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创作 > 正文

十二月梅花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01-14分类:文艺创作浏览:13评论:0


导读:原标题:十二月梅花▲[清代]費丹旭《踏雪尋梅圖》,絹本設色,40.8×29.3cm。私人藏品。...
原标题:十二月梅花

十二月梅花

▲[清代]費丹旭《踏雪尋梅圖》,絹本設色,40.8×29.3cm。私人藏品。

今日腊月初一,梅花神下凡。

在中国岁时文化中,“十二月令花”指的是以符合12个月份各个气候形态的花卉,再以其花卉的特性,让农业时代的人们谙记气候转换与季节变化。换句话说,十二花神是以“十二月令花”为基础,逐渐发展出来的民间信仰。它“始自万物有灵的观念,或是自然崇拜、精灵信仰,再加上一些早早深植于华夏民族内心深处的观念(如各司其职、生生不息等) ……”

据清代乾隆时期梨园抄本《堆花神名字穿着串头》(傅惜华藏)介绍:“正月花神,为庾岭仙官梅占魁,小生色扮,戴文昌帽,穿张生衣。执瓶,插(春)梅花。”这是说的男花神,且是正月,我采梅花为十二月花神说。

十二月梅花

▲[南宋]馬遠《林和靖圖》,絹本設色,24.5×38.6cm。日本東京国立博物館藏。

其中,传说中的男花神为北宋诗人林逋(967-1028),他终生无官、无妻、无子,隐居西湖孤山,植梅为妻,畜鹤为子(见上图)。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句,被赞为神来之笔。

展开全文

十二月梅花

▲[清代]冷枚《冷豔圖》,絹本設色,70×40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女花神有两说:一说为唐玄宗李隆基的梅妃(710-756),本名江采萍,闽地莆田(今福建莆田)人。她自幼聪颖,父亲极赏识,自小就教她读书识字、吟诵诗文。9岁时,就能背诵《诗经》中记载周朝后妃事迹的《周南》和《召南》;14岁,善吟诗作赋,自比晋朝才女谢道韫,不仅长于诗赋,还精通乐器,善歌舞,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开元年间,唐玄宗遣高力士出使闽越,被选入宫。唐玄宗大加宠幸,封正一品皇妃,号梅妃。梅妃喜梅,气节若梅。后被杨贵妃贬入冷宫。天宝十五载(756),安禄山发动叛乱,唐玄宗落逃、没带冷宫中的梅妃,梅妃不愿受辱而白绫裹身,投井自尽。

十二月梅花

▲[清代]改琦《賞梅圖》,紙本設色,95×50cm。私人藏品。

二说相传是宋武帝刘裕(363-422)的女儿寿阳公主。在某年正月初七,寿阳公主到宫里默林赏梅,一时困倦,就在殿檐下小睡,正巧有朵梅花轻轻飘飘落在她的额上,留下五瓣淡淡红色的痕迹,寿阳公主醒后,宫女都觉得原本妩媚动人的她,又因梅花瓣而更添几分美感,于是纷纷效仿,以梅花印在额头上,称为 “梅花妆”,世人便传说公主是梅花的精灵转世,因此寿阳公主就成了梅花的花神。

《太平御览》 卷30《时序部·十五·人日》引《杂五行书》载曰:“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自后有梅花妆。”

十二月梅花

▲[清代]汪圻《踏雪尋梅圖》,絹本設色,45×78cm。私人藏品。

而国人之所以喜爱梅花,不独梅花妆。在中国,梅花不仅是十大名花之首,还与兰花、竹子、菊花一起并列“四君子”,与松、竹并称“岁寒三友”。在古典中国文化中,梅以它的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尤其是,梅是中国种,自商代开始,已有超过4000年的栽培历史。在湖北沙市章华寺内,有一株古梅,传为楚灵王(前541-前529年在位 )所植,算起来至今已历2500余年。

十二月梅花

▲[北宋]赵佶《蠟梅山禽图》,绢本设色,82.8×52.81cm。台北故宫博物院

据文献记载,国人赏梅始自西汉。据《西京杂记》载:”汉初修上林苑,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朱梅,胭脂梅。“这时的梅花品种,当系既观花又结实的兼用品种。至西汉末年,扬雄(前53-18)作《蜀都赋》云:“被以樱、梅,树以木兰。”可见在2000多年前,梅已作为园林树木用于城市绿化了。

