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0分类:活动资讯浏览:7评论:0


导读:原标题:宁杭角逐,皖南醒来朱跃武《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第861期一、南京和‍杭州,圈出来的角力南京,杭州,同列中国...
原标题:宁杭角逐,皖南醒来

朱跃武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第861期

一、南京和‍杭州,圈出来的角力

南京,杭州,同列中国六大古都、新一线城市、万亿俱乐部成员,均是省会和副省级城市,时下发展强劲,已圈群发展。

两城共同点太多,又同属长三角,距离不远,各自都市圈皆已携手皖南,近年来,两者间的竞争话题不绝于耳。

先是南京在本世纪初持续发力,2005年成为中国大陆第6个(列京津沪穗深之后)开通地铁城市,同年举办全运会,此后亚青会、青奥会等重大国际活动轮番上演,光芒耀眼,一时无双,且2014年GDP超越无锡,摆脱苏小三标签。

不可忽视的是:南京还在两岸交往、国家统一中地位独特,形象夺目,民国文化也让南京拥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然而南京面积小于杭州与合肥,南北瘦长,东向受苏锡压制和上海的吸附,存在感很弱,2018年更被高层点名首位度不高;另一方面,近年合肥都市圈对南京形成了反制,三分巢湖,迟滞了南京都市圈的西向发展,因此南京更迫切要跨区域协同发展。

好在早在2001年南京都市圈正式成立,苏皖6市,一体发展,时至今日南京都市圈已收苏皖8城,苏皖各半,影响安徽可见一斑,“徽京”日益坐实,并经皖南直抵杭州临安区,隔皖省界与杭州都市圈并驱争先。

小家碧玉般的杭州起步稍晚,但是势头更猛,2012年进入地铁时代,城市空间集聚和辐射层级显著提升,以阿里巴巴、网易、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席卷天下,与西湖、京杭运河共铸杭州名片。

而2016年G20峰会让杭州首次成为全球政经焦点,火箭般的加速度助推杭州的知名度和竞争力空前上扬,加上大杭州湾和2022年亚运会的机遇叠加,还有2019年良渚遗址必将拼下世界文化遗产,杭州似有挑战上海的冲动。

其实,杭州也是四面埋伏,上海、苏锡常和宁波三大都市圈从东北、北部和东部挤压杭州,上海全球卓越城市的雄心开始南侵杭州的势力范围,宁波也与上海暗通款曲,有力挑战杭州,而南、西两个方向生态压力巨大,如何拓展空间,整合资源,为拥江发展,持续创新获得未来动力?

然而,人间天堂得天佑,杭嘉湖绍,自古同体,2007年结伴杭州都市圈,2018年首次扩容,黄山入圈,由此掣肘南京都市圈南扩,杭州蝶变力强势聚合,且正向南京都市圈的宣城暗送秋波,意欲虎口分食。

至此,南京都市圈和杭州都市圈正式“兵戎相见”,宣城和黄山所在的皖南成了宁杭两圈的角力主战场。

二、清‍雅与沉默,如此皖南

皖南,中国东南的清雅之地。

因长江、茅山、天目山、黄山余脉四周围合,相对封闭,而自成一域。

皖南腹地,九华、黄山、天目,三山并峙,新安水居南、大江东去北隔皖中,其间溪流、山峰、洞穴密布,山间水畔镶嵌着平原、谷地,如此清新世外,土著山越人一直安居乐业,延至三国东吴。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皖南山川人文略图(朱跃武制)

山越人时代,皖南诞生了鸠兹(今芜湖东)、爰陵/宛陵(今宣城)、宣城(今南陵青弋江镇)、歙、黟等较大的城市,开启了地域人文渊薮。

秦汉至北宋,宣城(汉丹阳郡、唐宋宣州)独领皖南,风骚千年,汉唐时期更是成就了彼时中国南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城市,奠定了“宣城文化”的根基和骨架,同时唐代池州地域文化也有不俗表现。

及至宋元,徽州商人登上历史舞台,筚路蓝缕,砥砺前行,徽州开始崛起;而以宣城梅尧臣为首的皖南本土文化群体不断涌现,且政治地位高端稳定,此时宣徽平分秋色。

明清时代,先是徽商称雄,创造了影响东亚的“徽(州)文化”,跻身中国三大地域文化;而后芜湖生产力和经济力不断蓄力,加之清末开埠,荣列中国“四大米市”,成为全国知名工商业城市。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历史至此,农耕时代的皖南,表现可圈可点,一个“徽”字,极赞皖南。

20世纪中后期开始,相比周边,尤其是江浙沪,皖南衰相渐显。

以工业化推动城镇化,带动区域总体发展的模式,除芜湖、马鞍山、铜陵少数节点外,整体皖南极不适应,成绩不佳,虽然不断向东学习,东向发展,然与邻近的苏浙沪渐行渐远,地域自尊和自信日益下降,皖南沉默了。

三、皖南‍,不晚,也不难

1979年,邓小平视察徽州,指出:“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这是着眼皖南实际的非工业化发展思考,是对皖南资源禀赋的科学审视和价值实现的前瞻论断。

