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山西十大悲情故事,至少有一半与原平有关系(四)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6分类:传统文化浏览:10评论:0


导读:原标题:山西十大悲情故事,至少有一半与原平有关系(四)长期征稿,附带图片,欢迎原创首发。作者:我为书狂南头村杨家...
原标题:山西十大悲情故事,至少有一半与原平有关系(四)

长期征稿,附带图片,欢迎原创首发。

作者:我为书狂

山西十大悲情故事,至少有一半与原平有关系(四)

南头村杨家祠堂

201896日,微平台《太原道》推送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山西十大悲情故事,山西人一定要了解》。虽说这十大悲情故事,并不完全准确,也不可能真正涵盖了山西历史上著名的悲情故事,但也掀起了一定的阅读热潮。

最近,有人不知为何又翻出这篇旧作,在一些群里和朋友圈里转发,再次引起一些读者的关注。

《原平故事》小编看完这篇作品后,立刻想到一个话题:这十大悲情故事,至少有一半与原平有瓜葛,理应在此为广大读者一一诠释之。

悲情故事六:满门忠烈杨家将

因为出过15个大大小小皇帝,山西太原被冠之以“龙城”的外号。在这15个皇帝中,最后一个是北汉的末代皇帝刘继元。刘继元手下有位叫杨业的大将,为人忠勇,武艺高强,江湖人称“杨无敌”。但是,无敌的杨业终究挡不住历史潮流,就在刘继元献出晋阳城向宋朝称臣之后,杨业依旧在残破的街巷中与宋军肉搏。直到刘继元派出亲信来劝降,杨业大哭之后这才放下武器。

如今的山西代县城里,有一座醒目的钟鼓楼。钟鼓楼上悬挂着两块沧桑的牌匾,一块是“威震三关”,一块是“声闻四达”,说的就是杨家将的事儿。杨业归顺宋朝之后,很受当时的皇帝赵光义的重用,被任命为山西防御契丹的边关大将。杨业一上任,马上在契丹出入的路口修起六个兵寨,并在随后对契丹的战斗中大破敌军。从此,只要杨业镇守,契丹只有望关兴叹,不敢靠近半步。

但皇帝赵光义并不满足。杨业的屡次大胜,让皇帝有了彻底解决契丹的想法。公元986年,宋朝兵分东、西、中三路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北伐。很不幸,东路军刚刚出兵就遭到契丹主力军的迎头痛击,惨败而归。噩耗传到中路军那里,当时就乱了阵脚只有杨业和潘美所率领的西路军势如破竹,接连收复不少失地。但是,随着其他两路军的失利,契丹集中起所有兵马向杨业展开凶猛反扑。敌众我寡之际,为了保护边境居民内撤,杨业与当时的主帅潘美及监军王诜发生了争执。按照杨业的主意,一边派骑兵保护百姓,一边派弓箭手埋伏在契丹必经之地陈家谷,安全撤退应该不是问题。但是,监军王诜否定了他的意见。在王诜看来,你杨业不是号称无敌吗,怎么就不敢和契丹决一死战,是不是有什么小算盘呢。杨业被逼之下,只好率兵出击。临行之前,深知此仗必败的杨业留着眼泪恳求主帅潘美,一定要在陈家谷埋伏弓箭手,一旦兵败,也好在这里射退契丹兵马。但是,杨业万万没有想到,他前脚刚走,潘美就在王诜的威逼下,撤走了埋伏在谷口的弓箭手。

展开全文

军事力量的悬殊,让杨业苦战之后还是难以挽回败势,只好边打边退,到陈家谷时,疲惫不堪的杨业惊讶地发现,谷口空荡荡毫无一人。又是一番苦战之后,杨业受伤坠马,被契丹军擒获。契丹国王一心想收复这位令他既欣赏又恨之入骨的将军,无奈杨业誓死不降,绝食七日后悲壮去世,时年60岁。

杨家将传说中最惨烈的战争莫过于“血战金沙滩”,在这场恶战中,杨家将的七郎八虎中,大郎、二郎、三郎、七郎战死,四郎、八郎被俘,五郎出家,整个一个杨家战死一大半。事实上,杨业有七个儿子,除老七杨延玉随父战死外,其余六个始终都是镇守边关的大将。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后世熟知的杨六郎杨延昭。至于杨宗保和穆桂英两口子,压根就没这回事儿。大概是后世的小说家们为了渲染杨家的忠烈,好心好意编撰出这样让我们明知是假但依然当真的故事来。杨延昭之后,他的儿子杨文广继续承接忠勇遗风,最终死在边关。

杨家三代,生前都是镇守边关的将领。之所以为人怀念,是因为在那些战事不断的动荡岁月里,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带给百姓难得的平静与祥和。为此,无论他们生前遭遇到多少不公与坎坷,在那些平凡的心灵土壤上,却为他们树立起不朽的丰碑。这样用民心树立的丰碑,从来都不会被岁月风化。

杨家将与原平的关系:

太平兴国四年(979)十一月十三日,杨业被任命为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而且“密封囊装,赐予甚重。”这是相当于河东路防守副司令的职务,并驻扎代州前线。从此,杨业担负起了山西防御契丹的重任。

