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燕台七子”施闰章_诗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4分类:活动资讯浏览:14评论:0


导读:原标题:“燕台七子”施闰章江海岸《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300期他是杰出诗人,以诗名称雄全诗坛数十年。他是官...
原标题:“燕台七子”施闰章

江海岸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300期

他是杰出诗人,以诗名称雄全诗坛数十年。

他是官宦典范,以清正有为、造福于民名垂史册。

他就是清初宣城本土卓越的文化名家、时称“燕台七子”的施闰章。

施闰章,号愚山,明朝末年生于宣城双溪(今宣州区双桥街道施村)。他的祖父、父亲都是当时的理学名家。虽出身书香之家,但施闰章自幼父母早逝,养于祖母,视叔父如父。叔父施誉,学识渊博,施闰章自小受教于叔父,发愤读书,孜孜不倦,少年时代以擅作诗赋、古文知名宣城一带。18岁考中秀才后,施闰章又有幸游学于复社名士沈寿民等人的门下。

“燕台七子”施闰章_诗歌 宋琬画像

施闰章的文章主要学习欧阳修、曾巩等前辈,诗歌又以杜甫、梅尧臣等名流为师,犹以五言诗见长。“田中有啼儿,声声呼阿母。母死血濡衣,犹衔怀中乳。”这首《上留田行》,短短20字,百姓遭受战乱之苦的悲惨场景令人振聋发聩。施闰章生活于明末清初的动乱之世,兵祸不断,赋税繁多,民生凋弊,这样的时代背景,让他的诗歌呈现出平中见奇,关注现实,尤其关心百姓疾苦的鲜明特点。其诗风与之前宣城大诗人梅尧臣极为相近。尽管施闰章与梅尧臣没能生逢同一时代,但施闰章少居乡里时,同梅氏家族一直走得很近。史料记载,当年与施闰章交往频繁、并有一定文化知名度的梅氏族人,有梅清、梅磊、梅庚、梅文鼎等人,而施闰章本人的原配夫人,就是梅氏家族的一员,可见施、梅二氏关系之密切。

施闰章于清顺治三年,28岁的时候中得举人,31岁又考取进士,随后步入仕途。他从政18年,期间南下广西,北上山东,当过执政一方司法刑律的刑部主事,任过掌管一省教育的提督学政。每到一地,为官清正、造福于民,广受百姓拥戴、朝廷赞许,同时,他公务之余,总会把所见所闻付诸笔端,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影响广泛的诗歌名篇,在这些作品中,清朝军队的杀掠,贪官酷吏的横行,战乱、天灾、赋税交相煎逼下农村的荒凉凋敝,各业百姓的深重苦难,尤其是妇女的悲惨遭遇,都得到深刻反映,以至于他的诗名、诗歌成就远远超过了他为官的政绩。

同时期的文人汤斌撰写的施闰章墓志铭中说:“公(施闰章)知名海内者垂四十年”;稍后的文艺评论家袁枚撰文称,宣城自古“多诗人,梅宛陵之后,本朝愚山先生其最著者也”;清初著名诗人、文学家王士祯在其《摘句图》一书中评价说:“予读施愚山五言诗,受其温柔敦厚,一唱三叹,有风人之旨,其章法之妙,如天衣无缝……至于清词丽句,迭见层出。”由于王士祯尤爱其五律佳句,特意将名句摘录汇编成《摘句图》。王士祯还评价说,自清康熙以来,诗人无出“南施北宋”,意思是当时的诗歌成就没有超过施闰章和宋琬的,可见施闰章在清初文坛上的地位和影响。

class="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作为官员,施闰章的名气和影响虽不及诗歌,但同样是一位颇有建树、广受称道的优秀官吏。顺治六年,31岁的施闰章中进士后,受任刑部主事一职,派往广西桂林,掌管一方的司法刑律,负责案件诉讼、审理工作。任职数年期间,他以断案公正、为官刚直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并赢得朝廷赞许。当时的刑部尚书称赞他 “引经折狱,平反者盈十百,而大憝者终无幸者。”意思是说,施闰章到任后,针对百姓的反映,重新审理了许多案件,平反多年累积的冤案近百起;不畏权势,查找、缉拿、严惩真凶,使其无一幸免于法外。此举,净化了桂林一带的社会治安和风气,也体现出施闰章作为一个封建官吏了不起的的官品和勇气。

“燕台七子”施闰章_诗歌 施闰章典试河南时书扇面

7年后,38岁的施闰章参加了高等御试,名列榜首,之后调任山东任提督学政。提督学政于清雍正年间开始设立,每省一人,由朝廷委派到各省主持院试,并督察各地学官的官员,纪晓岚 、张之洞等名流都曾担任过提督学政。施闰章任山东学政共五年,期间他做了许多有益于教育的事。当时,施闰章的诗歌影响已知名全国,他到任后,各地慕名登门求教的读书人、诗人名士每天不断,而他都能一一给予解答,不厌其烦。而作为主政一省教育、科举考试的官员,施闰章更是不受请托,惟才是举, “不拘一格”识人才,博得世人赞佩。许多优秀人才正是由于他的慧眼发现,才得以脱颖而出,其中就包括赫赫有名的清代大文学家蒲松岭。蒲松龄,出生山东淄博农村,虽然年少即才学出众,但他一生始终与科举考试格格不入,唯独在19岁时有一次例外,这一年他在秀才考试中名列全县榜首,而这次例外正是源于主考官施闰章的赏识和独具慧眼。施闰章爱才、惜才和不拘一格选人才的为官品德,改变了蒲松龄的命运,也让中国文学史上多了一部垂世之作《聊斋志异》。