皖南全境山区约占8成,其余为沿江平原和山间小盆地,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星罗棋布,密度极高,南漪湖、升金湖、牯牛降、扬子鳄、新安江都是极品的自然馈赠。

山水胜境,必然人文昌盛,自春秋战国以来,宣城、徽州、芜湖相继扛旗,留下了皖南古民居、宣纸制作技艺为代表的世界文化遗产,宣文房、徽商帮、池佛教、芜工商、铜冶炼、马凌家滩都是熠熠生辉的文明范本。

新世纪以来,传统皖南,动静不小,皖江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相继升为国家战略;合福、宁宜、黄杭三高铁融入国家高铁网,商合杭、宣绩、池黄、宣镇、昌景黄等高铁和芜宣机场正在建设;尤其是皖南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北拓,芜马铜均实现跨江发展,这是适应开放的市场经济区划的应变。

皖南崛起,已苦练内功,静待时变,为时不晚。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皖南与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态势图(朱跃武制)

置身长三角的皖南,新时代的区域价值和能量不断凸显。

对于宁杭,包括上海,皖南有四大价值:

一是生态屏障和生存保障。一域绿水青山,是后工业化时代宁杭地区持续发展的新动能和新安全。

二是文化借力和文旅联合。黄杭系于新安水,融合千年,高举文旅大旗的杭州急需名山支持,名水联通;而皖南与南京曾有南直隶和江南省的一体过往,也是民国南京显贵的休闲度假地。以此强化文化协调和人文认同,提升区域文化圈内涵,将是一体发展的技高一筹。

三是资源、市场和人口的储备地。皖南面积3.6万平方千米,总人口超过1400万,两大都市圈通过吸纳皖南的资源、人口,占领市场,是撬动省外力量,明确层级,协调发展,收获共赢共荣的一举两得。

四是宁杭角逐长三角,进军中西部,参与长江经济带的堡垒。

毕竟宁杭相对武汉、郑州而言略偏东南,尤其是杭州,东向空间有限,而南京虽然较杭州偏西,然其东部城市纷纷向沪,机会不多。宁杭必须重视皖南。

第十座国家中心城市仍然盖头未揭,南京和杭州机会尚存,必然期待愈炽。哪座城市可以掌控和影响的空间越大,当然入选的可能就越大。可以说,宁杭及其都市圈竞争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皖南的互动程度。

被需要是一种幸福和机遇,皖南崛起,并不困难。

四、激活‍与质变

宁杭向安徽,特别是向皖南的示好和拓展,客观上是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向西迅速发展,并承担长三角城市群重任的需要,有利于加快安徽部分的发展,尤其对与周边分工合作将起到积极作用。

皖南可谓左右逢源,首当其冲,于此,皖南跃动与振兴就不再是战略难题,方向已明,形势紧迫,如何将宁杭两大都市圈竞争的利好转好实际的发展动能?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首先,内部整合、发出统一有力的皖南声音,通过创新实现资源赋能和发展逆袭。

两大都市圈扩容发展,是整合区域资源、实现自身发展的战略考量,其外部效益是带动皖南的发展,那么皖南各城市能级较弱,单个城市无法与宁杭平起平坐,需内部协同,一体整合对外博弈,因此,皖南需在安徽省的指导下,在一体对外方面实现突破,如借鉴“嘉兴长三角一体化办公室”,成立“皖南协同联合体”。

此外进一步适时优化皖南部分城市的行政区划,谋划铜池合并,东至划入安庆,宣城增设市辖区、休宁撤县设区,芜马合并,优化皖南空间和资源价值的发挥。

后发地区要想崛起,不能亦步亦趋,非壮士断腕,突破逆袭不足以成事。

皖南除实现内部一体化联动,区划调整外,还要研磨轧碎对G60科创走廊的价值获取,实现芜湖、宣城及合肥与沪苏杭的互补发展,状大长三角和G60科创走廊的安徽存在感和影响力。

宣城作为宁杭两大都市圈角逐的战场,杭州都市圈将西向防御转为进攻拓展,南京都市圈也必将应对固守,强化与宣城合作,那么可考虑将现有的苏皖合作示范区升级为苏浙皖省际合作示范区。

黄山可在旅游创新上有所动作,谋划中国世界遗产国际旅游特区,借力世界旅游联盟(总部杭州),与杭州联合策划“世界遗产旅游峰会”并永驻黄山,推动黄山旅游联动国际性的会议会展,让黄山旅游有面子更有里子。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皖南廊道化发展图(朱跃武制)

其次完善交通对接、内畅外联,重视廊道化发展,加快要素流动。

南京和杭州都可分别从两个廊道拓展皖南,南京以宁芜池线和宁宣黄线南进皖南;而杭州则沿杭宣芜线、杭黄线西入皖南,因此需加快推进省际断头路,加快相关高铁、城际的建设,尤其是G60科创走廊即(沪)杭湖宣芜廊道。