杨业不愧为一代名将。他不负宋太宗的厚望,一个多月时间,在代州一线辽军出入的要道口,修建了五个兵寨,即阳武寨、崞寨、西陉寨、茹越寨、大石寨。随后几年内,又建有楼板寨、土磴寨、石趺寨、雁门寨、瓶形寨、梅回寨、麻谷寨、义兴寨。这十几个军寨堵住了通往契丹蔚、应、寰、朔等州的大小通道45处,形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城寨网。

这十多座军寨中,就有五座在原平境内。

崞寨。《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之二九:“崞寨,在代州,太平兴国四年置。”此寨时为崞县县治所在地,今原平市崞阳镇。

阳武寨。《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之一:“阳武寨,在代州,太平兴国四年建。”《武经总要》前集卷1—7:“阳武寨,有井泉河山,西至楼板寨三十里,北至契丹朔州界,有谷路一,通行人。”《元丰九域志》卷4:崞县有杨武寨。洪武《太原志》:“阳武谷,亦云杀子谷,在(崞县)城西南七十里。”《读史方舆纪要》卷40:“杨武谷,(崞)县西三十里,杨一作羊,或作阳,自昔戌守要地也……刘份曰:代州杨武寨,其北有长城岭,今为杨武峪堡,南至杨武村三十里,西至芦板寨四十里。”

楼板寨。《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之二六:“楼板寨,在代州,太平兴国五年置。”《武经总要》前集卷1—7:“楼板寨,有井泉河山,西至云内寨二十里,北至契丹界。” 《元丰九域志》卷4:代州崞县有楼板寨(一作楼下寨)。洪武《太原志》:“芦板寨,在(崞)县城西南八十里,中有防城,不知何代所筑,有基址存焉。”光绪《代州志》卷4作“芦板口”并云“在崞县西南六十里”。注引明《代州志书》云烽堠:“阳武峪二十里至元周,元周三十里接宁武关之芦板寨。”“元周”,当为“元冈”之误。可见直到明代,这里与阳武寨等仍为边防要塞。

土磴寨。《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之二四:“土磴寨,在代州,太平兴国六年置。”《武经总要》前集卷17“土灯寨,距河五里,西至石趺寨三十里,北至契丹寰州界,有谷路三,皆通行人。”此“灯”为“磴”之误刊。《元丰九域志》卷4代州崞县有土磴寨。光绪《代州志》卷4引《通志》:“土磴寨也,在崞县北七十里,直至雁门所三十里。”土磴寨,一说为原平西部山区的盘道梁;一说为今土屯寨村。按古籍中的描述,应为土屯寨村。

石趺寨。《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之二五:“石趺寨,在代州,太平兴国六年置。”《武经总要》前集:“石跌寨,西至阳武寨二十里,北至契丹朔州界,有谷路一,可阔十步。”“跌”为“趺”之误刊。《元丰九域志》卷4代州崞县有石趺寨。洪武《太原志》:“石佛谷,去(崞)县西三十里,北接朔州境,其形窄狭,元末用石塞其口。”《读史方舆纪要》卷40“石峡寨,在(崞)县东北,今为石峡口堡。与杨方堡相近,即雕窠梁堡也。”石趺即石佛或石峡,今作石匣口。

杨延昭继承父志,也在原平留有防守御敌的遗迹多处,史志多有记载。

《山西通志》卷60“杨六郎寨,在阳武峪,即杨延昭驻兵地。”“焦赞寨,在元冈口南十里,亦延昭部将。”“孟良城,在元冈口,延部将,址存。

乾隆《代州志》:“崞县阳武堡,有杨六郎寨。宋都巡检使杨延昭守阳武峪,骁勇善战,辽人惮之。时部将孟良、焦赞同守焉。

《宁武府志》:“阳武峪,在宁武东南八十里,属崞县地。有杨六郎寨,秦太子扶苏尝军于此,故有太子岩。宋太宗时,都巡检使杨延昭骁勇善战,守阳武峪,契丹畏之,不敢犯。延昭,杨业之子也。延昭有部将孟良、焦赞同守。今元岗口有孟良城,遗址尚存,其南十里有焦赞寨。

《乾隆一统志》:“忻州西北七十里有孟良城。”《崞县志》也载:“宋都巡检使杨延昭扼守阳武峪,骁勇善战,辽人惮亡。时部将孟良、焦赞守焉。

在清代武访畴编写的《武氏家谱》中,有关于杨六郎寨的记载文字,为我们提供了其确切地址。

这段茔图小序由武氏家族中的武焘撰写,文字精练,叙述清楚:

“塞沟者,宋杨家之营寨也。宋时,阳武险隘,因设营垒以戌,至今石门犹在,荒城半存,确可而据,则其护卫之周密谨严无庸赘序。尤其者,所结晕穴,形如半壁,周围旋绕直等墙垣,而明堂有纱帽之象,故地名纱帽翅。

End

联系微信aiqinhai589

标签:原平杨业故事契丹山西杨家将皇帝潘美刘继元关系代州崞县杨延昭


欢迎 发表评论:

传统文化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