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23分类:传统文化浏览:11评论:0


导读:原标题: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一位“好市长”“大同百年以来,最好的市长。”这是一句朴素至极的评价...
原标题: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一位“好市长”

“大同百年以来,最好的市长。”

这是一句朴素至极的评价,来自于大同的一位非常普通的市民,手写在一张简陋的请愿布条上。一个“好”字,说不出太伟大的丰功伟绩,道不尽太曲折的“建城”之路,但却实实在在地表达了一位市民对一位市长的真实感受,一种无法用言语深刻表达的感激,一种无法用词语完全称赞的敬佩。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耿彦波,当代中国好市长。

一市之市长和普通一市民,似乎本应该不会有太多接触,但是耿彦波不一样。

他常出现在工地现场,衣着普通,鞋子经常带着干了之后又黏上去一层的泥浆。他高高的身体,但却单薄瘦削,有些佝偻。他走路有些不自然,但是他步伐却丝毫不迟滞,异常坚定。

他说着一口让当地人熟悉的山西话,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在那个时候是完全能够震荡人的思想的。

他对市民和颜悦色,对上访的人员亲自接待,事事落实,对偷工减料、延误工期的开发商和只找借口不办实事儿的干部严词厉色,果断处置,不留情面;

他既能够高屋建瓴,对城市建设有思想有胆量,大刀阔斧,真抓实干,又能够十分注重文化建设,竭力保护文物;

他面对诸多责难、不解和谩骂,都能够不皱一下眉头,手腕强硬,目标坚定,但是当“事业未竟”而匆匆离任时,却泪流满面,心乱如麻……

一个人,从灵石县到榆次区,再到大同市、太原市,从王家大院,到榆次老城,再到“一轴双城,天下大同”,还有太原的修中环、建高架,他从来没有停歇过自己的脚步。

他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路,用平凡的身躯,为城市留千年之功,这,是为百姓。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展开全文

再造王家大院

中国的城市建设,特别是旧城改造,都非常艰难。单单文化保护、人民安置、开发商利益、财政支出等方面,就够每个人头疼。做面子工程容易,可真是要做造福当地的工程,却是难上加难。

这向来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可耿彦波,他是个“疯子”。

初到灵石县,他就拿出全县财政收入的一半,去修一处既破又烂的旧大院,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财政收入本不多,用钱的地方却很多,各部门不愿意。百姓更不愿意,钱不拿来“干实事儿”,竟瞎折腾。

山里人,什么话都能骂得出来,粗鄙之语,恶毒诅咒,张口就来。但是,耿彦波就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仅要斥巨资修王家大院,还要拆了整个灵石县城。

灵石县的百姓不答应了,投诉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其实,他明白,这里面不仅是有不明白他的理念的老百姓,更有被他碰触了痛楚的既得利益者。可是,他怎么会就此退却。

于是,他一边全力规划,指挥城建工程,一边,绞尽脑汁,应付百姓的上访。

我们无法想象,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要怎样束手束脚。这不仅是现实中阻力,也是心灵上的委屈难以言说,明明绝不是为了自己,明明是为了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地阻止我?

我们终究不是耿彦波,他既然能够以超出时代太远的理念来改造城市,就能够有常人不可及的心理建设和韧劲。

就这样顶着压力干了几年,王家大院彻底变了样。从前那个破烂的院子,成了一组极具特色的民居建筑群,成了一座艺术博物馆

“五岳回来不看山,王家回来不看院”,它成了灵石的标志,不仅重现了王家的旺族风貌,留住了历史,更带来了每年几千万的净收入。

所有人开始服气了,赞美了,“燕冀之御、秦蜀之经”重新焕发了生机,可是,耿彦波却悄悄走了。

王家大院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耿拆拆”到了榆次

在离开灵石的时候,耿彦波的规划还没有完全实现,王家大院也还没有完全发挥它的价值。当然,有些人对他的恨意,也从来没有停止,有人在天石城大门口摆了三个花圈,来给耿彦波送行。

其实,这也是无能之辈的可笑之事。真正的勇士,是能够面对淋漓的鲜血的,又何惧这点小把戏。于是,背负“恶名”,“耿拆拆”到了榆次。

榆次,拥有两千年的建城历史,遍地都是遗迹。但是,年代够久了,也遍地都是破烂不堪。最需要,就是要修路。

有了灵石的实践总结的经验,耿彦波的胆量更胜,规划也更大胆,当然,也更有操作性。他清楚地明白榆次的优势,那一条条老街老巷,那一座座明清阁楼,这里的城隍庙,那里的文曲楼……

