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_婺源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06分类:活动资讯浏览:19评论:0


导读:原标题: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吴海萍第806期摘要:基于史料分析和实地考察,本文观点如下:婺源五...
原标题: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

吴海萍

第806期

摘 要:基于史料分析和实地考察,本文观点如下:婺源五神(五显信仰)是纳入国家祀典的正神,经两宋、元明累次官封,先后有“五通”“五显”“五圣”等侯爵、公爵、王爵封号。“五通”这一名称有正邪之分,邪神“五通”自北宋至明朝均被视为应该禁止的淫祠。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正神“五显”与邪神“五通”逐渐混淆,至清朝完全融合,被视为邪神淫祠,遭到禁毁;在应对禁毁的过程中转化出“五路”“五猖”等名称,长期存在于江南各地。太湖流域盛行的五猖信仰即是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混淆后的现存状态。
关键词:五显、五通、五圣、五路、五猖

(二)南宋、明清:“五通”的正邪之辨‍

南宋至明初,“五显”、“五圣”被视为正神,“五通”则被视为邪神。

1.南宋时期

据《咸淳临安志》记载,杭州的灵顺庙即是“婺源五显神祠,于近郊者凡七”,郑清之重建的宝山院“奉五显祠”,南高峰荣国寺“供有五显”,圆通禅庵“系五显祠行祠”。【1】而同书另记两处“五通祠”。【2】《赤城志》记载:“五显灵官王行祠在栖霞宫后山,嘉定十四年建,即婺源神也。”同书记载,“五通”供奉于佑正庙,“淳化五年柳延邵重建。” 【3】前述资料显示,南宋末期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不是一回事。

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_婺源

在志怪小说《夷坚志》中,通过《宣州孟郎中》《李五七事神》等故事,洪迈将“五显”“五侯”塑造成具有制止瘟疫、护佑生民等功德的正神,而在《刘枢干得法》、《江南木客》《五通祠醉人》等故事中,洪迈塑造的“五通”是具有诸多邪恶神力的邪神。【4】南宋末期鲁应龙曾特意强调,其家乡嘉兴县德藏寺“所祀非五通而是五显灵官大帝” 。【5】参考前引《咸淳临安志》的记载,推知南宋末期正神“五显”多供奉于佛教寺院,这意味着正神“五显”被纳入正统佛教系统。又据《大惠静慈妙乐天尊说福德五圣经》和《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两部道教经典显示,正神“五圣”同时被纳入正统道教神系 ,【6】而邪神“五通”则被纳入制祟的名单之内 。【7】

据前文分析可知,南宋末期“五显”“五圣”等名号是婺源五神的简称,“五通”则主要被视为邪神,而婺源五神则因其“五通侯”封号而与之混淆。胡升在《题五显事实后》中记载:“或者又以五圣为五通,非正神也。吁!名实不辨,典故不知,徒肆为议论,亦妄矣。盖本朝政和元年正月,诏毁五通及石将军妲己淫祠。【8】至宣和五年(1123),我五圣适有通贶等侯之封。前后十余年间,默彼之邪,崇此之正,昭然甚明,尚可得而并论之乎。亦缘乡曲前辈偶附会佛有六通弟子五通之说,以启后人之疑。” 【9】在胡升的理解中,正神“五显”与邪神“五通”混淆的原因在于,文化程度不高的“乡曲前辈”将五显神的“五通侯”封号与佛教邪神五通仙相混淆了。【10】

虽然北宋政府早在政和元年即曾诏毁邪神“五通”,但其禁毁效果并不理想。南宋时朱熹回婺源祭祖,拒绝拜谒五通庙,并且直言“人做州郡,须去淫祠。若系敕额者,则未可轻去。” 【11】这意味着即便是在正神“五显”的发源地婺源,邪神“五通”的影响也不容小觑。约与朱熹同时代的姚宽亦曾记载:“绍兴府轩亭临街大楼,五通神据之,士人敬事。翟公巽帅越,尽去其神,改为酒楼。” 【12】很显然,这里的驱逐对象是邪神“五通”,而不是朝廷累加封赐的正神“五显”。明确区分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的洪迈在《夷坚志》中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大致内容是:在淮河作恶的五个凶贼被正国法极刑后,假借“五显公”之名寓居于扬州胡十承务家中,在以邪恶神力盗取公家物品为胡十祝寿后,要求胡十舍宅建庙,胡十无奈之余招请僧人驱逐邪神。【13】一方面,这则故事说明了南宋末期邪神假借正神“五显”之名骗取供奉。另一方面,洪迈虽然没有明确这些邪神的名称,但却清楚说明这些邪神具备五个神身和盗取财物的神力,而这很有可能是明清时期邪神“五通”的原型。

