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9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0评论:0


导读:原标题: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1951年,因王羲之“二希”帖在港流售,国内迅速成立文物小组,南下征集抢救,获功凯返。此后...
原标题: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1951年,因王羲之“二希”帖在港流售,国内迅速成立文物小组,南下征集抢救,获功凯返。此后数年,在港小组又多次征回重要作品,徽宗赵佶的《祥龙石图》,即在此列。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北宋】赵佶 《祥龙石图》 绢本设色 画心 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画以册页改裱为卷,与另两幅《瑞鹤图》及《五色鹦鹉图》的绢素、尺寸、书画格式相仿,且题材皆属邓椿所记的瑞应之物,故被判断为《宣和睿览册》中的仅存三页。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北宋】赵佶 《瑞鹤图》 绢本设色 画心 沈阳辽宁博物馆藏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展开全文

【北宋】赵佶 《五色鹦鹉图》 绢本设色 画心 波士顿美术馆藏

睿览,圣鉴也。时徽宗初践皇祚,选内府所蓄珍画,“上自曹弗兴,下至黄居寀”,集得百帙十四门一千五百件,做《宣和睿览集》。政和后,因欲表圣绩,示太平,又按前例,绘描四方所献诸奇异祥瑞之物,以十五页为一册,亦名《宣和睿览册》:

“其后以太平日久,诸福之物,可致之祥,湊无虚日,史不绝书。动物则赤乌、白鹊、天鹿、文禽之属,扰于禁御;植物则桧芝、珠莲、金柑、骈竹、瓜花、来禽之类,连理并蒂,不可胜纪。乃取其尤异者,凡十五种,写之丹青,亦目曰《宣和睿览册》。复有素馨、末利、天竺、娑羅,种种异产,究其方域,穷其性类,赋之于咏歌,载之于图绘,续为第二册。已而,玉芝竞秀于宫闼;甘露宵零于紫篁。阳乌丹兔、鹦鹉雪鹰,越裳之雉,玉质皎洁,鸑鷟之雏,金色焕烂。六月七星,巢莲之龟,盘螭翥凤,万岁之石,并乾双叶,连理之蕉,亦十五物,作册第三。又凡所得纯白禽兽,一一写形,作册第四。增加不已,至累千册。各命辅臣题跋其后,寔亦冠绝古今之美也。”

又元人汤垕《古今画鉴》说明其具体装帧格式和存在代笔的情况:“当时承平之盛,四方贡献珍木异石、奇花佳果无虚日。徽宗乃作册图写,每一枝二叶十五版作一册,名日:《宣和睿览集》,累至数百及千余册。余度其万机之余,安得工暇至于此。要是当时画院诸人仿效其作,特题印之耳。然徽宗亲作者,余自可望而识之。”二者皆载此册累至千本,虽为虚数,然仍反映出其数目之巨,至今只三页存世,可见其珍。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四鉴藏印特写

此《祥龙石图》纵53.9cm,横127.8cm,素绢彩绘。钤“宣和殿宝”,印文粗呆,真伪待考。又“天历之宝”印,知曾为元文宗内府所有,而据“晋国奎章”“晋府书画之印”知为明代晋藩府内所蓄,或可能最初得于太祖朱元璋的赏赐。拖尾有清代陈仁涛、吴荣光题跋,按《辛丑销夏记》所录,曾在杨桂山方伯家藏。后流散香港,为文物小组救购,重归宫藏。

此画独立构图,仅画祥龙石体而无它景,高奇遒劲,蜿蜒盘结,是纯粹的赏石写生像,为宋元所罕。《癸辛杂识》内载:“至宣和,艮岳......大峰特秀者,不特侯封,或赐金带,且各图为谱。”其谱画风格应与《祥龙石图》相仿,《宣和画谱》中亦有“湖石”条目,然例甚少。

其以墨线勾勒,细劲挺锐,峰角峥峻,表现石质之坚然,又设色涂染,青黑苍润。做弹子窝、鱼鳞纹遍布石体,只见墨晕而无色根。并以石纹大小、深浅、朝向之不同,光影之有别,用色浓淡薄厚亦随而不同。部分略做前后透视,表现石体之薄厚与石眼之深浅。乃画体势于统观,写机理于入微。石表质感鲜润,石体结构明朗,石纹石眼却相交相补,演得变化无穷,近极水墨彩画写生之所能。其层叠升逸,旁脉斜出,果如宋元升龙,回首伸爪,纹如鳞甲。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龙形走向

画卷左侧,有徽庙以瘦金体御书并诗:“ 祥龙石者,立于环碧池之南,芳洲桥之西,相对则胜瀛也。其势腾,若虬龙出,为瑞应之状。奇容巧态,莫能具绝妙而言之也。乃亲绘缣素,聊以四韵纪之。诗曰:‘彼美蜿蜒势若龙,挺然为瑞独称雄。云凝好色来相借,水润清辉更不同。常带瞑烟疑振鬣,每乘宵雨恐凌空。故凭彩笔亲模写,融结功深未易穷。’”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宣和殿周边方位及祥龙石位置推测图

