也认为,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很快我们便会强调艺术要高于生活。但这里的艺术,不过是一种文化产品的形式,往往是指一种被静态记录下来的媒介化形式物。这种艺术物与人的关系,是抽离的,只是一种欣赏的对象。甚至没有艺术和美的训练,普通的大众没有欣赏的能力和资格。因为它是宫廷的,是精英阶层小圈子里的趣味。

确实,在大规模的机器复制技术出现之前,艺术与普通人没有关系。但随着石版印刷术、摄影术和声音复制技术的发展,艺术作品的神秘莫测的光晕逐渐消隐了。艺术品的膜拜价值让位于欣赏价值,消遣的感受性解难构了传统精英权力对艺术的垄断,传统美学陷入了困境。

展开全文

今天,肯定还有不少人怀疑技术与审美的促进作用度。但细想来,如果没有技术进步,我们就只能停留在哎唷嗨唷的原始美学和艺术欣赏情景中,正是因为有了技术,我们这些普通的人才有可能与蒙娜丽莎有切近的感受,宫廷美学才会进入大众美学,全民审美才能达成。

生活中的情趣,是流动的,是实践的,不是静态的艺术品,而是生活的一部分。有一次孔子与弟子们聊天,在谈及志向时,曾点说他憧憬的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对这一想象给予了肯定,他回应说“吾与点也”。是呀,在暮春三月,与三五好友,在河中嬉戏,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歌,一路走回家。不正是一种诗意的生活么?而这种情趣,不正是后代的著名词人辛弃疾最为欣赏的么?“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这不是美学理论的崇高趣味,而是普通人的日常诗性之所在。

但这种日常实践性的情趣,稍纵即逝,只有通过文字或者其它的符号手段记录下来,才可以留存下来,为自己的记忆加上一层保护,也让别人可以凭借媒体的再现来感受。诚如黑格尔所言:“感性观照的形式是艺术的特征,因为艺术是用感性形象化的方式把真实呈现于意识。”

彼得·达尔格伦(Peter Dahlgren)在研究电视时指出,电视处于我们日常生活“符号环境”的中心位置,它一方面从量上(高普及、高收视)影响我们的社会认知,另一方面则是它在质上拥有一种创建“文化合法性”的能力。不过,报纸和电视这种传统的媒体因为只是一种单向传播渠道,而且需要依赖专业的人士来制作和生产,因此就算它们进入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空间,但仍然是一个外在于人的身体的它者。人们只是阅读和观看,却无法参与,更无法自由地表达运用。

进入短视频时代,新技术平台可以将人文雅趣的内容与现代科技有机结合起来,而移动性的电子媒介,可以成为普通人的文化创造工具和接受工具,比如智能手机已经不再是我们身体之外的东西,而就是我们的类器官了,是真正的人体的延伸。短视频的形态,在很大程度消除了传播的符号性障碍,毕竟人类信息传播80%的内容,是通过语言符号之外的手段进行传播的。因此,老外就算不懂抖音中的昆曲的语言,但仍然可以透过画面去感受甚至看懂昆曲的表达。

短视频“的内容有“个性、好玩”,且易于创造生成,也便于转发和传播。也比较能够满足青少年表达和展示自我的需求,让他们在创造中获得“精神享受”,同时因为有相近的生活趣味,相关的内容也很容易在用户间引发共鸣,带来自发传播。所以,许多优质的短视频的传播量都很大。美国社交媒体网红Pierson Wodzynski,是一名21岁的在校大学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粉丝群,在YouTubeInstagram、TikTok上分别吸引了50万、45.5万、410万粉丝。Wodzynski表示,她的粉丝喜欢看她表演的一些喜剧片段,而对于TikTok的禁令,她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TikTok是一个很棒的手机应用,可以帮助我逃避现实生活的重压,它拥有庞大的音乐曲库和强大的编辑功能,这些都是其他社交媒体APP没有的。TikTok是如此与众不同”。传统的艺术,需要借助这样的渠道,进入更广阔的传播空间,让艺术与美,真正成为普通人的素养。

短视频的出现,会带来美育的范式变革,传统的象牙塔里的美学,需要转化为素人美学观念。因为UGC这种生产与传播模式为所谓创新参与创意的艺术传播提供一个新的可能性,这跟传统的纯粹欣赏式美学不一样了。

吴飞:利用新传播技术重塑人文雅趣

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也良莠不齐,低俗、碎片、恶搞、做作、虚伪的东西也很流行。而这正是人工智能时代审美教育者和传播者的责任,是平台运营者的责任。我们不能被技术流量法则所裹胁,要遏制低俗和恶俗,要有坚守和引导,但不能逃避。要让真正的人文雅趣成为一种时尚,让创造美、传播美、欣赏美成为普通人的日常,让“人人变成艺术家”。此前抖音联合多所艺术机构联合发起“DOU艺计划”,以短视频为媒介推动艺术创作与交流,便是着墨于此。

新技术的出现成就了一家家超媒介平台,无论是抖音、B站、还是优酷,这里弥漫着新巴洛克式(neo-baroque)的美学特征——开放性的结构、跨界的互动,以及不断扩张的多元中心主义。这里是传统艺术的平台,是“广西吴恩师”的平台,也是每一位普通人的创意平台。在这里可以打通人的自然素养、科学素养、审美素养,弥合人文与自然科学的分裂,减少人工智能时代审美教育的差异性与复杂性,未来,我们需要进一步提升内容的品质,在极进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找到平衡,要重返整体性,重塑人文雅趣,重塑一个个完整和自由的灵魂,进而促进社会进步。

标签:象征符号艺术生活普通人雅趣吴飞技术传播美学吴恩师拉康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