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09分类:文艺创作浏览:6评论:0


导读:原标题: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冯骥才说过,美的反义词不是丑,而是俗。丑了,尚且有变美...
原标题: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

冯骥才说过,美的反义词不是丑,而是俗

丑了,尚且有变美的时候与机会,而俗,却是很难改变的。因此艺术家们第一要紧的,是不能流俗。这个观点贯彻他一生的文学作品,就比如他最出名的短篇小说——《俗世奇人》,说的就是生活在俗世中的“不俗之人”。

由此可见,在冯骥才的观点里,庸俗正是毁了艺术家的第一大敌人。他思考良久,写下了这本书,《艺术家们》。用一个普通的名字,为人们画下了一曲那个时代艺术家们的生活画卷。

《俗世奇人新篇》之《黑头》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作者简介

冯骥才出生1942年,作为鲁迅文学奖的获奖者,他的文学造诣自然不必多说。只是人们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当代著名的作家,竟然不是文学专业,或者相关专业出身,而是看起来与文学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的绘画。

是的,冯骥才主要研究南宋的小青绿山水。随后才走上了文学的道路。不过对于艺术来讲,这两样也大体相同,古时候那么多文人墨客不都是极擅长诗画的么。

况且,学习绘画后,冯骥才的作品中处处透露着画家的气息,他的小说极富有画面感,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用两支笔写作的作家,一支钢笔,一支画笔。描写虽多但并不华丽,下笔精准,平白朴素,倒是有几分国画中白描的意境。

冯骥才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虽然是这样,但他的小说,散文却并不无聊,其中有趣丰富的细节描写,更是让人读起来趣味盎然。

他这一生经历了无数的波澜,作为艺术创作者,还经历了艺术创作者们最不愿提起的“十年动荡”。

但他文风并没有因此变得沉郁顿挫,相反却一直细腻,浪漫,富有诗韵,这并不多见。或许是这人生起起伏伏给他留下了太多思考,才让他得以在人生迟暮,古稀之年,又提笔写出了这本《艺术家们》。

为了自己的人生,为了所有艺术家的人生写下了一个“俗气”又“不俗”的故事。

冯骥才《艺术家们》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艺术家们的人生

说这个故事俗气,俗就俗在他讲了一个每天都发生在俗世的事情。主人公楚云天的画作被人所赏识,因此他一夜之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画坛名人,所以他不得不开始组织演讲,替人家写序题字,颁奖剪彩。

这里面的每一件事情都与艺术无关,但这里面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艺术的“影响力”所带给他的。而楚云天最后也发现,这样的生活与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驰,所以拒绝了这些活动,回归到了艺术的怀抱。

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千百年来我们已经见过了无数。但不俗的是,冯骥才跳脱出了艺术形式的限制,不谈音乐,不谈雕塑,不谈文学,读到最后,你甚至发现他谈的不是主人公最擅长的绘画。

他所谈论的是跳脱出艺术形式的更高层次,他谈论的是精神,是内核,是艺术最纯粹的本真。

冯骥才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该怎么形容上世纪七十年代呢?那个时代,一切都是年轻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世界属于年轻人,所以年轻人也从不辜负世界。他们乐意折腾,满脑子新奇想法,热爱艺术,但从来不会苛责别人的爱好。

所以这样的包容与热爱,使得楚云天与自己的好友洛夫、罗潜一起,共同组成了艺术三剑客。他们是草根艺术家,是精神上的贵族。他们向那些民国大师一样,定期举办“艺术沙龙”,聊艺术,聊人生,听的是柴可夫斯基,谈的是梵高、安格尔。

三个人各自的侧重点不同,各自的爱好不同,却能够自发地凑在一起,共同感受艺术的魅力。虽然这个时候三剑客一无所有,但他们每个人都十分富足,他们每个人都是艺术家。所以他们是艺术家们。

这可真是浪漫至死的艺术,纯粹到让人羡慕,让人不忍打扰。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当楚云天以艺术家的名号,被这些俗事困扰的时候,他当真还算个艺术家吗?至少在作者看来,不是的。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三剑客长大后,熬过了天翻地覆的时代,却没办法承受新时代浪潮的拍打。楚云天坚持着自己的艺术,他有意与俗世拉开距离,但却在成名后不可避免地被这些俗世所禁锢;洛夫才华横溢,在新时代如鱼得水,是时代风格的弄潮儿,却无可奈何地被时代绑架,无法回到自己的初衷;罗潜也想坚持自己的理想,却迫于生计开了个街边画廊,不得不画一些市场喜欢的插画来卖钱维持生计。