由隋(581-618)、唐(618-907)至五代(902-963),是艺梅渐盛时期。曾经,浙江天台山国清寺主章安大师(561-632)于寺前手植梅树。唐代名臣宋璟(663-737)作《梅花赋》有"独步早春,自全其天"等语。根据诗文记载分析,隋、唐、五代时的梅花品种,主要属江梅型或官粉型。在四川,唐时始有朱砂型品种出现,当时称"红梅"。《全唐诗话》载:”蜀州郡阁有红梅数株"。今日崇庆(即古蜀州)朱砂型品种既多且好,显然是有其历史根源的。

十二月梅花

▲[南宋]李唐《賞梅圖》,絹本設色,26×24cm。私人藏品。

至宋时(960-1279),是中国古代艺梅的兴盛时期。艺梅技艺大有提高,花色品种显著增多。南宋范成大著《梅谱》(约1186),搜集梅花品种12个,还介绍了繁殖栽培方法等,这是中国、也是全世界第一部艺梅专著。书中除介绍江梅型、官粉型、朱砂型外,还介绍了前所未有的玉碟型(即重叶梅)、绿萼型、单杏型(属杏梅系杏梅类)、黄香型(即百叶湘梅,属黄香梅类)和旱梅型(花期特早,中国国内已不多见)等。此外,周叙《洛阳花木记》(1082),记载了朱砂型(红梅)等品种。而张功甫《梅品》(1185)与宋伯仁《梅花喜神谱》(1239)等,则为有关梅花欣赏与诗、画的专著。

十二月梅花

▲[元代]王冕《墨梅圖》,紙本墨筆,30.8×92.2cm。上海博物館藏。

元代有个爱梅、咏梅、画梅成癖的王冕(1310-1359),在浙东九旦山植梅千株。其《墨梅》画、诗,皆远近闻名。赵孟俯、杨维桢、谢宗可、僧明本等,俱有名诗咏梅。如今昆明温泉对岸的曹溪寺内有一株700多年前生的元梅,老态龙钟,虹曲万状,仍年年开花、结实。

十二月梅花

▲[明代]王舜國《賞梅圖》,綾本設色,126×60cm。私人藏品。

明清两朝,艺梅规模与水平续有进展,品种也不断增多。如明代王象晋(1561-1653)的《群芳谱》(1621)记载梅花品种达19个之多,并分成白梅、红梅、异品3大类。刘世儒的《梅谱》、汪怠孝的《梅史》,皆记梅花,资料甚丰。

十二月梅花

▲[清代]田小虎《賞梅圖》,絹本設色,35×22.5cm。私人藏品。

清代陈昊子的《花镇》(1688)记有梅花品种21个,而其中的台阁梅、照水梅,均为前所未有的新品种。当时苏州、南京、杭州、成都等地,以植梅成林而闻名。龚自珍(1792-1841)的《病梅馆记〉云:“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重修成都县志》(1873)记载旱梅、白梅、官春梅、照水梅、朱砂梅、绿萼梅等甚详。当时,咏梅的书、文、画,争相出世,“扬州八怪”中咏梅、画梅的名家,如金农(1687-1763)、李方膺(1695-1755)等,传诸后世。

十二月梅花

▲[南宋]馬遠《賞梅圖》,絹本設色,29×22cmcm。私人藏品。

细说起来,在古代中国,历朝历代的文人都对梅花情有独钟,视赏梅为一件雅事。其中,品赏梅花一般着眼于色、香、形、韵、时等方面。

十二月梅花

色:梅花的花色有紫红、粉红、淡黄、淡墨、纯白等多种颜色。“红梅”,花形极美,花香浓郁;“绿萼”,花白色,萼片绿色,重瓣雪白,香味袭人;“紫梅”,重瓣紫色,淡香;“骨里红”,色深红重瓣,凋谢时色亦不淡,树质似红木;“玉蝶”,花白略带轻红,有单重瓣之分,轻柔素雅。成片栽植上万株梅花,疏枝缀玉缤纷怒放,有的艳如朝霞,有的白似瑞雪,有的绿如碧玉,形成梅海凝云,云蒸霞蔚的壮观景象。

