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19分类:活动资讯浏览:7评论:0


导读:原标题: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张光逵《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200期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参加新线铁...
原标题: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

张光逵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200期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参加新线铁路建设工作已三十八年。其间,我先后当过养路工、调车员,干过办公室、工会、党务工作,现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但令我记忆最深、最难忘的是在一九七八年汪家滩养路工区那段艰辛的经历。这是我参加新线铁路建设的第一站,在这里上了第一堂课,接受了新线铁路建设者的“启蒙”教育。往事如昨,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一九七七年底,因皖赣铁路建设需要,铁四局(铁道部第四工程局)在安徽招收了九十六名新工人,分别来自合肥市、巢湖地区、滁县地区、芜湖地区下乡知青与部分铁四局子弟。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与大家一样兴高彩烈、怀着满腔的热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来到皖南山区宁国县铁四局新管处(现中铁四局八分公司)直属工程队报到。自此,我有幸地加入到新线铁路建设者的行列,成了一名正式的铁四局职工。

一九七八年初,直属工程队对我们九十六名新工人进行了短期的培训,尔后将我们编为三个班,分配到宁国、汪家滩、孙埠三个工区,全部担任新线铁路的养路工,我被分到最艰苦的汪家滩工区养路。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刚刚走上工作岗位

记得,我们三十二名新工人到达汪家滩工区后,工班长刘少让安排我们三人住一间房,并带领十几位老师傅帮我们打扫房间、擦窗户、支床铺、放好木箱,安好了我们的“新家”。下午在活动室(实际上是一个大库房)开了一个欢迎新工人大会,刘班长介绍了汪家滩工区基本情况,对养路工作的基本要求。针对部分新工人的低落情绪、疑惑,进行了精神抚慰与思想教育。

汪家滩地属宣城县杨林公社连洲大队,四周是丘陵、山岗,近处有荒滩、坟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近的村庄也有三华里,离水东镇十二华里,距孙埠镇近二十华里,可见其荒芜、偏僻、凄凉。汪家滩站只有一股道,实际上是皖赣线上一个乘降所,每天只有一对客车(591/592),列车停靠一分钟,供旅客上下车。汪家滩工区只有两幢平房,一个食堂,一个厕所,没有自来水,只有一个人工压水井。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当年的养路工宿舍

初到汪家滩,我和新同事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在农村拿锄头把,现在换了洋镐把,且在这鬼不生蛋的地方养路,不知猴年马月是尽头啊……火车司机、铁路警察、车站行车人员、机械修理等才是我的理想和目标。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我到宁国新管处直属队报到的前一天晚上,家里来满了贺喜、道别的人,父母亲属及同学都十分羡慕我。是的,我家父辈及亲属没有一个跟铁路“沾边”,而我捧上了铁路这个“铁饭碗”,工资高、待遇好、坐火车有免票,真是有福气、运气好,我打从心底高兴而乐得合不拢嘴。而现在到了汪家滩,当的是一个养路工,此情此景,好像一瓢冷水从头泼到脚,全身都凉了。理想与现实反差太大了,真叫人着实想不通。

“人总不能凭理想而生存,要适应环境,新线养路工作需要你们年青人,养路是铁路基础工作,它能锻炼人,铸就你们成才,大有可为。”老班长刘少让、巡道工卜先佑师傅热情找我谈心,劝说我。与我一起来的新同志中有赵玉兰、徐文明、繆正义、刁华宁、孙忆林等,他们像老大哥一样引导我,同我交流、沟通,帮助我解开思想疙瘩,理顺情绪,提高思想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很快我就适应了汪家滩的养路工作及生活环境

汪家滩工区新老工人四十余人,来自“五湖四海”,他们分别来自山东、山西、河北、云南、四川、贵州、安徽。工区担当着10KM的线路、桥梁养护任务,管辖线路北至鲁溪大桥6KM,南至莲洲村王家山4KM。

养路工作虽累而有“巧”,“巧”就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刚开始拿洋镐捣固砸道碴,因角度不对,石子飞溅至头部、脸上、嘴里直喊痛。让我记忆最深的是,用钢钗整道床很费劲,手磨破了皮,汗流浃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半天还整不到两节钢轨(25M),老班长刘少让、贵州籍师傅邱忠亮细心讲述用钢钗的姿势,铲道碴的角度,多次作示范演示,手把手地教,我终于掌握了整道床的技巧。在此之后,我整道床、砸洋稿捣固、起道、拨道、浆砌、护坡等样样都能干。在实践中学到和掌握了铁路上部和下部、轨距、双轨之间高度差、曲线半径、超高和反超高、大腰、小腰、接头、三角坑等养路工作的基本知识,为我后来从事行车、铺架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在工地上作业

