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9-17分类:活动资讯浏览:13评论:0


导读:原标题: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顾月明陈正康第795期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国际局势风云突变,中苏、中印边...
原标题: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

顾月明 陈正康

第795期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国际局势风云突变,中苏、中印边境危机四伏,东南沿海国民党叫嚣“反攻大陆”,美国侵越战争正在升级。毛主席高瞻远瞩,适时提出“备战备荒”“建设三线【1】 ”“准备打仗”的号召。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使命召唤,义无反顾

党中央一声令下,在中共上海市委的统一部署下,1969年7月5日,上海仁济医院受上海第二医学院党委派出三位同志前往宁国胡乐筹建一所小三线战备医院【2】,他们乘坐临时借用的老旧“别克”车离开大上海,急切驶向宁国县胡乐古镇......

接受委派的三位同志,是根据“好人好马好刀枪”组建原则精心挑选的。陈一诚,1942年时期的新四军老干部,解放初期夫妻双双抗美援朝,上海第二医学院成立后任组织部长,后调任仁济医院党总支书记(第一把手);朱南康是党员总务科长,长时间任职医院后勤岗位,办事干练勤奋踏实经验丰富;汤希伟(后来加入中共)医学院毕业6年的年轻妇产科医生,年轻上进,医术良好。筹建组极其需要这样的架构。

7月5日,历史注定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事后才知道这天下午黄山茶林场11名知青为抢救国家财产被洪水吞没),天上下着大雨,老陈一行经过浙江长兴后没多久,就因前方道路被洪水淹没而无法前进,又从几个方向试图绕道前行,最终还是在天黑时分无功而返夜宿长兴。

第二天一早出发,一路上由后方基地指挥部派小车在冲毁的路基对面分段接驳,一段一段换了两三次车,傍晚时分才到了胡乐镇,住进预先租借的屋子。环顾四周,屋内地面上泥浆两三寸厚,实木柱子和墙面泥水痕迹高达一米半,也就是说昨日的胡乐古镇同样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三位先遣队员打扫屋子,吃罢晚饭,安置好东西后睡觉。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class="show-all" id="showMore"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进山第二天,先遣队不顾颠簸劳累,在上级组织先期选址的基础上,由当地一位干部引领深入山沟实地踏勘。步行走过胡乐大桥,公路边上有一个岔口便是池塘坞入口,在山谷底部之上2~3米沿山边有一条一尺多宽的羊肠小道,小道两旁的杂草灌木,足有半人多高,沿着小道往里走七八百米,有一处山谷稍宽些,转转弯再向里又是羊肠小道,300多米处见到一个直径四、五米的小池塘......

几天后,先遣队经与后方基地指挥部、南京军区军队干部共同研究论证,一起确定医院院址就选在胡乐镇东边一公里处这个小山沟——池塘坞内。因为那个小池塘,冬天也不干凅,水来自地下山泉,水质清凉甘爽,医院地址选在那里既符合“靠山、分散、隐蔽”的三线建设原则,又有离镇较近生活方便的好处。为纪念和发扬古田会议精神,陈书记提出医院名称就叫古田医院,上级很快予以批准。自此后数月内,陈一诚等三人往返于上海与皖南之间,申请拨款、请调人员、请市政部门设计图纸等等,忙得不亦乐乎!

进山后的第一个春节,老陈、老朱回沪探亲。年初二上午,留守值班的汤医生接到绩溪雄路后方卫生工作组电话,要求古田筹建组派人去后方瑞金医院驻地开会,会议重要,务必晚上赶到。汤医生二话没说,煮一碗面条吃了,带上雨伞,将门钥匙交给隔壁大妈, 11点钟就出发了。

沿着公路,关注路旁里程牌,看着手表,以每小时12华里速度前行,预计最快晚上7点能到。因是春节,路上无车可搭!下午4时老天下雨了,汤后背冒汗打伞疾走,5点半左右,有一辆卡车在他前面30米开外刹车停下,司机大喊汤医生,原来是后方瑞金医院的,相互认识。于是上车准时到达开会现场。

