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_李忱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1分类:活动资讯浏览:4评论:0


导读:原标题: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潘少平制作:童达清《全唐诗》录唐宣宗李忱(810—859)诗七首,其...
原标题: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

潘少平

制作:童达清

《全唐诗》录唐宣宗李忱(810—859)诗七首,其中《题泾县水西寺》,历来为县人推崇。诗曰:大殿连云接爽溪,钟声还与鼓声齐。长安若问江南事,说道风光在水西。但此诗有二个版本,诗中有“爽溪”“赏溪”二个地名之异,有“说道”“报道”二处异文。《全唐诗》中为“爽溪”“说道”字样。“爽溪”“赏溪”地名的正确研读,决定着对这首《题泾县水西寺》的认定。“说道”“报道”二词各自入诗的正确研读,决定着这首诗的判定。亦可对唐宣宗李忱“为僧”说、这一至今无法定论的传说作出甄别。现笔者依据一些史实,对唐宣宗李忱“水西为僧”之说,提出七点疑问如下。

一 、“为僧说”之疑

唐宣宗李忱“为僧”之说,据考:有唐宣宗同代的希运禅师的《黄檗宛陵录》、晚唐韦昭度的《读皇室运寻》、令孤澄的《贞陵遗事》、五代时的《中朝故事》《北梦琐言》、北宋陆游的《避暑漫钞》、明代圆悟禅师的《碧岩集》等书籍有唐宣宗李忱为光王时潜逃江南遁入空门的零星记载,但大多语焉不详。所以,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八、会昌六年《考异》引述《续皇王实运录》《中朝故事》《贞陵遗事》中说:“三事皆鄙妄无稽,今不取。”司马光所说的“三事”,其中一事即为唐宣宗“为僧”之事不可信。近人岑仲勉(1886—1961,著名历史学家。)在《唐史馀渖·宣宗被害之讕言》中,亦驳“为僧”说。如从学术上的严谨性来解读,当以司马光、岑仲勉之说更为严正。即:李忱“为僧”说,史无定论,属民间传说,传说久之即成传奇,但传说、传奇决不是历史,更不能作为“史实”在著文中予以引用。此疑一。

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_李忱

二、地名之疑

“爽溪”“赏溪”的解读。查《明一统志》:“水西寺在嘉兴府治西北,旧名资圣院,唐宣宗尝隐于此。”又见清光绪《嘉兴府志》:“水西禅寺:在郡治西北二里(明一统志),与祥符并在爽溪西,故名水西。唐会昌中,黄檗禅师开山,即废(武宗会昌五年八月大毁佛寺,复僧尼为民)。大中元年重建。相传宣宗潜邸于此,因改为资圣禅寺。内有宣宗御书寺额。”明、清二朝的志书记载的很明确,唐宣宗曾“尝隐于此”“潜邸于此”——水西寺。“尝隐”:释为曾经隐蔽地居住,不为人知。“潜邸”:潜,隐藏、秘密意。邸,旅店。释为偷偷地住在那儿,聊为暂居。看来并无出家为僧之愿。清光绪《嘉兴府志》更明确了水西禅寺的地理位置,在爽溪西,故名水西。(祥符亦是地名)。因为曾潜邸于此,特御书寺额。以纪行远自迩。而“赏溪”一词入诗,似误传,有擅改之嫌。此疑二。

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三、“小名”之疑

“风光”一词缺少概述,且喻意可褒可贬。当视造句喻意而定。“风光”一词寓意有二:一,指风景、景色,亦指繁华景象。二,方言可指铺张、热闹、体面。如在“说道风光在水西”中引用,此“风光”可当“繁华景象”作解。而把“风光”当作唐宣宗李忱的小名之说,实属无稽之谈。出生帝王之家,取个名字,也属万世根本之事。当以长幼年序,或皇后之生、或嫔妃所出而定。就是说,取一名而随终身。当然,登基称帝可任意改名了,李忱登基称帝后,不是改“怡”为“忱”了吗。谁听说过哪朝哪代的皇帝,有个什么“字”?有个什么“号”的?更何况还弄个“小名”之类的。皇帝自有“朕”“寡人”的专用字句。此疑三。

