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_全仪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1分类:活动资讯浏览:12评论:0


导读:原标题: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茆耕茹《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第277期张渤信仰的习俗起始于西汉末年,传至民国年间已一...
原标题: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

茆耕茹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第277期

张渤信仰的习俗起始于西汉末年,传至民国年间已一千八百余载,其地遍及我国东南各地。一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各地原有名目众多的祀张祭仪,才大多被人淡忘。随之,各地祀张习俗中的丰厚文化内涵,与不同地域间的祀张文化之差异,已鲜为人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对此门类的民间活动,因其积淀着深厚的古代文化信息,作为民族民间重要的文化遗产,中央文化部批准“中国傩戏考察与研究”立项。由台湾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和中国剧协、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共同担纲,在国内一些省市开展了此类项目内容的抢救,本人参加了这一学术活动,并对跳五猖祭仪等有了接触。就此,这里对此仪作点粗略的介绍和谈点认识。

03 《跳五猖》中阴阳五行说及道释的配置

《跳五猖》其仪作为一种古代文化的载体,传递的信息是多方面的。

一、以古代哲学中阴阳五行说,构筑全仪。五正身不仅面具、服饰等按五行属性,施以五色,入坛后东、南两神分占东北、东南两位;西、北两神占西南、西北两位;中央神不占中央位。这样重要的正南和正北两位便空了出来,正南位却让给了象征祠山大神张渤的“抬刹”(即神刹),而正北位却让给了中央猖神。这样,东、南、西、北四神,虽不占方位的正向,总体之子午连轴线、阴阳两边还是分了出来。《淮南子》“本经训”载:“阴阳者承天地之和,形万殊之体。含气化物,以成埒(形)类。”全仪就是在古人设定的宇宙天体里,在“天人合一”观念的支配下,演跳昭示。以祈天人感应,和合阴阳。不仅如此,具体在神脚的安排和演跳上,也有阴阳之分。同占西方阴位的和尚、判官,一文一武,一驰一张,显示出一个含蓄文静,一个豪放威武。《周易》“系辞下”有:“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这里也得到了体现。

但最为令人瞩目的是,全仪祠山神张渤的抬刹占正南位,中央神占正北位所寓的内涵。南方按五行配伍的法则,为天干丙丁,火属;南方按地支配伍为午,亦火属。按五行相克的原理,“水能克火”。张渤治水事迹昭著,导水克制南方属性的火(旱),是符合五行配伍法则的。中央神占正北位,北方为壬癸,水属。地支为子,属冬,亦水属。而中央神天干为戊己,土属,属土用。“土能克水”,防水患于未然,也是符合五行配伍的法则。广、郎地方千余年间,正是水患频仍之地,张渤正是为治水而受到人们的称颂。此仪正是拟通过“五行配伍”的法则,天人感应,以祈水患、旱灾平息,风调雨顺,岁岁年丰。所以,此仪自入坛各神占位开始,神刹置正南,中央神端坐北方正位的方桌上,神武威严,仪式尚未开始,已给人精神上极大的振奋和鼓励。增强了人们对未来战胜困难的生活信心,心灵上得到了极大的抚慰与满足。

春秋时期古人多认为天道人事互为影响,即所谓的“天人之际”。发展到战国时,这一思想推衍并理论化,终形成了系统的阴阳五行学说。这一学说形成后,不仅笼罩着秦、汉之世,自唐而宋、明,已成为古代汉民族及部分少数民族,普遍认识、判断一切事物的主要思想依据。祀张仪式的《跳五猖》,便是在后世这一学术思想的影响和指导下,完成了对它的编创和演出。

二、融和道释。如上述,《跳五猖》已把“天人合一”的观念演绎得十分精当、完美。但因道、释两教在民间的深入,编创者还把象征道、释两教的道士、和尚,在演跳的形式上纳入其仪,以此试图拓展其仪的思想内容和信众的层面。同时,也丰富了其仪的表演。可见其仪,不仅具有传承性,道释溶入则又说明其内容的拓展性。

把不同宗教里的僧、道,纳入其仪,有根据吗?佛道两教虽初期有所排斥,自唐而宋,经历代两教领袖人物,对三教不断有主张融和合一的议论和宣扬。至明中叶,皖南家喻户晓的《目连戏》,在“十友见佛”一出中,释迦如来才会有:“自家牟尼是也。与李老聃、孔仲尼并列三教。”如此,跳五猖中同时出现巫、傩、道、释,村民应是能予接受的。

《跳五猖》全仪因以厚重的“阴阳五行”构筑,所以道、释两教进入,终不能形成此仪的主体。全仪无道、释法事,坛场也无符箓的使用和两教的诵经及法事。敬神如祀祖。全仪只见有本土古代文化巫、傩与阴阳五行祀张的紧密结合,村民祈神佑安的愿景,是在祠山张渤率五猖麾下完成的。和尚、道士,甚于门司,在仪中只起引领众神的介体作用,已被置边缘化。(图6)

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_全仪

图6 祠山大帝张渤神谱系列图。全图无一字,制作于清光绪年间。图上下分五层,计有六十六位神仙。最上层为黑、白两祠山神(一为化身) ,最底层为五位猖神及道士、和尚、土地、判官