环碧池,在皇城宣和殿北,玉宇洞后。蔡京《太清楼特宴记》:“至宣和殿,止三楹......东西庑侧各有殿,亦三楹,东曰琼兰。积石为山,峰峦间出。有泉出石窦,注于沼北......西曰凝方,后曰积翠,南曰瑶林,北洞曰玉宇。石自壁隐出,崭岩峻立,幽花异木,扶疏茂密。后有沼曰环碧,两旁有亭曰临漪、华渚。沼次有山,殿曰云华,阁曰太宁。”又《宋史·地理志》:“宣和殿,在睿思殿后,绍圣二年四月殿成。其东侧别有小殿曰凝芳,其西曰琼芳,前曰重熙,后曰环碧。元符三年废,崇宁初复作......”

宣和殿,不但为徽庙法帖绘画,图书金石收藏的重地,亦是他日常起居之所。而这块祥龙石,就静立在殿后林苑池沼之前,蜿蜒挺俊,时有烟雨,晃若腾龙凌空之状;或沐曜日,精光闪跃似鳞甲皆动。诸景为徽宗所常观,目为瑞应祝福之形,绘入睿览册内。图中石上有“祥龙”二金字,不但点出石名,亦极可能为石体铭刻原貌。以御书刻名于石,并用金饰,亦宣和藏石之惯例,尝见《宣和石谱》:“......右以甲乙为次第,悉与赐号,守吏以奎画刻于石之阳。惟神运峰前诸石以金饰其字,余皆青黛而已。”复见《渔阳公石谱》所载“宣和磬石笔格”,亦铭“山高月小 水落石出”八字御题。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示“祥龙”金字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太湖水石纹理 太湖水石艺术馆 图自栖云团队

关于此石的石种,历有太湖、英石之争,今多以太湖论。至于英石,小尺寸者居多,观图中石身所载蒲草、青竹,推测此石亦在数尺之高,英石难有这般硕大,恐不在列。复观太湖石、太湖水石之石纹,则与图绘最似。徽宗对写实的要求极高,如日中牡丹、孔雀升墩等逸事,为人所乐道,其写生纹理,判应可信,又对之于石,可见其真。

以墨染鱼鳞纹的笔法,除《祥龙石图》外,亦可见两宋它作。如南宋《蕉石婴戏图》,画中亦有丈高大石,磊结盘曲,窝纹遍体,同应属太湖石类,所谓“罗列园林广树中,颇多伟观。”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南宋】佚名 《蕉石婴戏图》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人们往往认为,图像具有某种能力。对于赵佶而言,绘画不止是表现在纸绢上的平面形式,在装饰和观赏之外,亦有修身与教化的功能。《宣和画谱》开篇即说:“ 画亦艺也,进乎妙,则不知艺之为道,道之为艺......画道释像与夫儒冠之风仪,使人瞻之仰之,其有造形而悟者,岂曰小补之哉?故道释门因以三教附焉。”

所谓“ 粉饰大化,文明天下,亦所以观众目、协和气焉。”在这样的语境下,画艺与绘画成为一种具有治世、教化功能的帝王工具,也是宣传帝王功德的重要途径。而瑞应之物,为太平之相,是“上天”对于人间帝王功绩的肯定嘉奖。然异象止于一时,瑞兽止于一世,虽为瑞应,亦转瞬可逝。此时记录成为一种必要,将一时之物绘图作像,寄希望于以图像替代真实的瑞应,而得以永存,并如一种长久的符咒,维持“太平福泽”的永续。所以这《宣和睿览册》,正是帝王权力的象征与宣告,是徽宗追求政治理想中,不朽事业的组成部分

恐凌空∣宋徽宗《祥龙石图》

【宋】《宋徽宗像》 绢本设色( 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

徽宗,艺文皇帝,风流天子,虽有极高的政治理想,然流于功业浮表。其复古制为新礼,演大晟于金钟,乃立明堂,铸九鼎,造艮岳,致宇宙四方为一堂,罗天下大观成一园,醉迷天国之伟大,自美于世,号天下一人,飘然“为仙”。虽兵动四面而仍以为承平,虽收复故土而耗劳尽国力。又四方献瑞“以形容陛下太平之高躅”,然粉太平如粉面,其所蓄九州祥瑞之物,所绘祝福睿览之册,终非四海承平的真实代表,沦为一种政治需求的虚假符号,醉心功业的自欺欺人之词。

曾经的“不朽”计划,也终为金人所破而散轶一空。瑞石虽万年,终不免碎为投炮,以御外敌,灰飞烟灭。然而他对宋代艺术事业的引领和赞助,对于古代礼乐的向往,金石的考察等,都极大的推动了文化史的发展,这些事物反而融化于中国血脉中,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不朽之业。诚少陵诗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本文原标题《恐凌空 祥龙石图》,刊载于2020年1月《收藏》杂志。

本期《收藏》微信责编 陈硕

sczz029

标签:石图祥龙宋徽宗瑞应之赵佶绢本鹦鹉石体之徽庙晋府宣和殿石体徽宗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