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5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0评论:0


导读:原标题: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编者按:无锡文化学者陈国华先生2014年5月29日在《无锡新区》杂志总第...
原标题: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编者按:

无锡文化学者陈国华先生2014年5月29日在《无锡新区》杂志总第253期“人文”栏目上发表了《西施长眠地在无锡后宅》的学术论文。对墨子在《墨子•亲士篇》中说的“西施之沉,其美也”进行了新解读,认为“沉”字包含他沉和自沉。他在分析了当时越国沉浸在巨大胜利之中的政治背景、社会舆论和可以决定西施命运的勾践、越王后的心态后,排除了“他沉”的可能,认为西施是自沉。

陈先生脚踏实地调查,发现无锡东郊后宅镇有祖辈流传下来的三个地名:西施庄、西施墩(墓丘)、三叹荡。在深入论证后,得出结论是“西施自沉三叹荡”,也就是说,西施在太湖自沉。在“西施下落研究”的多种说法中,独树一帜,令人耳目一新。地名,往往是纪念历史事件、反映人文现象的“化石”。陈国华先生的考证,具有很强的可信度,为“蠡学研究”做出了贡献。陈国华先生也被称作蠡学研究 “考据派”的代表人物。

陈国华先生围绕“西施在太湖自沉”这一课题,一直没有放松研究。其执着精神、严谨态度、扎实作风令人敬佩。

这里,刊登陈国华先生两篇新作《漕湖畔西施庄揭秘》《寻找西施村》以飨读者。两篇文章对于蠡学研究具有新的价值和意义。

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展开全文

漕湖畔西施庄揭秘

作者/陈国华

无锡东郊漕湖畔有个从古代流传下来地名——西施庄。

西施庄是怎么来的呢?笔者经过翻阅史料和实地考察,结论是:西施庄由“夫差行宫”——“蠡地”演变而来。

一,建造“夫差行宫”的历史背景

公元前496年,趁越王允常去世其子勾践接位之机,十分自负的吴王阖闾亲自领兵伐越,范蠡鼓动勾践领兵抗击強吴,吴越两军在槜李(今浙江嘉兴)对垒,范蠡用奇计大败吴军,阖闾因伤阵亡。吴军可说是阴沟里翻船,此役既加深了吴越之间的仇恨,同时也使越王勾践滋长了骄傲轻敌的思想。阖闾之子夫差继位后日夜操练军马,决心要为父亲报仇。

公元前494年,勾践不听范蠡和文种的多次劝告,执意要先发制人,率兵攻吴至夫椒(今无锡马山),吴军同仇敌忾,越军惨败,越王勾践率5000残兵逃入会稽山,范蠡和文种苦口婆心说服战败了的勾践忍辱求和,称臣为奴。

公元前493年,勾践夫妇在范蠡的陪同下被迫去吴国为奴三年。在吴时他们受尽了苦难、折磨和屈辱,可谓九死一生,期间范蠡充分施展才华,不仅奇迹般保全了勾践夫妇的性命,同时还取得了吴王夫差的信任。三年期满,由於夫差的“宽恕”,勾践夫妇和范蠡被放回越国。

公元前490年,勾践夫妇和范蠡回到越国后,君臣同心同德,制订了“发愤图強,韬光养晦,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二十年复兴计划,勾践卧薪尝胆,越国上下齐心协力。其后,加上文种的“灭吴九术”,使越国在复兴和复仇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公元前488年,为了讨好夫差,进一步麻痹夫差,范蠡深谋远虑,特在吴国的漕湖西边滩上为吴王夫差营造了行宫。

二,范蠡为何在漕湖滩营造“夫差行宫”

首先,从地理上说,大家知道2500年前的江南是水面多陆地少,无锡周围梅里是唯一成片的陆地,其东部与漕湖相连,漕湖再往东是大片湖荡和沼泽地,所以范蠡在漕湖滩营造吴王行宫是不二选择。

其次,在漕湖滩营造吴王行宫其成本相对较低,营造速度也将较快,因为当时的交通工具主要是船,而营造行宫所需的材料和人员从越国可十分方便的乘船经东太湖沿水路直达漕湖。那时的越国既要不断向吴国进贡,本国又极需发展,所以经济上的压力很大,作为越国的宰相、复兴和复仇的实际操盘手范蠡不得不考虑行宫的营造成本。特别是从战略上考虑,漕湖位于吴国的阖闾大城(即姑苏城,在今苏州城西的胥口)和阖闾小城(在今无锡西的闾江)的中间地帶,就像回棋中的一枚揷子,极具战略意义。

三,范蠡营造”夫差行宫”一箭三雕

范蠡营造夫差行宫,是经深思熟虑后下的一着妙棋,此着可谓一箭三雕:

其一,此举是向夫差示好、示弱,制造假像,以此来讨好夫差,麻痹夫差,以空间换时间,实施其韬光养晦,积聚力量,伺机报仇雪恨,兴越灭吴的计划。

其二,夫差好色,行宫用来培训越女,是用美色来攻吴的桥头堡。西施、郑旦等越国美女在这里接受了琴、棋、书、画、歌舞、宫廷礼仪和吴语等的系统培训。也是在这里在范蠡和夫差宠臣伯嚭的安排下,吴王夫差“遇见”了天仙般的西施和郑旦,並被她俩的美貌和聪明伶俐所迷倒,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其三,打着营造吴王行宫的旗号,范蠡兴师动众疏拓漕湖(后称蠡湖)以及它连通太湖的自然河(后称范蠡渎,又称蠡河),为将来进攻吴国预先做铺垫。此计瞒过了老谋深祘的伍子胥,足见范蠡比子胥要棋高一着。15年后就是这条蠡河成为越军南北夹击攻吴的北路进兵通道,蠡湖则是当时越军锚泊战船和登陆的地方。

