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5分类:文艺创作浏览:11评论:0


导读:原标题: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2021元旦,一场“2021新年河南文学之夜”活动在松社书店举行。著名作家邵丽在活动中...
原标题: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

2021元旦,一场“2021新年河南文学之夜”活动在松社书店举行。著名作家邵丽在活动中分享了她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金枝》、《黄河故事》及其写作背后的故事。

据了解,邵丽最新长篇小说《金枝》发表于《收获》杂志,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小说描写的是一个家族五代人的故事,当一个男人同时承担起两个家庭的责任时,两个家庭的走向该如何发展、两个家庭的后代又会发生怎样纠葛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故事和时代大变革尽在书中展现。

邵丽透露,《金枝》这篇小说,她最早所设计的名字叫做“阶级”,“一个家族内部就是一种阶级,这五代人跨越100年的中国历史,反映了一个宏大的中国叙事。”邵丽说。

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谈到写《黄河故事》的初衷时,邵丽提到写在该书开篇前的一段话:“看见最卑微的人的梦想之光,我觉得是一个作家的职责所在。往大里说,其实是一种使命,毕竟如果没有足够的慈悲和耐心,那梦想之光是很难发现的。我斗胆说,那种光芒唯其卑微,才更纯粹更纯洁。”

2020年疫情期间,邵丽连续创作两部长篇小说,而这种“井喷式”的创作在邵丽的写作生涯中不是第一次出现。邵丽的第一篇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写于1999年,从1999年到2000年,她曾连续写下100万字,是非常高产的一段时期。邵丽说:“从一开始,作家的能量就注定了他的高度。”在政务上,邵丽身兼数职,很难抽出大块时间去大量创作作品,而这次疫情居家的机会,让她又一次有了喘息和创作的空间。

“写作已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除了写作,我还能干什么呢?”如果邵丽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焦虑烦心的事情,她也会通过写作来开解,一进入写作的状态,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写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我始终觉得,我最好的作品永远都是下一部。我写作拼的不是青春,而是文化积淀。”邵丽说。

“不管是哪个时代,最能打动人心的,还是写人性的东西。”2004年,邵丽发表了小说《我的生活质量》,讲述来自底层的主人公王祈隆,通过发愤读书,考上大学,毕业分配进了城。他心高志远,却过着落寞孤寂的日子。邵丽在这部作品里通过主人公的工作、情感生活状态,探讨了当代人精神上的困境。十几年过去,邵丽说,那个时候的精神困惑如今依然存在,城市化进程中,总有一些人会面临一些尴尬,可能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后这种尴尬可能会消失。

展开全文

邵丽说,自己的写作一直都很单纯,都是自己内需的一种外延,不太会刻意迎合外部世界。一直以来,邵丽都生活在河南郑州,她说自己是河南人,还是愿意把自己创作的根据地放在河南,如果说换做在北京的话,自己可能会焦虑不安,会有漂着的感觉。

邵丽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那时物质匮乏,“我们的精神生活几乎也是白纸一张。当时家里有一本《本草纲目》,被我们兄弟姊妹翻得稀烂。那时若有可能借到一本书,我们会争相传阅,为了赶时间,晚上还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彻夜地读。”邵丽说,“我的父母都是基层干部,我跟着他们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后来我想,虽然我不能到达远方,但是阅读却可以把我送往远方,阅读是我打开外部世界的唯一方式。”

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为偏科,抵触数学,高中毕业时邵丽只考上了一所财会专科学校。她高中毕业开始写各类文章,包括开始偷偷地写小说,“那个年龄崇拜文学,对所有能写文章的人都看得很神圣。从十七八岁开始写作,到三十多岁进入专业作家队伍,虽然这中间看起来中断了十几年,但是哪种人生都不是虚度的。我在机关公务员岗位上读了很多书,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为专业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算是一个幸运的人,通过写作找到了一条人生成功的路径。也可以说文学让我有了第二种生命,靠着文学铺就的路从一个城市走向另外一个城市,一个国家走向另外一个国家,用文字行走,把自己的路延伸到千里万里。”

小说集《挂职笔记》封底的介绍上写着:是邵丽深入基层生活之后的最新创作成果。这句话让不少熟悉邵丽的读者感到好奇,邵丽到汝南县挂职任县委常委、副县长,从2005年初到2007年底,虽然距今已经超过十年,但挂职的影响依然体现在邵丽的写作中,书中收入的小说是近些年陆续发表的作品。

“我的挂职离真正沉下去还是有相当距离的,不过就我个人感受来说,虽然是浅尝辄止,但也受用终身。”用邵丽自己的话说,挂职对她的创作而言是“颠覆性的”。那段时间前后成为邵丽写作风格的分水岭。

