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 ——读蒋方舟的四个小说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1分类:活动资讯浏览:7评论:0


导读:原标题: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读蒋方舟的四个小说作家蒋方舟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读蒋方舟的四个...
原标题: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 ——读蒋方舟的四个小说

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 ——读蒋方舟的四个小说

作家蒋方舟

和没有忘记悲伤的人谈论时间

——读蒋方舟的四个小说

李潇潇

毫无疑问,蒋方舟拥有强大的理智。那种背靠图书馆才能拥有的嚣张气焰,那非先知或幼童才敢娓娓而来的从容语调,每每让人惊叹。我们还可以猜想,蒋方舟一定是个科幻迷,她的珍藏剧集,一定有雷德利斯科特的造物主系列,《2001太空漫游》或《黑镜》。于是她的每个故事不仅秩序井然地游转于迷宫和套盒,还必须从一开始就被放逐至远古或外太空。这些天赋异禀的理智,让她“像一株攀缘植物,能在任何树木上生长”,每一个钩蔓都妖娆锋利,可以毫不费力地缠住读者跟随她紧扣逻辑的小径走入秘境。

然而,蒋方舟虽持续鞭策理智的触角奔跑在最前沿,最高处,却并未显露那种我们熟知的男性博尔赫斯们惯有的明亮傲慢。她反倒越发紧张和惶恐起来。

我却格外珍视这紧张和惶恐。因为我知道它们来自血液中最为可贵的基因:悲伤。这个很容易被理智的光辉湮没的凡人品质,在有关时间的高谈阔论中明灭隐现,却绝不退场。只有那些会为黯淡星而哭泣的诗人们,才被允许在她的笔下驰骋故事。因此,无论这些故事披着科学(幻想)的外衣,或变成一座迷人的建筑,无论它们被誉为先锋或异质,这个早已偷偷成长了的童星手握的秘密武器仍旧是:文学。

理智的天文学家(观星者)在一遍遍地模拟重逢。在这个摇摇欲坠的重逢里,她又捡拾着土崩瓦解的记忆。瘟疫下的爱情,战争中的背叛,权力和自由,疯癫与文明,从彼此相爱走到彼此隔绝,残酷剧情在地球反复上演。星际世界抽象了人间的百年孤独,宇宙的联结只剩下最后的一次注视:最古老的南十字星,看见毁灭前宇宙边缘那朵白花的初生(傅歇在教室后排深情地注视,理智观星者的心不可救药地狂跳)。我们一齐被伤感袭击,终于丢开了造物主的空谷足音。因为源于自身的心动才是一切的起点和终点,在它的隐喻下,观星者回到了爱情最美好的那个瞬间。

在威尼斯重建的时间,显然是典型的博尔赫斯时间。这开宗明义的炫技姿态很快被那个焦虑的人物推到了幕后,盗梦空间的格局已经不再重要,父子的和解在碎片的记忆和想象的顿悟间达成。跳跃的时间是一叶扁舟,是灵敏的韵脚,为无情的现实撒上澎湃的诗意。小说中布满了关于它的精妙比喻,哲思四处迸发,而情感仍旧是最滚烫的部分。或许篇首的谜语可以掉个头:造就我们的不是时间,而是肉和骨。

展开全文

《边境来了陌生人》可见作者把编织故事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故事裹挟着故事,漩涡一般将人类文明长河之中的典籍、传说、理念、价值,都悬置在边境小屋;同样,在故事的魅惑之下,你不知不觉被她所认下的神成功询唤,在最后时刻被那双祖先的脚印稳稳禅定,惊心动魄。

对我来说,《在海边放了一个巨大的蛋》最为惊艳,同时也颇为遗憾。这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创世故事。它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气味:符合创世的法则,又让想象力轻盈滑过。普修完全不去理会智者和诗人。他不是一般性的施力者,他是沉默的实干家,用好奇心和耐心实践念头。没错,那不是额上的豪情或鼻尖下的钱财,只是一些无用但有趣的念头。他信任自己,他包容他人。他点亮智慧和诗。而做了所有这一切,他仍旧还是他自己。

普修立下要把石头变透明的第二次宏愿,注视着他的我心潮澎湃。两轮的进阶之后,这个可以自己制造痛苦的创世者形象跃然纸上,普修如此生动、可爱、独特。我开始摩拳擦掌,期待看到他由人变神的奇迹。不想戏剧性威风凛凛地到来,在透明石头的顶端看星星的普修,消失于普通行星居民的股掌之间。神界的轻松调侃,泯灭了人奋进、拼搏以及蜕变的古典进程。普修被戏谑融化了。故事杀掉了人。

也许彼时的蒋方舟,实在厌倦了人生这场“持久而顽固的幻觉”,她想要“为灵魂在现实中凿开一个小小的隧道”,去那个可靠的小世界里呆一会。

而无论如何,我们早已在这本小说集里见识了她卓越的成长,这当然不是神赐的天赋,这正是属于普修的、属于人的动人痕迹。

她是时间的玩伴,却没有忘记悲伤。(来源:中国作家网)

1

2

3

杂志铺及收获发行部

冬卷

目录

标签:蒋方舟普修时间故事理智小说造物主创世博尔赫斯记忆李潇潇雷德利斯科特博尔赫斯们


欢迎 发表评论:

活动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