四,”夫差行宫”周围土地被称作“蠡地”

范蠡造行宫送美女之举深得吴王夫差的高度赞赏,为了表彰范蠡的“忠心”,吴王夫差特地将行宫周围及以西的一片土地赏给了范蠡,人们称这片地为“蠡地”。时隔2500年的今天,我们依然可从历史记录中找到它的身影,成书于东汉的《越绝书》载:“吴古故水道(即古时从苏州通向扬州的水道),出平门,上郭池,入渎,出巢湖,上历地,过梅亭,入杨湖,出鱼浦,入大江,奏广陵。”其中“巢湖”即漕湖,“历地”即“蠡地”,“梅亭”即梅里(吴太伯建都地),“杨湖”即阳湖(芙蓉湖的西南部分)。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无锡鸿山越国贵族墓”就在“蠡地”上,它向人们合理解释了吴地怎会有越墓的原因。

五,范蠡将”夫差行宫”改名“西施庄”

公元前473年,范蠡率越军攻破姑苏城,吴王夫差向北突围后兵困阳山,因向越军求和不成而自刎。西施间行至吴王行宫后,在附近的“三叹荡”自沉。为了永远纪念这位辱身保国有功的越国女子,范蠡将吴王行宫改名“西施庄”。公元816年(唐元和八年),刺史孟简大开漕运疏拓和整治太伯渎后将漕湖改称“蠡湖”。

2020年11月于无锡熙园

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寻找西施村

作者/陈国华

这些年我专注研究范蠡。在“中国运河第一撬”研讨会上,听徐道清先生讲,范蠡在漕湖滩营造了“西施庄”后,得到了吴王夫差的高度赞赏。为了表彰范蠡建“西施庄”和送美女的功绩,夫差特地将“西施庄”附近及以西的一片土地赏给了范蠡,人们称此地为“蠡地”。

最近我在高德地图的无锡东地区仔细搜索和查看,希望能找到“蠡地”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找着找着我突然发现在锡山区锡东大道与228省道交汇点附近有个“西施村”,我怕年令大眼睛出差错,特地戴上老花眼镜再看,“西施村”三个字赫然在地图上,我既惊讶又十分好奇,惊讶的是作为一个“老无锡”,我以前从未听说过无锡有个“西施村”,好奇的是这个“西施村”是否会有西施的故事?它与范蠡是否会有什么关系?我决定要去看个究竟。

双休日的下午由儿子开车,我俩从金城路高架向东行驶,后左拐上锡东大道北行,再右拐上228省道,行驶约2公里后左拐下省道,沿一条小马路向北行驶约2公里,导航提示已到“西施村”。我下车后举目四望,只见附近都是庄稼田,並没有村庄,最近处向东约500米有几间联排的平房。我让儿子留在车内,独自一人沿着田埂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平房走去。将到平房时,但见平房前有一条小路,向北通往一个建筑工地,向南约500米处有几间楼房。平房的门都关着,只有靠边的一间开着,看样子是个卖杂货的小店,小店门前的菜地里一位老阿姨正在拔大蒜,我走上前去用无锡话说:老阿姨!我问个信,附近有“西施村”吗?老阿姨仃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对我说:没有!我们这里没有“西施村”。我说:怎么会没有呢?地图上有啊!说完,我打开手机给她看,她看了我的手机后说:地图上倒确实有“西施村”,可是我们这里只有西联村,而且前几年因为要造厂已基本拆掉了,现在还留5,6户人家。正说着,小路南边驶来了一辆电动车,老阿姨一面与坐在车上的老同志打招呼,一面对我说:可以去问问他,我赶忙走上前说:老同志!这里有“西施村”吗?老同志停了车並取下头盔后对我说:这里只有南施村,也基本拆掉了,还留下十几户人家,我就住在那里,说着用手朝南指了指。我说:没有“西施村”,只有拆剩下来的少部分西联村和南施村,会不会把留下的两小部分村庄合在一起叫“西施村”啊?老同志说:这倒完全有可能,把两个村名的一头一尾合在一起叫“西施村”。说完话他驾车离开时又特别強调了一句:这附近以前肯定没有“西施村”。我说:老同志,谢谢你!

我告别了老阿姨往回走,心里想这事太蹊跷了。上车后儿子问我找到“西施村”了吗?我说:算找到了,不知是谁的主意,也不知道是怎样上的高德地图,这里的“西施村”是拆剩的西联村和南施村一头一尾合起来的名字。儿子听后说:哦,原来是这样!

我们沿原路返回,小车一来一回共行驶了约50公里,我觉得还是挺值的,因为我弄清楚了锡山区的“西施村”与西施庄没有历史联系,也和西施和范蠡没有任何关系。“西施村”的得名说明美女西施的姓名效应还在起作用,令人感到欣慰。

2020年11月于熙园

陈国华:蠡学考据派代表人物又有新发现

本文网图/出镜:莎莎 化妆:乔乔

标签:陈国华范蠡人物夫差西施行宫勾践无锡阖闾先生西施村西施庄吴王漕湖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