《跳五猖》祭祀深刻地反映出,明清而后皖东南及苏南胥河沿岸,民间信仰与习俗。较完整地保存了,张渤信仰文化多元共生的形态。

04 《跳五猖》所含古代文化信息,涉及多种学科

《跳五猖》全仪以阴阳五行学说为构筑,这就牵涉到古代哲学;其仪所表现出的巫、傩、道、释(当然,“阴阳燮理”也含有儒家对社会和谐的理想),就牵系到早期村民的信仰与宗教等方面问题;其仪由周、倪两姓专祀并传承,十三身由两姓间各房分供,又牵涉到村民的共同信仰与宗亲凝固;张渤治水的传闻,还牵系到神话学;围绕着祀张而形成的民间各种习俗,直接与民俗学有关;其仪所用之大小锣鼓,有别于道坛和江南丝竹乐的“十番锣鼓”,是十番鼓之另类,至今仍勃兴于吴地的苏南及皖东南的郎溪县。

一例《跳五猖》即如此,祠山之祀其容量多么厚重与深广,想象可知。

这里再以张渤变豨,治水的神话和有关习俗为例(《淮南子》卷八“本经训”东汉高诱注:“封豨,大豕。楚人谓豕为豨也”)。禹化熊治水的神话,据《汉书》“武帝纪”颜师古注引《淮南子》是:“禹治洪水,通轘辕山(今河南省偃师县东南),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馈食叫饷),闻鼓声乃来’。禹跳(踏)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在河南省登封县北,又名嵩山)下,化为石,方生启。”

而渤变豨治水的神话,宋《能改斋漫录》卷十八“广德王开河为猪形”记载是渤治水,发迹于长兴县顺灵乡,“役阴兵,导通流,欲抵广德县” ;“先时与夫人李氏密议,为期每响至,鸣鼓三声,而王即自至,不令夫人至开河之所。厥后,因夫人遗飧 于鼓,乃为乌啄,王以为鸣鼓而饷至。泊(及)王诣(至)鼓坛,乃知为乌所误。逡巡,夫人至,鸣其鼓,王以为前所误而不至。夫人遂诣(至)兴工之所,见王为大猪,驱役阴兵,开凿河渎。王见夫人,变形未及,从此耻之,遂不与夫人相见,河渎之功遂息。”

《江宁府志》还称:“其妻饷至,豕形不及避,化为黑石。相传桐城之赶猪石,即其遗迹。”

渤变豨治水,是禹化熊治水神话简单的扩充或翻版吗?不,应当说各有其自身的社会文化背景。《史记》“夏本纪”载,禹治水成功,“帝锡禹玄圭,以告成功于天下。”禹化熊的神话,是为颂扬禹在天佑神助情况下成功,而彰其德。渤变豨治水竟是“河渎之功未遂”。可见两则神话,是以各自治水的结果为依据。渤变豨治水神话,一面拟说明渤之治水与禹之治水,具同等重大意义,却因功未遂,反而增添了几分悲壮的色彩,给后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故事虽似雷同,给人感受则是不同。

《江宁府志》对渤治水还记有另一版本:渤“治水江浙间,尝疏圣湖中江至于胥河,具神术,幻豕百余,驼土搰泥,人莫能测。”一般文献记载张渤变豨神话,只有变豨或变大豨的情节,《府志》却称“幻豕形百余”。广德与江宁只隔不过高淳、溧水二县,渤治水的神话就有了一定的差异。“幻豕形百余”,显然是在变豨神话传流相对稳定后,为夸张加显张渤治水的本领和功绩而产生的。可见“变异是对类型文化的适应性的生态调整”(钟敬文《民俗文化学:梗概与兴起》)。(图7)

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_全仪

图7 梅渚镇跳五猖,清同治年间留下的中央神面及看家和尚头套各一

张渤治水何以能变豨,这确耐人寻味。渤张姓。对其姓,宋•郑樵《通志二十略》“民族略第三”载:“张氏。谱家谓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观孤星始制弓矢,主祀孤星,赐姓张氏。”“夏本纪”又载:“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可知不仅传闻中张渤其祖佐禹治水,禹与渤竟同为黄帝后裔,与禹同宗同族。渤之宗祖禹能化熊治水,渤又为何不能变豨治水。化熊、变豨,正是一脉传承。渤变豨而不变熊,或可与“相传北斗变形为猪”的神话有关(《州志》卷二十四)。

其次,因张渤治水在民间长期的传流,又衍生出另外有关张渤的一些传闻。《搜神广记》载:“王共有九弟、五子、一女、八孙。”清《陔余丛考》卷三五称:“所谓祠山报者,云:帝以二月八日下地,为三女营嫁。一嫁风,一嫁雪,一嫁雨,待食冻狗肉始上天。盖谓二月八日以后,必多风雨雪,直至戍日乃止。验之果然。”这里《丛考》称渤有三女。郎溪梅渚镇定埠的村民,又传渤有风、云、雨、雪四姑娘。《州志》还载:“又云祠山诞辰,东南风谓之上山旗,主水。西北风谓之下山旗,主旱。以是日必有风雨。”这一神话,今天如何用气象学的观点作以诠释。(图8)