罗潜这个角色,应当是读者最有共鸣的一个角色,我们或许不曾有过楚云天,洛夫那样傲人的才华,但我们一定都曾经像罗潜那样,执著地有过梦想,因为在其中的小成就而满心欢喜。

但最终,我们还是不得不以自己的生计为先,从事一份份自己曾经厌恶的工作,成为自己所厌恶的人,罗潜也是。当他说起:“远离市场可以,前提是不缺钱用。为了生存,或生活得好一些,最终还得服从市场。”

这句话的时候,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放弃梦想的无奈宣言。

冯骥才《艺术家们》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艺术家的明天

人人都从浪漫至极的“艺术家”的故事,掉入了现实里,故事充满了沮丧,但也有阳光

正如楚云天幡然醒悟,不再为了世俗而奔波,逃离这些琐事,醉心于艺术;正如高宇奇遁入太行山,起稿无数遍,只为了画好一副作品;正如嗜酒如命的易了然,不问市场,将价值千金的作品毫不可惜地赠给朋友。

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看起来作者十分偏爱的高宇奇死了。以楚云天的视角,我们所有人参与了这场对艺术家的吊唁与送别。站在山雾迷蒙处,楚云天在看,在思考。天地之大,山河辽阔,竟容不下一个艺术家纯粹的灵魂。

我们悲痛于高宇奇的去世,却又敬佩于他对艺术的纯粹。纯粹的东西,总是易碎。所以高宇奇的死亡退场,也不算是难以预料的结局。

冯骥才先生在新书的访谈上曾经说,自己的本意还是不忍心让楚云天就此被俗世压垮,泯然众人,他知道明天会来,所以给主角也留了明天。而给他带来明天的隋意,却在今夜离他而去。

在经历白夜事件后,隋意心灰意冷地离开,这让楚云天的爱情协奏曲戛然而止。哦,只有这个时候,楚云天才真正明白自己追求的浪漫有多么可笑。是对浪漫的追求绑架了他,让他没有办法,看清眼前人了。

冯骥才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他哪里是要什么浪漫,不过是一场邂逅的狂欢。由来,每个人不都是沉溺于这样的狂欢。但通宵达旦的狂欢,总是带来明天的一地狼藉。现在的他,就仿佛宿醉过后,一无所有的流浪汉。

混沌的楚云天,清醒的作者。

书中人哑然,书外人长叹。很多事情总得是离别来得让人记忆深刻。你看,你自以为的爱情,其实是轻浮、物质、欲望、金钱的集合体。你看,你一心追求真正的爱情,到最后弄丢的,才是真的爱情。

最终山穷水尽处,峰回路转,隋意坐在楚云天面前。

她说,她带回了昨天的楚云天。

楚云天说,她带来了明天的自己。

隋意给了楚云天一个明天,作者给了楚云天一个明天。

这一处的文字,仿佛山岚氤氲,朦朦胧胧的。但细想或许是刻意而为罢。人生的由来,结尾,关键处,总是看不清的。我们站在艺术中,看不清俗世;我们站在尘世中,看不清自己。极致地清醒总是不存在于人生中间的,我们的人生旅途,不正是一直在寻找自己吗?

冯骥才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尾声

总有人批评冯骥才先生的这部小说,太过于理想主义。然而曾经有大师说过,一流的小说,情节只是骨架,总有些风景是不在骨架的。如果以情节胁迫作家,那么一众优秀的小说家,都要被逐出门外了。

回看冯骥才先生所言,先生手中的哪里是钢笔与画笔,一笔带你画出世间浪漫,一笔带你剖开内心的真实。两支笔一同描绘,从一个墨点,撬开整个艺术之门。

时代在变,人也在变,但艺术家们不变。他们总是有着为艺术献身的品格,时刻愿意为自己的理想殉道。就像是高宇奇,屈放歌,易了然等等。他们能够在时代的变化中,始终坚持本心,不敢轻怠了艺术,所以高宇奇愿意五六年,潜心描绘一幅作品。

冯骥才

冯骥才:一群才气纵横的艺术家,却被庸俗的价值观打败、毁灭了_罗潜

他们何尝不知道世事艰辛,以艺术家的敏感纤细,总会被这个世界所伤,只是他们并不在乎。哪怕赤脚行走在铺满沙砾的道路上,也愿意放声高歌,去舞出自己生命的乐章。

所以说他们总在人们的眼中,是疯子,是天才,是上帝,是儿童,但他们各个儿又值得敬佩,值得赞赏,值得我们用世界的美好宽待他们。这就是艺术家,这就是冯骥才先生眼中的艺术家们该有的样子。

标签:冯骥才艺术价值观罗潜云天时代故事洛夫文学时候故事传记楚云天高宇奇艺术家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