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8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0评论:0


导读:原标题: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田间制服。顾名思义,就是与田间劳作有关的制服。这是一套在一天中不同时段可以满...
原标题: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田间制服。顾名思义,就是与田间劳作有关的制服。这是一套在一天中不同时段可以满足人们不同劳作需求的服装。

「田间制服」的设计着重强调田间劳作和日常生活的转换。名字由「维他命艺术空间」的联合创始人胡昉取出,张达负责设计。这套作品的形成,耗费了张达两年的时间,其间他还曾亲身下地,体验田间生活。

张达曾用两天时间到「维他命 z」郊外的空间观察、拍照。记录空间的建筑特点、菜园的大小、种植的基本情况,考察工作人员的工作和活动范围,以及行为习惯。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对于张达来说,他更多的是从一名职业设计师的角度去考虑服装设计。作为工装,保护性是第一位的,它要可以为身体提供保护。另外还要为完成不同的工作提供不同的功能。「识别性是其次的。」张达说。田间制服涉及全身的工装设计。

「当然了在田间劳作不用像在航天工厂的车间里一样,需要很谨慎。因此劳动者可以根据一天中不同时段的不同需要,来选择穿哪个部件:全身都穿,或者只系一条围裙。」

张达的日常和普通白领一样,每天早上 9 点上班,晚上偶尔加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通过田间制服的引申,谈及对「每一天」的理解。 他说:「对我而言好像没有『每一天』。只有『这一天』,你能活的只有今天。」

胡昉作为委托方和使用者,对于田间制服有着更深的体会。从最基本的使用需求和角度,到日常行为的转换,它实际关联的其实是生活状态的转換。与此同时,他也谈及了田间制服与精神状态间的关系:它们的使用是我们日常生活的过程,它们的退去是生命和社会有机体变化的过程。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展开全文

关于田间制服,委托方胡昉对田间劳作与日常生活的转换有更深层面的理解,并发来下面这段文字:

与张达关于工作服的讨论,始于一种在田间劳作的过程中渐渐形成的需要。在与汗水、暴晒、蚊虫、泥泞、阴晴不定的天气亲密接触的种植活动中,一般服装的折损率超出我们的预料,「田间工作服」成为一种必要。

另外,和整天辛苦劳作、以此为生的农民有所差别。我们的种植活动是在每天的不同时段较为灵活地展开,种植和其他日常行为的转换经常进行,参与者也常有不同的状态,因此,围绕「如何设计适合我们这种田间活动的服装」的探讨,除了涉及衣服在种植活动中的功能性之外,也自然升入到如何理解人在不同状态之间的转换的层面。

服装的最后成形,已经是最初讨论的两年之后了,这和我们边学边种的过程差不多,张达似乎和我们一样都挺享受这种磨出来的感觉。我猜想,在我们和张达对于工装的共同兴趣中,也有对现代中国不同年代制服的记忆,尤其是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制服,在今天,它已转化为一种复杂的文化经验。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而对张达来说,其中更有对「时装」的时间性与「日常服装」根本关系的思考。「时装」作为时效性的衣服,如何在日常的光阴中塑造它与身体,以及精神状态的真正关系?而这个时效。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时装的周期, 而是我们日常生活的过程,是生命和社会有机体变化的过程。

我们将这套服装略带谑趣地称为「田间制服」,它有着「工装」与「制服」的功能和形态,但并不是关于社会阶层和形象的标识,而是关于人的存在状态的一种转换。这种转换,可以借由你的服装行为达成:田间可能成为街头,街头可能成为厨房。这套服装由现代性的记忆和当代的价值流动同时塑造。

正如在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围裙,它一开始是为厨房准备的,进而我们发现,这条围裙用于田间劳动也格外方便,用于制成城市旅行的背包也同样迷人。如此,这条围裙以轻巧的姿态将厨房、田间、道路、街区这些看似互不相干的区间,优雅地联系了起来。

正如这个优美的循环:田间采摘而来的蔬菜赋予了厨房内在的活力,而活动其间的人用自己的耕作来回报大地的滋养。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为什么想到要做「田间制服」一带有工装气质的服装?

张达是受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的委托做的,他们需要劳动时穿的服装。但是开始设计这个服装时才意识到,对于农民和农活来讲,目前没有一种定型的工装。

农民只是穿自己的衣服下地,只有在统一经营的农场才会有工装,而那些工装基本上是在使用大型的农用设备时穿的,像是工人。农民的工装没有参考,所以就拿工人的工装做设计参考。这本身也是有意思的事,引人思考:为什么农民没有制服或者统一的工装?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田间制服」与田间劳作有关,而在整套体系中为什么会出现围裙?

张达:因为他们需要一个东西装种子,或者收割后的蔬菜、瓜果等,对此围裙应该是个好的选择吧。这也需要通过使用才能验证。

现在关于时间性的服装很少见,而且工装拥有浓厚的年代感,你想通过「田间制服」传达什么?

张达:为一个单位设计劳动时的工装,首要考虑的应该是实用性,其次也需要好看,我要传达的东西很少,设计的过程中更多是技术性的问题,比如选颜色。

工装传统的颜色是蓝色,但和胡昉他们商量后又加了粉绿色,这个颜色我觉得更适合田间,蓝色是我的惯性思维,很定式。蓝色我后来觉得并不是很适合田间,过硬。因此农民的工装和工人的工装应是不同的,应该和土地的关系更密切,应该柔和一些。

充满仪式感的「田间生活」,可以如何体验?

总体来讲,「田间制服」与「时间」有关系,与状态转换有关系,通过这件设计作品,你在「每一天」的状态之间发生了哪些转换?你对「每一天」有没有新的认识和感悟?

张达:只存在上班、下班的角色转换,在城市里,时间更多地和自己的职业作息有关,人们通常意识不到作为自然节律的时间。在乡村,作为自然节律的时间会很明显,人们因为和植物生长之间的关系很密切,因而对时间也有不一样的感受。

对我而言好像没有「每一天」。只有「这一天」,你能活的只有今天。

撰文 | 兴晨、胡昉

photo | 艺术家及维他命艺术空间

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C O N T A C T

标签:张达仪式制服服装工装活动过程的设计围裙种植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