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尼采式的非现实 对我而言是恐惧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4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尼采式的非现实对我而言是恐惧的《荷蘭的花床》(1883)文森特·威廉·梵高荷兰后印象派画家Vin...
原标题:尼采式的非现实 对我而言是恐惧的

尼采式的非现实 对我而言是恐惧的

荷蘭的花床》(1883)

文森特·威廉·梵高 荷兰后印象派画家

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

作者:[瑞士]卡尔·荣格

原题:解剖潜意识(五)

写出幻想时,我曾自问:“我究竟在做什么?这与科学肯定无关。那是什么呢?”这时,心里一个声音说道:“是艺术。”我惊讶至极,因为不会想到自己的幻想和艺术有点关系,但告诉自己:“或许我的潜意识塑造的人格并非自我,这种人格想以自己的观点发言。”我知道,声音出自一个女人,断定是一名女患者、有天赋的心理变态者的声音,她强烈移情于我,成为我内心一个鲜活的人物。

我的所作所为当然并非科学,那除了艺术,还可能是别的什么吗?似乎全世界只有这两种可能性!这是典型的女性论辩方式。

我满心抵触,断然对那个声音解释道,自己的幻想与艺术无干,她便缄默不语,我继续写作。随后,下一波攻击袭来——老调重弹:“这是艺术。”而我表示反对:“不,不是,相反,是本性。”我准备好继续反驳与争论,但再无下文,我想,“心上女”没有语言中枢,就建议她使用我的语言,她接受了提议,即刻长篇大论地解释其立场。

令人极感兴趣的是,内心的一个女人干预我的想法,我想,多半是原始意义上的“心灵”,就自问人为何把心灵称为“女性意象”。为何人设想它是阴性的呢?后来,我看出,自己心里的女性人物是男人潜意识中的典型形象或者原型形象,就称其为“女性意象”,把女人潜意识中相应的形象称为“男性意象”。

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是女性意象的消极面,我觉得反感它如同反感一种隐形存在。于是,尝试以别的方式与它发生联系,把摹写幻想视为向它致函。可谓向一部分自己致信,这个部分所持立场不同于自己的意识,得到的回应令人意外、不同寻常。我觉得自己如同在女性灵魂处接受分析的患者!每晚,我都着手描摹,因为心想:若不给女性意象去信,它就不可能领会我的幻想。——但我的兢兢业业还有另一个缘由:女性意象无法歪曲成文之事,不能由此耍阴谋诡计。在此方面,有霄壤之别的是,只想着叙述什么,还是真正写下来。我在“书信”中试着尽量诚实,遵循希腊古训:“抛却拥有之事,就会领受。”

展开全文

不过,我逐渐学会了区分自己的想法与那个声音的内容,比如,它想把陈词滥调强加于人时,我就说:“不错,先前我有过这样的想法和感觉,但没有义务直到寿终都受累于此。为何受此侮辱?”

最关键的是把意识与潜意识内容区分开来,对潜意识的内容,可谓必须孤立,而最容易做到的办法是把它们人格化,然后从意识上与它们建立联系,只有如此才能摆脱它们在其他情况下对意识所施展的威力。因为潜意识的内容拥有某种程度自主性,这种技巧并不特别费事。潜意识内容具有自主性,要习惯于这一事实,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恰恰可能与潜意识打交道。

其实,在我心里发声的那名女患者对男人的影响祸患无穷。她说我的一名同事是怀才不遇的艺术家,他信以为真,心力交瘁。他不顶事的原因?不依靠自己的肯定,而是依靠别人的承认过活,这很危险,让他不自信,容易接受女性意象的暗示,因为它所说的话,经常具有诱惑力,狡猾得深浅莫测。

我若觉得潜意识的幻想是艺术,就会用内心之眼察看,或者如在眼前过电影,除了某种感知,不再有更多的说服力寓于其中,不会让我产生对它们的伦理义务。女性意象也有可能让我相信自己是怀才不遇的艺术家,而我自命的(soi-distant)艺术家气质赋予自己罔顾现实的权利。但我若听从女性意象的声音,则有朝一日,她十有八九会对我说:“难道你自以为胡闹是艺术?根本谈不上。”潜意识的传声筒女性意象含糊不清,可能彻底毁灭一个男人。最后一击总是意识,它理解潜意识的表现,对它们表态。