5年后,施闰章调离山东,蒲松龄连续四次赴考举人均落榜,失意之余,回想起施闰章对他的提携之恩,尤为感激、感慨,他把这份浓厚的知遇之恩写进了他的书中,在《聊斋志异》之《胭脂》这个故事中,蒲松龄先在篇中称赞施闰章:“贤能称最,又有怜才恤士之德”,在附则中又说:“愚山先生,吾师也。……真宣圣之护法,不止一代宗匠,衡文无屈士已也。而爱才如命,尤非后世学使虚应故事者所及。”意思是说,施先生是我的老师呀!我初次接受他的教育时,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那时候就见他奖励、扶持学子,其诚恳的真情唯恐表达不尽。学子有一点小冤屈,一定要婉转地呵护他,从来不借此作威作福,讨好权贵。他像孔子那样维护和宣扬儒家教义,不止为一代人所敬仰。他爱护人才如同自己的生命,审阅学子的文章尽心尽力,绝不会屈才,尤其不会像后来的学政那样敷衍了事。蒲松龄这段真情告白似的文字,道出了对恩师施闰章的无限敬仰之情。遗憾的是,自施闰章离开山东后,不仅两人再也没见过面,而且康熙十八年《聊斋志异》大体成稿,只在小范围之内传播,四年后,施闰章溘然仙逝,很可能施闰章生前未能读到学生终其一生的这部惊世之作。此外,清代著名的戏剧文学家洪昇当年从默默无闻走向文学成名之路,同样是施闰章一手提携、举荐。

1661年,43岁的施闰章调任江西布政司参议,分守湖西道。湖西道辖临江、吉安、袁州三府。布政司参议是一个掌管一方民政、田赋、户籍的官职。当时施闰章管辖的湖西地区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百姓纷纷起来造反,为此官府残酷打压,牢房人满为患。施闰章一到任上,即往民间了解民情,发现农民因无力交粮,被逼为盗,于是他写了一首《劝民急公歌》,进行劝导宣传。诗中既对官府的暴政加以指责,也道出了百姓起来反抗官府的真正原因,他一面疏导百姓发展生产,一面多次向朝廷奏请,为老百姓减税减赋,这样减少了犯罪。数月之后,湖西地区的乱局即得到安定。他在江西任上6年期间,还十分注重民风教化,重修两座书院,亲自讲学,其中包括留存至今、著名的白鹭洲书院。史料记载,在江西白鹭洲书院讲学时,远近常有千人来听课,施闰章讲学浅显易懂,道理深刻,引人入胜,即便一个贪吏,听他讲学的次数多了,也会自惭形秽,痛改前非。由于一系列惠政深得民心,所以湖西一带的百姓尊称他为“施佛子”。 康熙六年(1667),朝廷裁撤道使,施闰章被罢官。闻听消息,湖西的父老乡亲多次联名挽留不允,于是地方集资创设龙冈书院,以纪念他的德政。临别那天, “父老夹道焚香,泣送数十里”,场面何其感人,施闰章在一方百姓心中的位置可以想见,而施闰章临别之际,却寒酸到连自己的盘缠都不足。

“燕台七子”施闰章_诗歌 施闰章在北京的故居

罢官那年,施闰章49岁。这一年,他结束了18年的官宦生涯,回到老家宣城双溪闲居下来,但回乡的施闰章并没有闲下来。他一面服侍叔父施誉,一面致力于家乡的文化事业,领头创办“宣城书画社”。这是清初宣城本土一个颇有影响的文化艺术社团,其中包括高咏、梅清、梅庚、梅文鼎、沈泌以及外来的大画家、诗人石涛,众多诗书画界名士切磋诗文,研习书画。后来,在宣城书画社的影响下,逐步形成了宣城诗歌和绘画的流派,史称 “宣城体”和“宣城画派”。“宣城体”诗歌主张学术与文学水乳交融,追求“清深”诗境和“朴秀”风貌,语言简净、句调整严,呈现出独具一格的“清真雅正”的艺术特色,雄踞清初文坛十余年之久。

“燕台七子”施闰章_诗歌

康熙十八年,施闰章61岁。这一年,回乡生活整整十年的他应朝廷一再应诏,重返京城翰林院为官。4年后,施闰章病逝于京邸,享年65岁。

施闰章一生诗名冠绝,官声斐然,著作颇丰,《学余堂诗文集》等各种文集、杂记共计100余卷,这些都是这位清初名家留给世人宝贵的文化遗存和精神力量。

(作者江海岸系宣城广播电视台“宣城记忆”栏目负责人)

制作:童达清

标签:蒲松龄观点评论历史清初宣城微信叔父山东宋琬梅氏诗歌百姓官宦复社明朝燕台影响提督闰章施闰章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