这是榆次以前的地标,要把他们串联起来,打造新的榆次古城。

所以,就要有良好的交通条件。为此,他几乎把整个榆次翻了个底儿朝天,更是不顾人们的诧异和反对,炸掉了当时的榆次地标“凌云大厦”。

“耿拆拆”果然名不虚传。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耿彦波顶住了所有人的不解和谩骂,用铁腕和智慧,在榆次城内进行翻天覆地地改造建设,财政缺钱,他就用市场运筹的办法,一边修路一边卖铺搞开发,不仅修路钱有了,还增加了收入,更给当地留下了一条繁华的街道。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喊文化创城,发展文化产业。可是20年前,耿彦波,就眼光独到,发现了这一方向,而且已经有了一套方法,去实践文化与经济并行发展。

路宽了,漂亮了,他又着手进行拆迁移民,在他的大力推进下,占地100万平米的中国汉民族建筑群,出现在了人们面前。沉睡千年的古城复苏,蓬勃的生命力,给了榆次人民幸福,也给了榆次城希望。

当然,大刀阔斧的规划,不可避免地给很多人带来困扰和损失,看到了榆次大改观的人们,称赞耿彦波是个好折腾能折腾的官,在整个变革中受到损失的人,却大骂耿彦波的“独断专权”,好大喜功,到哪儿拆哪儿。

耿彦波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了。壮志未酬,他又一次被调离了榆次。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一轴两城 天下大同”

耿彦波是“大同模式”的缔造者和传播者,这成为后来人学习的典范。是耿彦波用尽全力,走出的实践之路。

从灵石和榆次的两次“建城”中,他有个明显的体会,就是时间不够。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就只能离开了,空留下遗憾。

于是,他指着讲条件的干部“那是你没有能力,趁早离职,换人来做”,于是,他非常不满地对着推延工期的开发商“这是钱的问题吗?是你们的问题,怎么可能再给你们机会”,他手指着工程队“这里哪有一点水泥,你小子在这糊弄谁,换人做”……

当记者问他“你可以怀柔点,不能总是这么硬”。他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兵”,“我在这里的时间还有多少,时间等不及了”。如他所说:大同只有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这不是眼前能看到的利益得失,这是受益百年的利好工程。

当时的大同,有一位法国人评价“这里有伟大的文化,却是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

耿彦波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耿彦波费尽周折,解决了资金问题。他的目标很明确,重现大同的文化辉煌,要清空旧城,拆掉城中村,重建城墙。

他每天4点起床,亲自下工地督促工程,亲自到一线,解决拆迁中遇到的苦难,亲自到安置房,慰问人们,亲自进京,当面接收文物局的慰问……

事事亲力亲为,要夫人追到会议上把他堵回家,他才能休息一会儿。

拆迁需要钱,耿彦波的方法是先让开发商点钱开发新楼盘,同时进行老城区拆迁,新楼房建好后补贴给老城区市民,老城区拆出来的地补贴给开发商。一轴双城,一边拆,一边建,齐头并进,一举两得。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从纪录片《中国市长》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确实在这种变革中受到损失,很多人也并不理解他的行为,但是,更多人,看到了耿彦波忙碌的身影,看到了大同古城一点点给大同带回了往日的荣光,看到了这位市长“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担当。

在大同5年,旧城换新颜,环境变好了,和阳门修复了,但是,一纸调令,又把耿彦波调离了大同。人们就在新建的和阳门那里,举着横幅,大喊“耿市长,请你回来”,“耿市长,大同需要你”。

那一刻,坐在离别的车里的耿彦波,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他舍不得厚道的大同人,他舍不得那未完成的大同城。

耿彦波

耿彦波: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再回太原

在到大同上任前,耿彦波先到了太原任职,初到任,就建了两座立交桥,大同离任后,耿彦波又回到了太原,在这里,耿彦波依然继续着自己的“建城”事业,建城,是为了人民。

“我对升官发财不痴迷,我只想做些事情。”

耿彦波的内心是清明如初的。他有着非凡的才能,有着撑船的度量,有着过人的胆识。他拼上了自己的一切,只是为了一座座城市的梦想,为了百姓的生活。

一个人,三座城,他要自己承认多大的压力,才能完成这一项项丰功伟业。而且这些压力,不是上级给的,不是百姓给的,完全,是他自己给自己施压。

时时在想,那个用着翻盖手机,一根弹簧式的单耳的耳机,给妻子打电话时轻声细语的耿彦波,他坐在颠簸的车上,手里拿着妻子送他的保温杯。妻子强迫他每天必须喝三杯茶水。那时候,他眼睛里笑意浓浓,心里一定暖洋洋的。

而现在,经过时间的验证,人们理解了他,人们只希望,这位中国好市长,能够身体健康,能够感受大家对他的感激,只希望,他不再那么劳累,心里一直暖洋洋的。

标签:耿彦波榆次老城灵石县王家大院建设百姓市民城市所有人事情故事传记大同灵石


欢迎 发表评论:

传统文化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