2.明清时期

明代方志对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依然有明确区分。《正德姑苏志》将五显庙与五通庙单列记载:“灵官庙,旧名灵顺行祠,在胥门内朱家园,名上善菴,宋嘉定二年建。在西米巷,名如意庵,嘉熙四年重建。一在葑门外灭渡桥,此绍兴间建。一在吴江。”又记:“五通庙,在吴县西南十五里楞伽山。一在昆山县东南三百步,俗称五郎堂。一在嘉定县大场寺东。一在崇明县盐场内。” 【14】地方官也不遗余力地打击邪神“五通”,如苏州知府李从智在苏州广泛禁毁供奉邪神“五通”的家祠,【15】类似举动在常熟【16】、江阴【17】等地多有发生。田汝成是明代明确区分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并且不遗余力地打击后者的典型代表。

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_婺源

田汝成在《西湖游览志》中对正神“五显”的记载是:“华光庙,在普济桥上,本名宝山院。宋嘉泰间建,绍兴初丞相郑清之重修,以奉五显之神,亦曰五通、五圣。江以南无不奉之,而杭州尤盛,莫详本始。

《搜神记》载妄诞不经,而宋朝《会要》亦不详载姓氏。或曰五显五行之佐,而五通非五显也。宋政和元年诏毁五通淫祠,则五通非五显,明矣。丰乐桥上亦有华光庙。五显庙在里仁坊内,元元统二年建,元末毁,国初王瑞云重建,正统中吴玄理、赵道纯复拓大之。又毁,郭廷辅重修。五显者五行之佐也,无姓氏可考。宋时赐号,一曰显聪昭圣孚仁福善王,二曰显明昭圣孚义福顺王,三曰显正昭圣孚智福应王,四曰显直昭圣孚爱福惠王,五曰显德昭圣孚信福庆王。五王封号皆有显字,故谓之五显庙云。” 【18】

而在《西湖游览志余》中田汝成对邪神“五通”的记载是:“杭人最信五通神,亦曰五圣,姓氏原委俱无可考,但传其神好矮屋,高广不逾三四尺。而五神共处之,或配以五妇,凡神能奸淫妇女,输运财帛,力能祸福见形,人间争相崇奉,至不敢启齿谈及。神号凛凛乎,有摇手触禁之忧。此杭俗之大可笑者也。……予平生不信邪神而御五通尤嫚虐,见其庙辄毁之,凡数十所,斧其像而火之、溺之,或投之厕中,盖将以此破乡人之被惑者,而闻者皆掩耳而走,愚民之不可晓如此。” 【19】

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方面,田汝成记载的五显神王爵封号与前文所述宋代《梦梁录》的记载的并不完全相同,这意味着明代关于正神“五显”的记载已经不甚清晰。另一方面,田汝成笔下的邪神“五通”不仅保留了洪迈笔下的邪神盗取财物、五个神身等特征,还增加了“奸淫妇女”的邪恶神力和“配以五妇”的外在形象。同时,田汝成强调“五显之神,亦曰五通、五圣”,“或曰五显五行之佐,而五通非五显也”,又云杭州人最为信奉的“五通神,亦曰五圣”。这说明,在田汝成的认知里,正神“五显”有“五通”、“五圣”之名号,邪神“五通”也有“五圣”这个称呼。在冯梦龙【20】、祝允明【21】、归庄【22】等明代文人的笔下,“五通”、“五圣”都是护佑信众的正神。也就是说,明代正神“五显”和邪神“五通”虽然被供奉在不同的庙宇中,有正邪之分,但却共用相同的名字,实际上已经混淆。

