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新闻 > 正文

老吴电筒那些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09分类:文化新闻浏览:17评论:0


导读:原标题:老吴电筒那些事文/张崇文拉了开关,屋里的灯红得是一根丝,没得柴火蔸亮。么子都看不清楚,这哪里是电灯?像吊的一...
原标题:老吴电筒那些事

文/张崇文

老吴电筒那些事

拉了开关,屋里的灯红得是一根丝,没得柴火蔸亮。么子都看不清楚,这哪里是电灯?像吊的一个玻璃乖乖,不能取下来递给细伢玩。太磨人了,安它没起一点用。

木电杆烂的烂、偏的偏,没得一根完整。横担歪、斜,走的电线老化、断股,超过规定的弧度,吊得离地面点点高,熟的人绕开走,不熟的人碰到了触电,太危险了。

他想起东倒西歪的木电杆,那黢黑、老化的电线,屋里几颗鬼影子灯泡,心里的火窜起几多高。吼了、骂了,别人听不到,干脆不吼、不骂,忍了、算了。

为灯不亮,到屋里生气,气病了找哪个整。寨子到偏僻的深山老林,高得海拔1800多米,去村委会要翻三十多个大小不等的山堡堡,上坡、下坡,弯道、陡坎。

白天还好,晚上胆子小的人哪敢出门。热天怕遇到毒蛇,冬天怕的落雪,结冰块子,鞋底上不捆草绳下不了山。

受自然条件限制,野生的山货、药材有限,地里种不出值钱的农作物。穷得住的稀巴烂的木板瓦房,比落难还扎实,朋友不来往,亲戚不上门,没留住婆娘,和他离婚带幺儿远走他乡。

他喂了几只羊,隔段时间卖一只维持生计。大儿、小儿过了30岁, 一屋两根光棍,还有他这个六十多岁的鳏夫……他叫吴昌乐,鹤峰县中营镇韭菜坝村人,活泼的他被各种困难搞得灰头土脸,三伢子一年做到头没多一个子儿。穷他不怕,总有一天会扯抻头,怕的是电压偏低,电灯再亮点就好了,晚上能做点手工活。

看到没得亮火虫亮的灯,气不打一处来,和灯泡亮的寨子比人矮了一大截,说话没底气,怪他们住的廊场海拔太高。过的是没有滋味的苦日子,气得他心里痛,咽不下这口气,背背篓下山。

老吴来到中营镇,进五金门市部,找售货员买电筒。售货员拿一只给他,他问售货员有好多电筒?售货员看了他一眼,心想你买过电筒管我库存有好多,莫非你脑壳有问题?老吴说你都拿出来,有好多我买好多,我没跟你讲罐罐(扯谈)。

售货员一脸绯红,看他不是开玩笑,取出长短、大小各种充电电筒,到柜台上码了一大堆。老吴说你把它们全试试,是亮的我都要。售货员拿起电筒按下开关,哪根都亮,她算好价钱,收了老吴递来的钱。

展开全文

老吴装电筒到背篓,背到背上,高兴地走了。

售货员以为老吴不是书记就是村长,给他们班子每人发一根,晚上停电了好应急。这些到柜台里“睡”了好久的电筒,被它们的主人买走,走夜路起到照亮的作用。

售货员把老吴想得太好了,他么子都不是,就一个种地的农民。老吴回到家,喊来两儿子说我今天买了一背电筒,你们晚上到亲朋家去拿着它方便,多带几根,几个人讲合适了,用它们照亮能斗半夜地主。

有了电筒,老吴晚上给羊子丢了一捆草,它们吃了多长一些肉,再关紧羊圈门。进屋漱口、洗脸、洗脚在亮处,热水洗澡洗得久些,再不穿反裤子,扣扯扣子,电筒比“红扯”的电灯还亮些。

从那以后,老吴隔段时间下一回山,背一背电筒到亲戚家充电,坐几个钟头,充好电,把电筒装进背篓,又一背背回家。

老吴充电的亲戚叫尹进成,不管老吴哪时来,都让他把电充好。老吴有时来得早,把还在做梦的尹进成从铺上喊起来。他睡眼惺松地来开门,没讲半个不字,笑嘻嘻地请老吴进屋给电筒充电。

他打开电视,还泡一缸热茶、拿几匹草烟款待老吴。尹进成弄熟早饭请老吴吃,他说到家里吃了。后来韭菜坝的人见到老吴不喊他带辈份的尊称,都喊他“电筒老汉。”

老吴觉得这个“绰号”好,没得一点贬意,他答应得爽快。老吴晓得这个“绰号”的来历,是尹进成把他和电筒关联到一起。

“电筒老汉”就“电筒老汉,”说明老吴住的寨子用电存在问题,连基本的照明都没解决。一个村的人,别的寨子人家的电灯都亮,还用上了电冰箱、洗衣机、电风扇、电饭锅、电磁炉……

他们寨子稀罕的是明亮的电灯,还没用过别的电器。天黑后,不是寨子里有电筒光出现,还以为这里没得寨子,或者是无人居住的空寨子。

黑夜的掩蔽、遮盖,让一个原生态的土家山寨在夜幕中“销声匿迹,”“蒸发”到一望无际的森林里。老吴他们用电筒光向山对面、山脚下发出“信号……”