1969年12月初,在当地政府和人武部门大力支持下,开始筑路。建筑队伍由胡乐区基干民兵组成,三位筹建组人员,加上奉命增援的仁济医院总务科刘俊、财务科茅于娟,大家吃住在胡乐镇上那间租借来的民房里,每天与民兵们一起参加劳动,由陌生到熟悉,筹建组与当地老百姓形成了良好的关系,当地人民对筹建组非常热情友好。而汤希伟医生则常常被老百姓叫去看病,在当地人眼里上海医生技术高超,手到病除。老党员朱南康承担着筹建工作大量的联络协调具体指挥,几乎没有一点空闲时间。经过五十天奋战,道路筑成,汽车可以进场了。

古田医院的主体工程由上海市第四建筑公司406工程队承建,在进坞公路筑成后,随着工程队进场,建设进度突飞猛进。仁济医院党组织又派5位同志前来助阵。此时,陈书记在推进建筑工程的同时,已胸有成竹开始选人点将,快速调拨医疗用品和生活物资,谋划医院开诊事宜。1970年6月23日,经过精挑细拣的仁济医院首批支内医务人员一行19人,告别亲友,怀着满腔的革命热情离开上海,奔赴小山沟,住进了那几间简陋的临时集体宿舍。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其实,这时的古田医院病房楼第一层刚盖了个雏形,没屋顶,没配上门窗,地面还是泥沙石子。在上级党组织指导下,医院成立党支部,陈一诚任党支部书记,朱南康任支委兼行政院长,一个在艰苦环境下磨合而成的坚强堡垒已成气候。为了纪念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六•二六”指示发表五周年,6月26日,古田医院如期开诊,二十多名医务工作者以高昂的斗志全身心投入工作,当地人民群众奔走相告。

不忘初心,攻坚克难

正如汤希伟医生所说的那样,“知道要去小三线,人人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谁也不曾想到古田医院的门诊是在这样的情景中开场的。”

医院尚未建成,门诊提前开张,在当时军工企业也处筹建阶段的特定环境下,构成医院病人最大比例的仍属当地人民群众。医院门诊刚开出没几天,一天傍晚,一群农民用担架抬着一个面色惨白、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要求救治。患者口吐暗红色血沫,无力说话。送来的人说他吐血两天不止,眼看要没命了……不仅医生护士,其他员工也纷纷闻讯围过来。以内、外科医生为主体,一面紧急对症治疗,一面作必要检验。

当晚进行大会诊,全院20多人集体参加。根据病人有上消化道急性反复出血且有胃病史,目前极度贫血,恶液质,只要再有一次多量出血,就可能危及生命,初步诊断:胃癌大出血或胃溃疡大出血。讨论的关键是要不要开展急救手术?如不手术,似乎无救;如若转诊时间上不允许;如若立即手术且病人是胃溃疡出血,则挽回生命的可能性不小。但依据当前条件,要进行手术的难度很大,设备条件差不说,尤其是急需输血而血源何来?如若手术中出现意外,病人家属不谅解怎么办?关键时刻陈书记一锤定音:治病救人要紧,有风险我们扛!家属谈话由陈书记亲自承担。

在对病人应急处理后,第二天一早,找了一间宽敞的房间,门洞和窗洞被清洁大被单蒙上,成了手术室,几条长板凳铺上门板作为手术台。病人躺在上面,铺上消毒巾、手术巾,张子应医生熟练地上好麻醉,屋内鸦雀无声,但人却满满的。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薛春大、蒋惠人两位主刀医生各献血200毫升输给病人,然后走上“手术台”,汤希伟医生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手术护士。助理护士胡瑞英不停地烧开水并用特大钢精锅给备用和急用的手术器械煮沸消毒。三、四支大号手电筒由人站在凳子上照在手术区。其他人则在边上用蒲扇挥赶蚊蝇虫子,也有人不时为手术台上的医生护士擦去脸上、头颈的汗水,偶而一个飞虫闯到手术区的消毒巾上,立刻一个硫柳汞棉球就压了上去并保持不动!