十二月梅花

香:梅花香味别具神韵、清逸幽雅,被历代文人墨客称为暗香。“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让人难以捕捉却又时时沁人肺腑、催人欲醉。探梅时节,徜徉在花丛之中,微风阵阵掠过梅林,犹如浸身香海,通体蕴香。

十二月梅花

形:古人认为“梅以形势为第一”,即形态和姿势。形态有俯、仰、侧、卧、依、盼等,姿势分直立、曲屈、歪斜。梅花树皮漆黑而多糙纹,其枝虬曲苍劲嶙峋、风韵洒落,有一种饱经沧桑,威武不屈的阳刚之美。梅花枝条清癯、明晰、色彩和谐,或曲如游龙,或披靡而下,多变而有规律,呈现出一种很强的力度和线的韵律感。

十二月梅花

韵:宋代诗人范成大在《梅谱》中说:“梅以韵胜,以格高,故以横斜疏瘦与老枝怪石为贵。”所以在诗人、画家的笔下,梅花的形态总离不开横、斜、疏、瘦4个字。人们观赏梅韵的标准,以贵稀不贵密,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含不贵开,谓之“梅韵四贵”。

十二月梅花

时:探梅赏梅须恰当时候。过早,含苞未放;迟了落英缤纷。古人认为“花是将开未开好”,即以梅花含苞欲放之时为佳,故名“探梅”。

十二月梅花

▲[元代]佚名《梅花仕女图》,绢本设色,131.4×6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也因此,探梅的情境不无讲究。上文所说的《梅品》由南宋张功甫撰写于绍熙五年(1194),专门介绍如何欣赏梅花。据《梅品》介绍,有二十六种赏梅的最佳时间与环境,如下——

淡云、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霞、珍禽、孤鹤、清溪、小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苍崖、绿苔、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下横琴、石枰下棋、扫雪煎茶、美人淡妆簪戴

凡此二十六境,赏梅别有诗情画意。

十二月梅花

▲[明代]陳錄《梅花圖》,絹本墨筆,116.5×61.7cm。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梅的枝干以苍劲嶙峋为美,形若游龙,遒劲倔强的枝干,缀以数朵凌寒傲放的淡梅,兼覆一层薄雪,“古梅一树雪精神”,俨然天成一幅水墨大写意。于是,在中国文学艺术史上,梅诗、梅画、梅园数量之多,令任何一种花卉都望尘莫及。如下诗句,国人大多耳熟能详。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三国]陆凯《赠范晔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唐代]王维《杂诗三首之二》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北宋]王安石《梅花》

4000余年来,梅花已不独一种花卉,而是一种古老文化的符号,乃至成为了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如唐代诗人齐己《早梅》诗云: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村前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去,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十二月梅花

▲[清代]張敔《踏雪尋梅圖》,紙本設色,26×19cm。私人藏品。

完全可以说,梅花不是开在原野,而是怒放在华夏族人的心里,是一个古老民族无惧岁月苍寒的写照。

本文係斯文於此獨家稿件,歡迎讀者轉發朋友圈。如欲轉載、引用等,敬請聯係斯文於此公號。另,圖片來自互聯網,旨在分享傳播,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原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斯文於此觀點或立場。

[敬請關注]

▲文木:《 古典中国的侧面 》( 点击购买作者签名版中国工人出版社2020年2月版20余名資深記者、編輯、主編聯名推薦! 本书通过勾勒不被注意的王朝兴衰之细节与侧面,探究中国古代王朝更迭与历史变迁的轨迹与原由,以期为“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寻找一个美丽的结果。

更多精彩内容

點擊圖片進入

[推薦閱讀]如何用一條主線去演繹3000年有文獻記載的中國歷史?

标签:梅花唐玄宗中国cm公主品种寿阳清代梅妃时期絹本


欢迎 发表评论:

文艺创作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