《挂职笔记》是邵丽深入基层生活之后的最新创作成果。在书中,她以沉着的笔调,写出了社会转型时期人们的心态,写出了困惑和焦虑,也写出了长存于世的人性光辉。她的写作并不完全借助于故事变化和情节冲突,而是冷静地使用有节制的笔触,写出人性中的曲折和波澜。

谈及自己的挂职经历和书写乡土文学作品的体会,邵丽说:“写这些小说时,我其实面临着内心的巨大焦虑,就是我的写作要转型。这次下去挂职,给我提供了一个极大的契机,让我看到了文学的本质,那就是要面对现实,面对生活。我重视那种带有泥土气息的原汁原味原生态的语言,当你深入基层,与普通民众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他们的智慧、幽默。在中国,几千年来,苦难都是靠这种智慧和幽默消解的。它无所谓高级或者低级,也无所谓对与错,我们要正视它、重视它,这是我们的文化之根。”

邵丽:“我不是一个技巧型作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当年去汝南时,邵丽正面临着写作转型难题。在2004年创作了《我的生活质量》之后的四五年里,邵丽一直在寻找新的叙述方式,陷入寻求突破自我的焦虑中,那段时间“甚至看到虚构手法的小说会有一种厌恶感”。“终于,生活给我提供了一个极大的契机,让我看到了文学的本质,那就是要面对现实,面对生活。”紧接着,从《人民政府爱人民》《老革命周春江》《挂职笔记》到《刘万福案件》《第四十圈》,打着邵丽新风格烙印的“挂职系列”小说陆续问世。

读过邵丽早期作品的人,会把类似浪漫、唯美这样的字眼贴在上面,然而挂职之后再落笔,邵丽的文字变得踏实了。用非虚构的手法来写小说,加上第一人称叙述,带给读者强烈的真实感,一气呵成。语言平实简单,结构很多也是平铺直叙,但正是因朴素而真实,因真实而动人,邵丽写着得心应手,读者读来酣畅淋漓。

一些作家的小说能挤出水来,而邵丽的作品则密实得浑然一体,有时出版编辑会建议她“密度太大,稀释一点”。外人看来应是长篇的体量,但“急性子”的她仍坚持选择用中篇来表达。邵丽说:“我不是一个技巧型的作家,也不是不注重技巧,而是觉得技巧不能大于作品本身。”当然,有心的读者能从看似简单的文字背后,感受到作者的煞费苦心。

邵丽的写作并不完全借助于故事变化和情节冲突,而是冷静地使用有节制的笔触,写出人性中的曲折和波澜。

邵丽写过许多与女性生活有关的小说,展现女性在转型社会中不同的纠结、矛盾和无奈。获得鲁迅文学奖的《明惠的圣诞》讲述了明惠不甘屈辱最终诀别人世的惨烈故事,但这个悲剧里能感受到作者的顾惜、不平和关爱。邵丽说,她是带着一种悲悯、关爱去写笔下的女性人物的。

邵丽说,现代女人除了工作,还要担负妻子和母亲的角色,确实很累,但她觉得同时所感受到的关爱和快乐也更多。“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做一个女人。”邵丽说,“生活中充满了爱。尽管我并不认为人仅仅是为爱而活着,但我觉得没有爱的生活不能算是有意义的生活,至少我不会为没有爱的生活而写作。”

谈及挂职经历和日常生活分别对创作影响所占到的比重,邵丽不假思索地回答:更大部分还是来自日常生活中的积累,因为作家本身就身处生活之中。

邵丽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她喜欢种花、品茶,家里几乎被布置成了“植物园”。她极少听她谈及创作的甘苦,倒是乐于谈及喜欢烧的某道菜,“似乎一放下手中的笔,她都能干净彻底地从文学的世界中跳脱,一头扎进比小说更加汹涌澎湃、活色生香的生活本身”。

简介:

邵丽,1965年生人,河南周口人。当代著名女作家,现任河南省文联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出版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我的生存质量》等,中篇小说集《挂职笔记》、《糖果》、《礼拜六的快行列车》、《明惠的圣诞》、《北地爱情》、《迷离》等,散文随笔集《物质女人》、《玉碎》、《花间事》等;诗集《细软》、《她说》等。

作品曾多次获得《当代》、《十月》、《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等刊物的文学奖。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质量》入围第七届矛盾文学奖,短篇小说《明惠的圣诞》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来源:大河客户端、大河网、燕赵都市报)

标签:人性作品邵丽生活文学创作技巧长篇小说写作故事小说我的生活质量挂职笔记作家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