最后费时两个小时不到,终于完成手术,患者果然是胃溃疡大出血。当张子应医生喊出生命体征正常、血压上升并维持稳定时,大家欢呼雀跃,高兴激动之情比门外的家属更高涨!

第一例危重病人抢救成功的消息传得很快,第三天,又抬来一个急腹痛高熱病人。诊断为肠梗阻并发穿孔后腹膜炎。有了三天前的经验,同样的环境同样的队伍,抢救用血依然依靠本院职工义务献血,又一例急诊抢救手术成功!古田医院从开诊起始就赢得了当地人民群众的高度信赖和好感。

当地胡乐医院妇产科郭玉玲医生得知古田医院汤希伟是妇产科医生,主动前来建立工作联系,在医院党政领导大力支持下,每逢郭医生感觉棘手的病人都要叫上汤医生一起出诊,流产大出血、产后大出血、胎盘滞留、各种难产,白天黑夜跟随她翻山越岭到老乡家出诊,沪皖两地医务人员在共同的岗位上结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缘,联手合作服务于共同的病患大众,谱写了一曲曲动人心魄的美丽篇章。

为了锤炼医务人员的野战能力,陈一诚书记还组织医务人员进行徒步野外拉练。一个深秋的早晨,由医生护士后勤人员一行7人组成的医疗小分队从医院出发,陈书记、朱院长亲自送出医院大门,目的地是几十里外的浙江岛石镇仁里村协作机械厂,途中要翻过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水浪头”山岭,队员们为省时历时4小时翻山越岭到达目的地。

吃过午饭,为军工职工诊病开药,下午3点半开始返程,走到水浪头翻过山顶下山时,天色已暗,下山小道陡峭曲折,天已下起小雨,看不清路,只能回头返上盘山公路,好在汤医生夜视还行,就打头阵,薛春大身强力壮且带着一把刀子,他殿后防野兽袭击。在前后距离两三米看不见同伴的黑暗中,一行人在雨中急行了4小时,终于回到胡乐进入池塘坞,开始有路灯,但唯一的女队员已步子摇晃朝路边歪去,赶紧喊她,却已滑下路基,实在是太累了!

上海小三线:“古田”精神永放光芒_胡乐

从1970年6月26日医院开门诊到1971年春天这大半年内,随着病房大楼、门诊大楼、职工单身宿舍、家属宿舍相继竣工,医疗工作也慢慢正规起来。医院党政领导又适时组织医护人员和后勤人员开展下乡巡回医疗,义务培训当地医务人员,协助当地开展“二管五改”爱国卫生运动;采集中草药;自办教育培训医护人员;下(三线)厂为职工看病,既服务了三线工人,又帮助厂医提高业务水平……

一次次抢救,一场场抢险,接踵而至无以累计,一场场战斗,一场场胜利,迎难而上有条不紊。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古田人的信条。在那个年代,经历了文革最初几年的彷徨,一旦有了一个明确的奋斗目标——建设三线保家卫国,人们的革命激情就一下子爆发出来,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好像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这种生活态度和工作激情在现代人看来简直无法理解,但古田人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有坚强堡垒作后盾,古田医院一步步走向发展壮大和鼎盛!

注:

[1]所谓一、二、三线,是按我国地理区域划分,一线指经济相对发达且处于国防前线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和东部沿海各省市,三线指云、贵、川、陕、甘、宁、青、豫西、晋西、鄂西、湘西等十一省区,一、三线之间为二线。三线又有大小之分,西南、西北为大三线,中部及沿海地区省区的腹地为小三线。

[2]分布于皖南地区的小三线战备医院有四所,分别是后方古田医院(宁国胡乐)、后方瑞金医院(绩溪雄路)、后方长江医院(池州梅街)、后方天山医院(东至香隅)

标签:古田上海胡乐三线放光芒精神陈一诚池塘公路山沟故事传记古田医院汤希伟陈书记仁济医院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