村民梅军说看到老吴背电筒路过,我们都喊他“电筒老汉,”他开心得没垮过脸,笑嗬嗬地答应得起劲,老吴又像以前有了精气神,一双脚走得风快,他把一背篓的电筒充好电,赶回家去照看他喂的羊子。

老吴不是不讲回报的人,他到尹家充电,要补电费。尹进成说不就是给几根电筒充电,要补么子电费,莫讲钱好不好?老讲补钱把亲戚关系讲疏远了。

要不这样,农忙你带侄子过来,帮我做几天活。没讲二话的老吴说要得,我们按你的要求把田土的事做好。

到了农忙老吴和两个儿子来了,做的挖土、犁田的事,做的种苞谷、插秧子的事,做的种红苕、豆子的事。

做得仔细、认真,尹进成非常满意。有时老吴来尹家充电,把柴刀、菜刀磨了;把堆的柴劈了,码成堆;把刚打回家的猪草砍了……

只要能做的事,做得好的事,老吴做了,电也充好了,他才回家。梅军说老吴勤快,来充一次电,做很多事,尹进成对他有太多的好感,亲戚也要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才有你,光想得到好处,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再亲的人,关系再好的人也受不了。

尹进成说老吴是个好人,他老婆不走,有个管家的人,再合理安排,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家里条件好不好,身边要有个会划算的主妇,穷不到三代,总有一代人从穷根上彻底翻身,把苦日子踩到脚板下。

老吴住的寨子从董家河拉来的电线,电压始终不稳,有时灯亮点,有时灯一点不亮,找人检查、维修后,管过几天,之后又是老样子。

这是老吴他们心里的痛,痛得想喊老子,更想骂娘,那只是一阵干嚎。

说起用电的事,老吴牙齿咬得“咯嚓”响,真想到哪个身上咬坨肉下来才解恨。

他气愤地说那些烂杉木电杆立到那里,摇都摇得动,上面的横担、电线脱得悬空,哪还像电杆是朽木,我搬它们当柴烧了。

气归气,电筒不亮了,他还背它们下山,到尹家去充电,晚上才派上用场。

老吴说尹进成心好,从没拒绝我到他们家充电,给他找了不少麻烦,我欠了他们的人情,这辈子还不完,叫我两个儿子给他们还。

有天晚上,对面寨子的人看到老吴他们寨子的电筒光聚到一起亮成一个圆圈;散开亮成一条直线;交叉亮成一个五角星……

不断变幻,持续一个钟头。对面寨子里的人想他们寨子遇到了喜事、这么闹热。

2016年初,国家推进精准扶贫政策。国网鹤峰县供电公司和其他两家单位到中营镇对口帮扶韭菜坝村。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投资2000多万元,杉木电杆淘汰了,按照国网公司标准,立高大的水泥电杆,架绝缘线路,有了新的电力通道。

韭菜坝村172户村民享受到高质量的稳定电带来的福址。村民们说国网鹤峰县供电公司好,让他们村有了一条明亮的、温暖的、幸福的电力线路,和中营镇、鹤峰城里的人同在灿烂的灯光下,过上比过去好一百倍的好生活。

鹤峰县供电公司投资20多万元,立了63根水泥电杆,把老吴他们寨子线路老化、电压偏低的问题彻底解决,让老吴体会到国家扶贫政策的实惠,他在山上住了一辈子的人从贫穷、落后、偏僻的生活状态一步走进了美好生活。

支书金永贵说电办好了,村民人均年纯收入从五千多元,提高到九千多元,加快整村脱贫的步伐。

村支两委办公和活动场所用电不再受到制约,也让道路硬化、安全饮水、网络进户和其他行业用电得到保障。像老吴老实巴交的村民再不为用电的事发愁,不需要下山到尹家去充电了,他的那些电筒可以进他家的陈列柜,他“电筒老汉”的绰号也甩脱了,看到全村人过上好生活,我们的心里比蜜甜。有了电,村里成立了萝卜加工为主业的合作社。老吴是社员,他种的萝卜卖给加工厂,还到厂里上班。

收入多,家里的生活条件好,这是他最高兴地事,他逢人就夸鹤峰县供电公司给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终于挖掉家里的穷根。

老吴修了一栋新楼房,买了家具、餐具、床上用品,买了手机、摩托车,还买了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电饭锅、电磁炉等等电器。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在他的操办下,还给大儿、小儿把儿媳妇娶回了家。

当了公公(爷爷)的他喜得合不拢嘴,笑声爽朗,说话委婉。再不愁眉苦脸,村民们聚到一起,把韭菜坝村变化的龙门阵各摆一段,摆得最多的是鹤峰县供电公司打通了村民用好电的“最后一公里。”

有人喊“电筒老汉!”你家里那一背篓电筒哪门处理,是扔了?还给送给别人?老吴说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我把它们收到柜子里,等我的孙伢们长大了,我会对他们说从前韭菜坝村有个“电筒老汉,”每隔一段时间会下山到尹家去充电……

标签:电筒尹进寨子充电电灯背篓亲戚老汉海拔中营镇见闻记录老吴尹进成韭菜坝村


欢迎 发表评论:

文化新闻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