但女性意象也有积极面,是它把潜意识的画面传递给意识,我尤其看重这点。几十年间,我感觉情感受干扰、处于不安之中时,总是求助于女性意象,于是在潜意识中形成情意丛,在此类时刻,我问女性意象:“你现在又如何?看见什么了?我想知道!”——几番抵挡之后,它常常展示所感知的画面。一有画面,不安或者压抑就消失了,情绪的全部能量转化成对画面内容的兴趣与好奇。于是,我与女性意象谈论画面,因为我必须像对梦境一样尽可能理解画面。

如今,我无需再与女性意象交谈,因为不再有此类情绪。但若有此类情绪,仍会以相同方式行事。现今,我直接意识到理念,因为学会了接受并理解潜意识的内容,知道得如何对待内心的画面,可以直接从梦境中看出画面的意义,因而不再需要中间人。

我把当时出现的幻想先写入《黑书》,后来转抄到也以图画添彩的《红书》中,其中包含多数曼陀罗画。在《红书》中,我不相宜地尝试让自己的幻象尽善尽美,但从未结束。我意识到尚未掌握恰如其分的说话方式,仍得转换,所以放弃美化,认真致力于领会。我看到,如此众多幻想需要坚实基础,我得先回归人间现实,对我而言,这种人间现实是做科学的理解,必须从潜意识给我传达的认识中得出具体结论——而这成为我毕生事业的内容。

无论我怎么生气,《红书》中的尽善尽美仍有必要,因为借此才能认识对画面所负的伦理义务,它决定性地影响了我的生活方式。我明白,尚无如此完美的语言代替生活,若它试图代替生活,不仅败坏它,而且败坏生活。为了争取摆脱潜意识前提的独断专行,需要两点:履行理智义务与伦理义务。

当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身为精神科医生,我在实验时可谓步步遭遇那种心理素材,它提供神经症的组成部分,因而亦见于疯人院,那是潜意识画面的那个世界,使精神病人不幸精神迷乱,但同时也是摇篮,诞生的幻想形成了神话,这种摇篮,在我们这个理性时代销声匿迹。神话的幻想虽然处处存在,但既遭唾弃又可怕。甚至出现了铤而走险的实验或者无把握的冒险,把自己托付给通往潜意识深处、前途未卜的小径,那条小径被视为迷途、模棱两可之途与误解之途。我想起歌德之语:“竟敢撞开人人都愿绕过的门道……”《浮士德》下部不仅是文学尝试,它是金链(Aurea Catena)中的一环,从富于哲理的炼丹心术和灵知主义起源直至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大多不通俗、模棱两可而危险)构成前往世界另一极的发现之旅。

当然,恰恰在致力于摹写幻想时,我需要“今世”的依托,可以说,这对我而言就是家庭与职业工作。我亟须同样过上自然、理性的生活,以与异样的内心世界相抗衡。家庭与职业是我始终可以回归的基础,它证明自己是现实存在的常人。潜意识的内容间或可能令人难以自抑。我知道自己有医学学位,必须帮助患者,有妻子,有五个子女,住在屈斯纳赫特镇湖街228号,家族和这些现实却战胜我的精力。它们日复一日证明,我确实存在,不只似尼采受神灵精气驱策而一叶飘零。尼采无立足基础,因为所拥有之事无非是其内心的思想世界——况且对他的占有胜于他拥有它们。他在地球上无根漂泊,因此耽于夸张和不切实际之事,这种非现实对我而言是恐惧的化身,因为我确实心怀今生今世。即使我仍如此神游八方,总还知道所经历万事皆意在现实生活,力求充实生活的广度与深义。我的座右铭是:现在看你的了!

所以,家庭与职业始终是令人喜悦的现实,保障我正常、真实地生存。

标签:恐惧女性潜意识意象幻想艺术因为声音画面内容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