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新闻 > 正文

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0分类:文化新闻浏览:8评论:0


导读:原标题: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广东省城变身为广州市是从1918-1920年的“拆城筑路”开...
原标题: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

广东省城变身为广州市是从1918-1920年的“拆城筑路”开始的,过程曲折,万事不顺——拆城墙,遭遇附城商民的群起抵制;拓展府学东街为马路,遭遇广府学宫众绅及粤藉京官的强烈谴责;集股建筑电车路,遭遇“爱国”议员的百般刁难;盖濠筑路,则遭遇“西濠风波”。其中,“西濠风波”所蕴含的城建教训,或许值得今人深思。

广州“南临海”,向有水城之称。直至1918年底拆城墙辟马路之前,城厢东西走向的玉带濠,城郭南北走向的东濠、西濠以及西关的大观河与众多濠涌,共同构成了一个水运交通网,无论官民,其柴米油盐酱醋茶等日常生活用品,主要靠四乡甚至海外自河渠濠涌运输入城;而所有人的粪便排泄物,均由屎艇通过濠涌水运出广州。

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

清末广州珠江岸边聚集的船户(约翰·汤普逊摄)

在众多的濠涌中,西濠是广州最繁忙的一条水道。1920年1月,广州市政公所拟填盖西濠,筑造马路。脱离前清专制政体仅9年的广州市民,言必称“主权在民”,行必以“公民”“市民”自策,为制止市政公所填盖西濠发出了一系列振聋发聩的声音,西濠上数万被视为卑贱者的船户疍民更登报公启“连同罢工”,以抗议市政公所填盖西濠;各清濠公所、各约、各界代表则齐心协力,接连登报呼吁、呈请当道从速取消盖濠筑路案……浩浩民意汇成了震动省城的“西濠风波”。

西濠与西濠口

西濠北起自流花桥,经今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西缘,南向流至西濠口(今人民南路与沿江西路交界处),全长约3513米,原本为一条天然溪流,北宋筑西城时浚为城濠,明初扩建城池,将西城濠向南延伸至“海皮”(珠江边),明成化八年(1472年)更沿如今上九路南侧开凿一段东西走向的运河,把位于西濠东侧的玉带濠引入西濠西侧的大观河,构成一个贯通东西南北的运河网。

有道是水通财通,大观河两岸因此而发育为西关商业区,西濠口也因此而发展为全城的交通枢纽和最繁盛之地——清末民初享誉中外的西濠口港澳轮船码头(西濠口铁码头)、广三铁路西濠口车站、广九铁路西濠口车站,均高度集中在西濠口;粤海关、广东邮务管理局、城外大新公司(今南方大厦)等高大上机构和建筑以及各大行栏也高度集结在西濠口一带。

西关街坊力阻盖濠筑路

如今的人民路、越秀路、大德路、大南路、文明路、一德路、泰康路、万福路,都是沿城基开辟的马路。在1918年市政公所的拆城筑路计划中,太平路(今人民南路)原本是经怡和大街(今怡和街)直出长堤的。怡和大街是西濠口的核心商业大街,其拆迁安置费用是广州市政公所不能承受之重。1920年1月,市政公所决定把太平路的马路路线向西移动90米到西濠水道上, “填濠筑路计划”由是而生,却遭遇民众反对。

展开全文

“西关十八街”是由18条街组成的一个约定俗成的西关街区。1920年1月15日,西关十八街的坊众,就市政公所更改马路路线,填盖西濠一事,柬请各街值理齐集自治会,筹议挽救办法,决议如下:

一、由各街店铺联盖图章,呈请督军、省长维持。

二、由十八街各举代表一人,联赴市政公所,将西濠形势及各街地盘低洼实据,面向曹汝英坐办沥陈,请仍照前定怡和大街路线,免予更改。

三、如路线必须更改,则请将西濠入口孔道留足宽度,免碍船只,并将六街傍渠锹浚,以助宣泄。

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

清末的广州疍民(约翰·汤普逊摄)

文澜书院与船户历陈填盖西濠之害

位于羊城下九甫西来初地附近的文澜书院,筹建于嘉庆十五年(1810年),面宽16米,进深21米,占地面积336平方米。清道光之后,入读文澜书院的人数日少,至光绪年间已不再收生并演变为“西关绅商的公局”(南海知县杜凤治语),省城绅商多于此聚议众事,清濠公所即附设其中,文澜书院不仅给清濠公所提供厅房等议事场地,还为清濠公所配备少量的日常管事人员,甚至代清濠公所行事。清濠公所并非政府机构,而是民间自治组织。事实上,除文澜书院之外,西关尚有三十二街清濠公所、十八街清濠公所等多个以街区冠名的清濠公所,负责管理濠涌水利事宜。

1月26日,文澜书院致函报界,称:市政公所盖濠筑路,填窄西濠,饬令警区驱逐船户,不准船艇出入西濠,所有倚西濠糊口之疍民,生计尽绝;城西北各街的粪便屎尿,因无船清倒而停积屋内,臭气熏蒸,大碍卫生,人民未受马路之利,而先蒙目前之害。敝院众绅异口同声,请当道速将路线改移,造福生民。