五显”与“五通”名号流变探析(中)_婺源

清代时,“五显”“五圣”“五通”等名称已经没有明确区分。赵翼说:“然则五圣、五显、五通,名虽异而实则同。” 【23】都是需要一并禁毁的邪神淫祠。康熙二十三年(1684),江宁巡抚汤斌以苏州、松江两地“五通”“五显”“五方贤圣”等名号皆“荒诞不经”,奏请禁毁,并主张“更通行直、省,凡有类此者,皆行禁革”。【24】康熙皇帝严谕“直省及各省有似此者,一体饬遵。” 【25】随后,禁毁淫祠便从区域性政治举措普及到全国范围内。婺源县五显神祖庙灵顺庙也难逃厄运,“毁像改奉关帝”,至民国初年则连庙宇也被毁弃,仅存一铁缸。【26】

事实证明,从明朝中晚期逐渐升级的禁毁淫祠运动效果并不明显。例如常熟曾于弘治九年(1496)捣毁多座五通祠,但在明末城墙主门的塔楼内又出现一座福德五通祠。【27】即便是雷厉风行的汤斌禁毁淫祠,其效果也被认为“实未禁绝”。【28】为对抗地方官员的禁毁之举,信众巧妙地对被禁毁的神灵进行名称转化,例如苏州市人将五通神转化为新年正月初五祭祀的五路财神【29】、北京章义门外的“五哥庙”供奉的即是五通神。【30】至于不能“禁绝”的原因,顾禄归咎于清初汤斌禁毁淫祠时“不复正五显为五通之讹”。【31】

及至清朝中晚期,江南各地又陆续恢复使用“灵顺”“五显”等庙额。安徽郎溪善政坊五显庙,在康熙六年(1667)、二十二年(1683)成书的《广德州志》中均有记载,后因康熙二十三年汤斌禁毁淫祠被毁弃,而在雍正《建平县志》中则以“五圣”代替,又因乾隆时禁毁淫祠而不见于乾隆《广德州志》,但在光绪《广德州志》中又被记为“五显庙”。【32】又如道光年间徽州复建“灵顺庙” ,【33】光绪年间皖南宁国县清弋江东南修建五显庙。【34】时人打油诗云:“一生贫乏命难回,元宝如何借得来?可笑世人穷不起,偏于五显去求财。”“灵应财神五弟兄,绿林豪杰旧传名。焚香都是财迷客,六部先生心更诚。” 【35】 这说明,清代以“五显”或“五圣”等名目恢复的五神更接近于田汝成笔下邪神“五通”,婺源正神“五显”与邪神“五通”已经完全混淆,发展成一种财神信仰,并在江南各地传承至今。例如,在五显信仰的发源地江西婺源,江湾镇占坑村小庙供奉的是“五路神”,长径村吴戈坑“财神庙”里供奉的是“五显财神爷”。【36】太湖流域胥河沿岸盛行的五猖信仰是正神“五显”与邪神“五通”混淆后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注释:

[1]【宋】潜说友纂修:《咸淳临安志》,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年影印宋咸淳临安府刻本,卷73《志•祠祀三•外郡行祠》“灵顺庙”条、卷76《志•寺观二•寺院(在城)》“宝山院”条、卷78《志•寺观四•寺院(城外)》“荣国寺”条、卷82《志•寺观八》“圆通禅庵”条。

[2]《咸淳临安志》,卷74,《祠祀四•诸县神祠》“临安县”条。

[3]【宋】齐硕、陈耆卿纂修:《赤城志》,《四库提要著录丛书•史部•037》北京:北京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明弘治刻本,卷31“佑正庙”条,页31下、32上。

[4]《夷坚志•乙志》,卷17“宣州孟郎中”条,页327-328;《夷坚志•补志》,卷15“李五七事神”条,页1692-1693;《夷坚志•三志•壬集》,卷3“刘枢干得法”条,页1484-1486;《夷坚志•丁志》,卷19“江南木客”条,页695-697;《夷坚志•三志•己集》,卷8“五通祠醉人”条,页1364;《夷坚志•三志•己集》,卷10“林刘举登科梦”条,页1379。

[5]【宋】鲁应龙撰:《闲窗括异志》(《丛书集成初编》),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页2。

