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曾在世上走一回 ——读许松华小说《你看见我了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5分类:文艺创作浏览:11评论:0


导读:原标题:曾在世上走一回——读许松华小说《你看见我了吗》许松华短篇小说《你看见我了吗》(原载《躬耕》2020年11期)塑造...
原标题:曾在世上走一回 ——读许松华小说《你看见我了吗

许松华短篇小说《你看见我了吗》(原载《躬耕》2020年11期)塑造了一个普通人物来春的形象。来春一生最卑微、最可怜的愿望,是向世人证明自己曾经活过,曾在世界走一回。

来春是个纯乎其纯的好人,他一生的命运似乎只为服伺他人。他无底线地为学校教师和教师的孩子服务,结果收获的是轻贱;他无底线地为学生服务,结果收获的是嘲弄和欺凌。他无微不至地为病中的爷爷和妻子服务,为子女服务,是个好孙子,好丈夫,好爸爸,唯独没有他自己。他尽职尽责地给道士打工,最后终于得到自己最恰当的命运归宿:成为剧组全体演员的跑龙套、服务员,并且在这种命运中“报销”了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可怕的是,他骨子里似乎带着与生俱来的依从性和软弱性,这种依从性绑架了他,让他心甘情愿的把自己送上祭台。仔细剖析,来春身上的依从和软弱性不乏世俗的道德成份,来春不加分辨地全盘接受了这种道德规范,甚至在别人手撕了他的羊和侵占他的田时,也不愿与对方“红脸”。——他差不多成了一个“好人控“。

来春被生活挤兑得完全没有了自我。细到技微末节,来春怕鱼腥,可是为了妻子和子女,他不得不养鱼杀鱼;他怕猫,可是为了妻子和儿子,他不得不与猫奋战苦斗。他是妻子手里的陀螺,是别人唯唯诺诺的配角,是生活的跑龙套者。他活了一生,就像没有活过。最后,他醒悟到这一点,希望为自己活一回,希望让别人知道自己曾经在这世界上存在过,他费尽周折找到了一个当配角演员的差事。可是这个群众演员的戏很少,更可怜的是,他在演这一两个极少的镜头中丧命。换言之,他想活出自己,想让世人看到他,却没有能够活出自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来春的希望最终破灭。——一个人,在这世上走一回,却无人知晓,完全没有人关注过他。除了来春自己,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也应该找找原因?

长期处于被忽视、被轻贱的社会地位,使来春身上烙印着挥之不去的自轻自贱,抹不去的刻入骨子里的自卑。在一方权威杨开家里,他不自觉的躲到有身份人的背后;他跟有头有脸的人坐一个桌子上吃饭,感到刀割似的难受。在他的女儿出嫁时,作为亲家翁,他本该坐上首,结果他谦逊地折腾来折腾去,连自己也没意识到,他竟然宿命般鬼使神差地坐在下首。——是谁,让他变成这样?

然而,从传统道德标准来看,来春近乎一个完人,至少他自己看来,他是个温文尔雅、克勤克俭、任劳任怨的道德高尚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有文化、守纪律、靠劳动养活自己的公民,是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应该受到他人和社会尊重。但是,在杨开家里,他上了生动的一课:他带的礼物多一点,杨开对他的尊重就多一分。原来世俗尊重的不是你的人品和人格,而是你的地位和财富。特别是在他无意中听到杨开评价他是一个没用的人时,他的价值体系完全崩溃了,他几乎站立不住,最后在妻子坟头嚎啕大哭,除了自怜自悲,他又能怎么办呢?转而,他只求最后一个人生目标:让别人知道自己曾经在世上活过。可是这一点希望也未能实现:他出境过几个境头,都是观众不注意的几个群众演员,最后拍的镜头还没来得及播出,他就摔死了。——来春终于被彻底挤兑出生活。

小说的最后,杨开的妻子去世,竟然没有人注意到来春没来。来春的下场竟如孔乙己一般,尽管他如此善良,如此温文尔雅,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但是,你可以忽略他,却不可以麻木,因为来春也许就是你。(河南 丹阳/文 )

标签:许松华杨开妻子道德服务生活好人一生命运小说经验教程你看见我了吗克勤克俭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