四、记述混乱之疑

宣宗为僧之说。与唐宣宗同代的希运禅师在《黄檗宛陵录》中记载:黄檗禅师与宣宗同游江西庐山观瀑,黄檗禅师吟道:“穿云透石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宣宗接着吟到:“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另外,在《黄檗万福禅诗志》中也有关于唐宣宗为僧的记载,该书中则将地点又搬至福清黄檗山,将黄檗禅师所吟的两句诗也改为:“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唐宣宗所吟的两句诗倒没有改。《禅诗志》中还说,唐宣宗来到福清黄檗山后,又南行至惠安观看洛阳江,再南行至同安,还出现了所谓神象夜间出来迎接宣宗到来之事。而明代名僧圆悟禅师在其撰的《碧岩集》中是这样记载的:宣宗少时,爬到哥哥穆宗的龙床上,作出接见大臣的姿态,穆宗非常赞赏。武宗即位后,记起此事,便心存疑忌,想害死宣宗,宣宗不得不逃走,就在香严寺智闲和尚门下剃度为僧。后随智闲和尚来到江西庐山,两人同观瀑布,智闲吟出两句诗:“穿云透石不辞劳,地远方知出处高。”宣宗接着吟到:“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智闲和尚见此人学识渊博,气度不凡,便以礼相待。可见,历代记述混乱不堪,各取其所用。此疑四。

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_李忱

五、考证之疑

笔者检阅明嘉靖《泾县志》、清嘉庆《泾县志》、1996版《泾县志》均无唐宣宗在本县水西寺为僧的记述。但见清顺治《泾县志》序中有“始知西水为古帝子潜龙处”字样。清顺治《泾县志》已佚,如何记述,已难知悉。(历代修志,均有将历代‘序文’收入之例,以示延续,故有志佚序存之现象。)撰方修志之法,贵因而不贵创,信载籍而不信传闻。清顺治《泾县志》记述是“因”、或“载籍”的话,这就和胡朴安在《泾县乡土记》一文中说的不一样了。(胡朴安(1878~1947)泾县人。近现代著名文字训诂学家)。《泾县乡土记》一文成稿于清光绪戊申年(1908年),胡在文中说:“水西山在县治西南五里,林壑邃密,下临赏溪。上有寺,最清幽可观。相传唐宣宗微时曾游于此,有‘报道风光在水西’之句。风光宣宗小字也。”这段文字中胡朴安只明确了水西寺的地理位置。而对唐宣宗是否在水西为僧之说,采用了“相传”二字。这和“始知西水为古帝子潜龙处”的“始知”二字有着本质的区别。“始知”,是知道了这件事,是事实的意思。“相传”,这是传闻,或有“创”的意思,这是不能肯定的事件。作为大学者的胡朴安如此行文,原因只有一个,他对唐宣宗水西为僧之说亦持不确定的态度。此疑五。

六、解诗之疑

“大殿连云接爽溪,钟声还与鼓声齐。长安若问江南事,说道风光在水西。”这是《全唐诗》中记载的。清光绪《嘉兴府志》记载:这水西寺“在爽溪西,故名水西”。故“大殿连云接爽溪,钟声还与鼓声齐”。就好理解和认同了,有地名为证,有水西寺的钟声、鼓声为证。宣宗时在长安称帝了,如要知道江南的事情,说“繁华景象”就在江南的水西了。因为自己在水西寺“尝隐”“潜邸”过,所以知道。故而“长安若问江南事,说道风光在水西。”“说道”可以自已说,亦可别人说。而“报道”一定是别人说,自己无法说。而用“赏溪”替换“爽溪”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无据可循,无史可依。宣宗长安称帝,忆及当年水西寺之事,写此诗以示忆述,当以为可。再者,用“赏溪”、“报道”替换下“爽溪”“说道”,这首诗就难解了。此疑六。

唐宣宗与泾县水西寺——且说“风光”在水西_李忱

七 、《题泾县水西寺》之疑

《全唐诗》成书于1706年10月,由江宁织造曹寅负责,由于这是清康熙皇帝于1705年三月第五次南巡交办的事,所以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全书共900卷,目录12卷,共收唐、五代诗4.89万首,作者2 200多人。由于内容浩繁,编纂时间仓促,书中误收、漏收、重复、以及张冠李戴、次序混乱、考证粗疏等问题肯定不少。或许编纂者误把唐宣宗的这首诗错题为《题泾县水西寺》。虽然目前所能见到历代《泾县志》不见其记载。但曹寅任江宁﹙南京﹚织造时间达二十年之久,南京离泾县很近,当时,泾县亦是茧丝供给地之一,曹寅应该熟悉泾县的一些地名,或许曹寅也知李忱水西寺为僧的传说,故将此诗冠以《题泾县水西寺》,以正视听,亦有可能。此疑七。

当然,为了整合当地的旅游资源,《题泾县水西寺》及唐宣宗水西寺为僧可附一说。但史实不可误导,当以实事求是为上、为妥。

标签:观点评论李忱唐宣宗赏溪闲和尚泾县风光司马光地名小名爽溪水西水西寺黄檗禅师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