养路工属野外作业,顶烈日、冒严寒,工区里的老师傅个个面目黎黑,可见养路工的艰辛;养路工劳动强度大,粮食定量为每月48斤(国家核定一般工种的粮食定量为每月25斤至30斤左右),其足以说明体力劳动的程度。

养路工虽苦亦有乐,苦中有乐,乐在其中。汪家滩工区原来只有十几名老工人,我们三十二名新工人到来后,给这里增添了人气。夜晚、下雨、下雪工休时,新老工人打扑克、下象棋,自得其乐,口琴声、二胡声、笛子声、河南豫剧、山东快书组成了和谐的交响乐,汪家滩上空荡漾着欢声笑语,一扫孤独、荒凉、枯燥、沉闷的气氛。特别是老师傅王福才,他是山东郓城人,和善、儒雅,我们新工人经常三五成群到他房间,席地一围听他说书,只见他笑了笑,清清嗓子,口若悬河地讲起了《水浒传》:山东呼保义及时雨宋江、智多星吴用、托塔天王晁盖、景阳冈吴松打虎、鲁智深桃园寺倒拔垂柳,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单八将齐聚梁山泊,杀富济贫、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他绘声绘色,信口拈来,滔滔不绝,我们听得入神入迷,如痴如醉,仿佛走进了“水浒”时代……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当年的养路工食堂

喝酒划拳也是养路人沟通交流、表情达意、取乐解闷的最简便、最直接的方式。每到月中旬发工资,无论是老工人还是新工人均三三两两、四五成群,上食堂买上两个小菜,一个葱爆肉,拿上一瓶“老白干”或“红粉大粬”,围着自制的活动木板桌,端起酒杯,手一伸:“哥俩好呀,三桃园、四季发财、五魁手呀、六六顺……十全十美”,边喝边划拳,此时个个成了“酒仙”而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露天席地就餐

休大礼拜,对我们而言是最有乐趣、最风光的一天。所以我们新工人最企盼大礼拜。大礼拜就是每两周休息一天,食堂只开两顿饭。到了大礼拜,我们似乎由“第三世界”进入“第一世界”。我们身穿蓝色工作服,佩戴铁路路徽,踏上592次列车,揣着宁国到芜湖的临时定期(一年)橘黄色的铁路免票,周游宣城、湾沚、芜湖。当出站检票时,掏出免票一亮,顺利出站,让其他旅客刮目相看、羡慕不已,登时感到养路工的身份一下跃升,那种优越感与自毫感由然而生。那时心花怒放,激动不已,甭说有多高兴呀,至今还回味无穷呢……

在汪家滩近一年的养路日子里,除了学会和掌握养路工的基本技能外,还临时干过三个月的食堂管理员兼采买,交接时账物相符,分文不差移交给了老管理员。之后一直担任兼职材料员,每月去宁国队部领取材料、工具、物资。在工区保管各类养路工具、机具、物资,每天发放、回收、堆码洋稿、钢钗、起道机、拨道器、撬棍、单轨车、铁锹等,还得上工地干活。此项工作虽然劳累、繁杂,但我一直倾心尽力,认真踏实、任劳任怨地去干,由于工作成绩裴然,受到了老师傅们和新同事的一致认可与称赞。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曾经养护过的铁路

另外,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刚到汪家滩,我曾一度消沉、彷徨,带着郁闷的心情,干什么都不起劲,老师傅的谆谆教导与新同事的帮助是我转变思想认识,干好养路工作的一个重要因素。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无论是在什么恶劣条件下,我一直都没有放弃两个爱好:一是坚持学习,包括练习书法,钻研课本知识、阅读文学作品;二是坚持集邮。可以说,那段时间是知识的海洋与集邮世界的五彩斑斓点亮了我郁闷的心境,又一点一点悄悄润泽着我的心田,让我感觉生活中除了灰暗还有阳光,除了单调枯燥还有绚丽多彩。在不知不觉中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以乐观、豁达的态度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迎接各种挑战。

由于自己勤奋努力、踏实苦干、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工区与直属队领导将我推荐到行车工作岗位。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底,一纸调令结束了我的养路生涯,到第一车务段湾沚车站担任调车员,算是圆了我当初入路时的梦想。

皖赣铁路:难忘的汪家滩往事_工区 养路工的自豪

光阴如逝,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每每回想到汪家滩的那段养路生涯,那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仍然十分感慨。时至今日,在我心灵的深处仍然是那样的清晰、眷念、难忘,同时我发自内心的终生感激那些曾经教导、支持、帮助过我的汪家滩的良师益友

2015.1.28

(作者张光逵系原中铁四局八公司宣城办事处书记、主任,宣州区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兼常务副秘书长)

制作:童达清

标签:故事传记思想工区汪家滩建设工人新线宁国成绩铁路建设养路工刘少养路铁四局教育工作理想新工人老师傅铁路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