张渤信仰仪式的跳五猖(二)_全仪

图8 1993年4月9日跳五猖中断恢复后,第一代传承人周际奎(1911-2012年)老人,当年已83岁,正在教授该仪的跳判官

除此,关于梅渚镇定埠等乡村分建五猖庙的不同传闻;徽商邀请五猖去歙县祈福的故事;举行此仪的种种生活习俗等等,到底具有哪些特定的文化内涵。大规模的民间祀张活动,一直到民国年间各地尚时有举行,这一习俗在民俗学上的意义又如何?都值得发掘和研究。

05 结 语

张渤治水,兴民是其主要思想精髓。张渤为民治水,不畏艰辛,甚至于不惜牺牲自己,这一精神是值得颂扬的。为缅怀张渤而设的《跳五猖》祭仪,创立者是将中国古代阴阳五行学说,成功、形象地运用在“天人合一”的理念上。古代遗留的傩祭礼仪,在全国较大的范围内,至今有的仍蕴含着阴阳五行思想。但直接表现这一理念,并使之具象化,生动、深刻贯串全仪的,所见则是以《跳五猖》最为典型。这一祭仪,还带有浓郁的宗教多神的神秘色彩,是巫、傩、道、释多元文化的载体。充分反映出编创者的宇宙观和宗教心理,是至今所见祭祀祠山张渤仪典中唯一的“活态”标本。也是汉民族古代民间信仰仪式中,今已难得一见的精品。

张渤治水的传说与神话,不仅最终形成为吴越地域的一种信仰,其间因群聚效应互动的结果,又衍生出新的多种变异形态的一些传闻、神话和习俗。张渤信仰千年间遍及吴越各地。《跳五猖》则流行于其间的皖东南郎溪县梅渚镇的北庄周、倪两姓。至今每年均在胥河两岸的定埠、南京市高淳区的桠溪、下坝,溧阳市的殷桥、社渚、河口,无锡市的太湖流域等城乡演出。因这一仪式为各地族群所供养和举行,故这一祭仪的存在,无疑对地跨皖、苏两省胥河两岸,甚至太湖周边一带的宗亲的维系,起着重要的作用。

对张渤的信仰,又可视为我国东南地区的一种文化认同、民族情感、宗亲凝聚的纽带之一。祀张的各类祭祀,及由此而衍生的民间各类民俗活动,今天看来都是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地方文化资源。开掘、保护、利用好这类文化遗产,同样是对落实这一地域的科学发展观,具有长远的意义。保护好祀张祭仪及由此而产生的各类民俗活动,也同样是维护地方文化身份的基本依据。张渤信仰的祭祀及民俗,所传承的社会和谐的精神、思维方式、文化意识和想象能力,是这一地区乃至民族不可忽视的传统文化内容。

这里,谈一下张渤信仰与祀张祭仪《跳五猖》,在海外的影响。1994年5月本人应台湾清华大学等单位邀请,随两岸合作的大陆“傩戏考察与研究”小组,赴台出席“中国祭祀仪式与仪式戏剧研讨会”。会议由台湾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院长、国际著名文化人类学学者王秋桂教授主持。会上本人讲演了张渤信仰与周、倪两姓的《跳五猖》,并同时放映了该仪全过程的录像。讲演后,由台湾艺术学院戏剧研究所所长邱坤良教授,进行了点评,引起了参会各国学者的注视。作为两岸文化合作成果之一,这一内容被编入台湾《民俗曲艺丛书》。1995年10月由本人编著的《胥河两岸的跳五猖》作为“丛书”之一在台出版,对海内外学术界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与发行。2003年元月郭琦涛教授在美国纽约,出版了《Exorcism and Money》图书,书中较多地介绍了张渤信仰及胥河两岸的《跳五猖》,并引用《胥河两岸的跳五猖》书中的一些图片。2006年12月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曲六乙研究员、钱茀教授出版了《东方傩文化概论》巨册,首页插图中收录了北庄村五猖神面照片等。同月,祭祀张渤仪式的《跳五猖》,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为首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随着跳五猖影响的不断扩大,也越来越多的受到人们和有关媒体的关注与扶持。仅据2013年春节期间的统计,全国就有中国新闻网等十一家网站报道、宣传了此仪的演出。南京、无锡、溧阳、高淳、安徽省、芜湖、宣城等电视台,春节期间也常来拍摄、播放。2014年2月中央文化部与安徽电影厂,还冒雨来镇,拍摄了社情民风的专题片《徽风皖韵过大年》播放。宣城、郎溪、芜湖影协,更把梅渚作为课题,不断推出新作。

2014年7月,跳五猖已荣升为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4年9月中秋改稿

(本文插图第5幅,为崔典摄。余图及图表,均为茆耕茹摄、绘。)

标签:观点评论文化法则思想古代年间和尚仪式跳五正南祀张全仪神话中央五行张渤释两教梅渚镇祠山信仰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