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1分类:活动资讯浏览:8评论:0


导读:原标题: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童达清第537期卫所制度是有明一代最主要的军事制...
原标题: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

童达清

第537期

卫所制度是有明一代最主要的军事制度,自京师以至郡县,皆设立卫所,外统于都司,内摄于五军都督府。宣州卫就是设立于宁国府的军事机构,隶属于右军都督府,但由于宣州卫并不属宁国府管辖,因此历修《宁国府志》《宣城县志》虽都曾对宣州卫有所记载,然均过于简略,语焉不详。随着一批明朝档案特别是其《武职选簿》的出版发行,我们有幸可以通过《宣州卫选簿》,对明代宣州卫的设立、世袭传承、职官沿替、卫所存废等作一番系统的考察,因此《宣州卫选簿》是研究明代宣州卫不可或缺的材料,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第三,《宣州卫选簿》记载了许多宣州卫职官及其履历,为我们研究宣州卫、宣城地方史乃至明史提供了大量原始资料。

历修府、县志记录宣州卫职官,十分简略。以嘉庆《宁国府志》为例,卷四《宣州卫职官》录有指挥使4人、指挥同知4人、指挥佥事21人、卫镇抚1人,合计仅30人,且无任职时间,对其履历、世袭传承多语焉不详。而《宣州卫选簿》则详细记载了历代宣州卫职官的任职时间、履历传承、调职升职、生老病死等状况,其史料的珍贵性不言而喻。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明代宣州卫职官表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上表所列,计有指挥使34人,指挥同知40人,指挥佥事90人,卫镇抚14人,卫经历8人,总计186人,是嘉庆《宁国府志》所录职官的五倍多,其提供的历史信息更是远较府志丰富得多。

例如,宣州卫指挥使朱海之曾祖朱真,湖广孝感县(今属湖北)人,曾任龙江左卫指挥佥事,永乐七年(1409)九月曾随郑和第三次下西洋,九年(1411)到达锡兰山(即今斯里兰卡),锡兰国王亚烈苦奈儿发兵围攻郑和船队,最终被明军击败,亚烈苦奈儿也被生擒。朱真因作战勇敢,回国后即升为龙江左卫指挥使。《宣州卫选簿》的这段记载,成为研究郑和下西洋的难得史料。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再如,《宣州卫选簿》还为研究宣城家族文化提供了系统的谱系资料。我们知道,宣州卫职官有世袭、流官之别,其世袭职官子孙都生活在宣城,最终成为宣城人,有许多家族还成了宣城的名门望族,如朱、施、秦、宋、徐、汤、王、耿、吴、贾、张、刘等族。

以耿氏为例,其先祖耿恭,萧县人,本入元军,至正二十五年(1365)在诸暨兵败被俘后归顺明军,历升至武城中卫指挥佥事,永乐元年(1403)病故。耿恭无子,其后由耿[王巳] 袭职,宣德六年(1431)调宣州卫指挥佥事,历经耿辉、耿晟、耿灿、耿烯、耿宗元、耿介、耿士烈、耿昱八代,直到明亡才中断袭职。耿氏子孙在宣城代代相衍,入清后尚有耿世际、耿豫、耿肇雍、耿肇冀、耿肇营、耿楷勋、耿德魁、耿德元、耿骥、耿凤猷、耿锡祜等名人,“多有声庠序,繁衍昌炽”[24],明、清两代耿氏均为宣城名门望族,而且能文能武,实属难得。今未见耿氏宗谱,耿氏在明代的世系传承仅赖《宣州卫选簿》才得以窥见。

试论《宣州卫选簿》的史料价值——以明代宣州卫职官为中心(下)_宣城县志

综上所述,《宣州卫选簿》为我们研究宣州卫、宣城地方史乃至明史提供了大量罕见的原始资料,其史料价值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挖掘,本文只是作了一些粗浅的探讨,就算是抛砖引玉吧。当然,作为档案,《宣州卫选簿》并非完璧,其中缺项不少,明末重设五所后的职官也多未载录,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注释: [1]《中国明朝档案总汇》,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影印本。 [2]《宣州卫选簿》,见《中国明朝档案总汇》第五十六册。 [3]见《宣州卫选簿》卷首题签。 [4]罗梅因•戴乐:《卫所制度在元代的起源》,第23—24页;又黄仁宇:《明代的税收与败政》,第287—288页。 [5]《明史》卷一二八《刘基传》,王世贞《弇州史料》前集卷二十九《刘基传》。 [6]由于宣州卫前、中二所职官繁多,限于篇幅,本文不能一一列于表中。 [7]鲁一贞《宣州王氏族谱序》谓永乐间移卫宣州,误。见《式馨堂诗文集》趣陶园集卷八。 [8]可参见天启《海盐县图经》卷十。 [9]见杨士奇《送李永定经历序》,《东里文集》卷五。 [10]杨士奇《南归纪行录下》(《东里续集》卷五十)。 [11]见道光《济宁直隶州志》卷八之二,汤清后代世袭不详,或为流官。 [12]嘉靖四十三年四月,华盖曾镇压休宁矿工起义,见民国《婺源县志》卷十二。 [13]可参见康熙《徽州府志》卷十一、休宁《率东程氏家谱》卷十一。 [14]奇德,万历《温州府志》卷八作“祁得”。 [15]见乾隆《广德州志》卷三十二。 [16]见王以宁《王以宁奏疏》卷二。 [17]嘉庆《泾县志》卷十五记卫国为万历间武举,任宣州卫守备,然明代宣州卫无守备职,存此待考。 [18]王用贤生平,可参见梅鼎祚《君擢王侯膺荐序》,《鹿裘石室集》文集卷九。 [19]见同治《南昌府志》卷三十五、嘉庆《扶风县志》卷十。 [20]毕自严《度支奏议》卷一。 [21]见康熙《徽州府志》卷五。 [22]嘉庆《南陵县志》未载王自新任宣州卫镇抚事,惟卷二十三言其父王维爵以子自新赠忠显校尉、宣州卫镇抚,则自新当在考取武举后曾任宣州卫镇抚。 [23]据毕自严《度支奏议》四川司卷二补。 [24]光绪《宣城县志》卷十五《耿世际传》。

(作者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安徽省文史资料学术研究会理事)

制作:童达清

标签:卫选簿明代卫职官宣城县志佥事卫所档案故事传记史料耿氏宣城宁国府职官宣州研究价值郑和第世袭宣州卫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