与此同时,为抗议市政公所填盖西濠,西濠船户拟连同罢工,并发出公启,称:我数万船户生计,专靠西濠度活。但自1月23日以后,我等船户几无日不惨受附近巡警鞭挞。市政公所非一二人之公所,即巡警亦系我粤人民脂民膏所供养,不料共和政体竟有如此毒辣手段,现该管警区已限我船户1月25日一律退出西濠,不得复入,我等船户不能不联同粪埠水艇一律罢工,恐不出三日而柴米各艇及尿粪各艇停滞附近,商民诸多窒碍,非谓我等挟制,实因警察形势所迫也。

在“共和政体”之下,广州市民懂得运用大众媒体(报纸)发出自己的呼声、连同罢工,吁请当局改变既定计划,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进步。

粤省商团团长陈廉伯等加入反对

1月28日,受三十二街清濠公所委托,粤省商团团长陈廉伯等致函督军、省长及市政公所,称:西濠源流长,且支濠甚多,船艇往来如鲫,是西关一带之运河。沿濠铺户,一切货物、柴米及水粪等项,全靠西濠运输;数万船户,专靠此度活。此外,西濠还是西关一带消散潦水之总汇。市政公所拟填盖普济桥以下约400米长的西濠濠面,把这段西濠,变成濠身与濠口仅3.66米(宽)的地下暗渠,在暗渠之上筑路,势必致沿濠铺户一切货物、柴米及水粪等无法运输;令数万船户生计尽绝;珠江及支濠船只一遇狂风,必无退避湾泊余地,危及生命;西濠水系无法畅通珠江,雨季必将加重水患。

1月31日,三十二街清濠公所呼吁“切不可以填盖西濠”,称:盖濠筑路有百害而无一利。

2月4日,三十二街清濠公所继续发力,致函省报界公会,称:盖濠筑路妨碍水道,九善堂、总商会、文澜书院暨商团等前已呈请军府,然莫荣新督军不恤舆论,故“决定自第一津以下西关各街众,齐派代表陈请各界联合会开国民大会,呈请当道协力维持,否则病商害民,吾粤无遗类矣。”

“广州市者,广州市民之广州市”

2月7日,三十二街清濠公所集合各街代表百余人,在某街公所集议对策。称:“市政公所话(说)填就要填,话(说)拆就要拆,不顾利害,不恤人言,前清时代亦无如此专制……市政公所系受我市民委托,凡事须征集我市民公意。今填盖西濠,我市民认为有碍,市政公所自应收回成命,以顺舆情。”

3月3日,西关绅董呈文再请勿盖西濠,文称:“共和政体行政本以民意为从违,盖民国之主权,原在人民全体,今我中华民国与前清专制政体之不同者即在此也。”“广州市者,广州市民之广州市,而非市政公所少数人之广州市也”,市政公所不恤舆论,偏执己见,违反民意,盖濠筑路,必贻祸于将来。

3月5日14:00,九善堂、总商会、商团、维持公安会、文澜书院及自治研究社各大绅、各坊众代表等假座下九甫文澜书院自治研究社大集会议。一致通过“呈请当道速取消盖濠筑路案”。坊众则进一步提出:当局若不取消盖濠筑路案,“则各市民均以不纳税及房捐、警费为最后之解决,坚持到底,务达目的为止。”

3月8日12:00,各团体、各街坊代表在爱育善堂东厅集合,“晋谒军政府各总裁及督军省长,要求从速指令市政公所速改路线,务达目的而后已。”

广州的“西濠”哪里去了:1920年震动一时的“西濠风波”

清末广州的河涌风貌

风波中完成“盖濠筑路”

面对各方抗议,市政公所不为所动,声称:一、省城往年潦水之患远在西北两江,并非西濠宣泄不及。二、盖濠筑路并非填塞西濠,且西关有大观河等多条河涌宣泄潦水。三、待马路筑成,水运自应改为马路运输。

事实上,1920年的盖濠筑路,并非仅限于西濠口一处,玉带濠也入列其中。自1月以来文澜书院的集议、各清濠公所的呈请、数万船户的罢工都没有阻止市政公所盖濠筑路的步伐。

2月6日,承筑西濠马路的兴华公司向市政公所呈报:已准备好了17-18艘大艇,在西濠一带掘去浮泥,然后安置直径3.66米的渠道。

4月初,西濠口一段的填盖工程开始施工。

4月10日,玉带濠东段率先填盖完竣。至1920年4月底,西濠最繁忙的西濠口段以及玉带濠东段这两处省城水运干道,已被填盖为暗渠,相关水路已被其上盖马路所替代。再后来,整条西濠与西城墙一起,分段演变为长庚路(今人民北路)、丰宁路(今人民中路)、太平路(今人民南路);西濠运河不再,风波不再。 好在,“西濠”作为路名留存至今。(作者:卢洁峰,原题为《 1920年广州盖濠筑路的“西濠风波”》 )

标签:西濠震动公所筑路文澜船户市政马路清濠广州西濠口西关文澜书院


欢迎 发表评论:

文化新闻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