反观皖南内部,南北分割,东西绕行,联系不畅,东部宣城一直是皖南腹地的重要交通节点,既有铜黄公铁不能扭转现状。未来需强力推进贯穿皖南腹地的高铁、城际和高速公路建设,打破一体化的交通瓶颈。

如此内接外联,对外充分发挥进军中西部的堡垒作用,对内促进要素流动和市场联系,加快宁皖(南)廊道和杭皖(南)廊道的发展,形成皖南经济社会主动脉。需要提出的是皖南自然生态和城镇化特点不适合面状发展,尤其是黄山,这或许是黄山未纳入长三角的考量之一。当然接续扬子江城市绵延带的皖江南岸廊道空间已有不错的基础应强化。

尤其是作为皖南内外重要节点的宣城,将是安徽最后一个通高铁的省辖市市区城市,更要加快宣城综合交通枢纽的规划规划建设,改变合芜宣湖杭(沪)不强健、不紧密的现状,借助G60科创走廊国家战略,彻底治愈长三角西部腰线不强的顽疾。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再次要分析宁杭发展方向,寻找皖南机遇,提升各城市的吸引力和竞争力。

江苏举全省之力推进南京强省会战略,南京需要在空间和资源上有大的突破,实现以南京为中心的联动发展。

将生态潜力转为发展动力,以此促进平衡发展,推动借力亚运,拥江发展是杭州面临的重要课题,另外继续保持创新优势,示范全国,也是国家期待和浙江担当。

两大都市圈在各自省内难以扩容的背景下,结合皖南廊道化发展策略,未来皖南会有三个借势宁杭的节点:芜湖、宣城、黄山。

芜湖处于宁芜池和杭宣芜的交汇点,应充分对接南京都市圈的发展目标,加快新型工业化和信息化,强化交通物流枢纽地位,促进芜马一体和芜马宣经济圈,做强省域副中心,成为长江经济带宁汉间第三城,引领皖南与苏沪的互动发展。

宣城是皖南联姻两大都市圈的最前沿城市,(沪)杭宣芜和宁宣黄在此交汇。剑指皖苏浙省际中心城市,紧抓G60科创走廊的空前机遇,提高农科层级,发展现代服务业,提高城市能级,成为南京都市圈的产业新空间和杭州都市圈产业集群转移承接地,早日成为两大都市圈唯一共有成员,谋划宁宣杭生态经济带。

黄山是宁宣黄和杭黄的交汇点,黄山应在钱塘江—新安江整体保护与发展中扮演上游主角,推动综合交通提升和水上游的对接,发展文化旅游和生态康养,年初杭州高层代表团访黄即是黄山价值的体现。随着昌景黄高铁建设,黄山应谋划杭黄昌生态文旅廊道,担当杭州都市圈辐射赣东北的重任,建成皖浙赣省际中心城市。

马鞍山应从西、西南、南三个方向加快融入南京,助力南京首位度,与芜湖一体发展,加快资源型城市转型;铜陵与池州一体发展,适时合并,形成北工贸、南佛旅的发展格局,适时加入南京都市圈。另外皖南西部也应重视与长江中游城市群的互动合作。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最后重视文旅康养休闲产业,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布局。

工业化时代,皖南城绩不理想,不是不努力,是优势未发挥,面对沪宁杭后工业时代的发展需求,以满足美好生活为目标的期待,皖南资源禀赋的价值第一次成为竞争引擎。

皖南应以全域旅游的高度,重新审视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回应旅游规律和市场变化,大力发展以文化旅游、生态康养为主导的国际级现代生活性服务业,这是世界级城市群的本质需求,更是宁杭两大都市圈提升竞争力,顺应产业升级的主动诉求。

皖南的新安江流域需应对浙江钱塘江复航和水上旅的举措,与杭州都市圈一体谋划新安-钱塘国际内河旅游带,践行生态文明,探索生态优势地区发展新路径。

黄山需做实徽文化旅游,强化文化资源向产品服务的转化,细化各徽州古聚落主题定位,避免内耗,还要更新思路放大黄山的综合价值,比肩西湖、运河、秦淮河、明孝陵;宣城应打造南漪湖国际级大湖乡村旅居目的地,成为苏浙沪品质生活地,提高文房四宝文化创意水平;池州要发挥九华山溢出价值,打造生态度假休闲目的地;芜马铜应结合科技创新,做优工商与旅游结合;还要重视皖南川藏线、皖浙1号公路、徽州十道等新业态的升级,更多吸引宁杭和上海的自驾游群体。

皖南良好的生态人文环境契合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特点,在沿江芜马铜应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推动工业升级迭代;在宣城中北部、黄山盆地集中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节能环保、信息技术等产业。这些产业本身也是文旅康养休闲产业深度发展的客观需要,没有先进科工产业的支撑,旅居度假只能是水月镜花。

总之,沉默的皖南终于迎来千载良机,立足自身,融入宁杭,激活价值,借势宁杭,皖南势必崛起,这将在质变层面重构长三角的百年格局。

宁杭角逐,皖南醒来_杭州

标签:见闻记录文化宣城杭州中国黄山宁杭发展皖南城市南京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