[6]《大惠静慈妙乐天尊说福德五圣经》,《道藏28》,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年,页365下-366上。

[7]《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道藏32》,卷9“狱内验鬼跡”条,页112中、112下;卷10“具法位性”条,页121上。《高上神宵玉清真王紫书大法》,《道藏28》,卷4,页593;卷5,页600上。任继愈主编:《道藏提要》,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页960、页968。

[8]据《宋史》记载,政和元年(1111)正月,“诏开封府,毁神祠一千三十八区,迁其像入寺观及本庙,仍禁军民擅立大小祠庙。”【元】脱脱著:《宋史》,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105卷,《志五十八•礼八•吉礼》,第2561页。

[9]【宋】胡升撰:《題五显事实后》,【明】程敏政辑:《新安文献志》,《四库提要著录丛书•集部•147》,北京:北京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卷23,页192。

[10]目前没有其他证据显示,北宋末期政和元年(1111)徽宗诏毁的“五通”与佛教“五通仙”有明确关系。在北宋初期李覯撰写《邵氏神祠记》中,五通神源于古代亡国之君因“灭绝无后”、“其鬼无归”而“与人为厉耳”,是一种具有邪性的厉鬼。【宋】李覯撰:《邵氏神祠记》,见《直讲李先生文集》,《四库提要著录丛书•集部•263》,北京:北京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卷24,页418。

[11]【宋】黎靖德编、王星贤点校:《朱子语类•鬼神》,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页53。

[12]【宋】姚宽撰、孔凡礼点校:《绍兴和旨楼》,《西溪丛语》,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页35。

[13]《夷坚志•戊志》,卷6,页1098-1100。

[14]【明】王鏊、吴宽等纂:《正德姑苏志》,《中国地方志集成•34•善本方志辑》,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年影印本,卷27,页392下。

[15]《正德姑苏志》,卷40,页598上。

[16]【明】姚宗仪纂修:《(万历)常熟县私志》,《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106》,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影印本,卷6,页547。

[17]【明】赵锦修、张衮纂、刘徐昌点校:《嘉靖江阴县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卷16,页295。

[18]【明】田汝成辑撰:《西湖游览志》,北京:东方出版社2012年,卷17,页220。

[19]【明】田汝成著、陈志明校:《西湖游览志余》,北京:东方出版社,2012年,卷26,页485。

[20]【明】冯梦龙编、秋谷校点:《警世通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卷27,页338-346。

[21]《怀星堂集》,巻30,页629。

[22]【明】归庄著、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辑:《归庄集》,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卷10,页511-512。

[23]【清】赵翼著、栾保群、吕宗力校点:《陔余丛考》,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卷35,页637。

[24]【清】魏源著:《皇朝经世文编》,魏源全集编辑委员会编校、贺长龄辑:《魏源全集》,第16册,卷68,页684。

[25]【清】黄本骥撰:《黄本骥集》,长沙:岳麓书社,2009年,第2集,卷17,页665。

[26]【民国】江峰青纂:《民国婺源县志》,民国间刊本,卷7,页25。

[27]《(万历)常熟县私志》,卷6,页547。

[28]《陔余丛考》,卷35,页637。

[29]【清】顾禄:《清嘉录》,张智主编:《中国风土志丛刊•34》,扬州:广陵书社,2003年影印本,卷1,页62。

[20]李家瑞编:《北平风俗类征•岁时》,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影印民国26年商务印书馆本,页20。

[31]《清嘉录》,卷1,页62。

[32]【清】胡有诚修:《光绪广德州志》,《中国地方志集成•42•安徽府县志辑》,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影印本,卷13,页215。

[33]【清】马步蟾纂修:《道光徽州府志》,《中国地方志集成•48•安徽府县志辑》,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影印本,卷32,页250。

[34]《光绪广德州志》,,卷13,页215。

[35]《都门杂咏•纸元宝》、《都门杂咏•五显财神庙》:《北平风俗类征•岁时》,页20。

[36]王振忠:《五猖》,《读书》,2017年1月,页152。

标签:见闻记录被视为封号五显婺源神力洪迈探析名称故事胡十承邪神正神田汝成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