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群众文化引导流行、发展先进文化
流行文化,传统文化,文艺作品,平阳群众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主题艺术创作不该自我囚禁——关于当下的“抗疫文艺”的一点浅见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05分类:最新焦点浏览:1844评论:0


导读:˂pstyle="border:0px;margin-top:0.63em;margin-bottom:1.8em;padding:0px;font-size:...

color: rgb(25, 25, 25); font-family: "PingFang SC", Arial, 微软雅黑, 宋体, simsun,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不得不承认,当下的抗疫主题文艺创作大同小异,缺乏创新,更缺少精品。“抗疫文艺”作品基本以讴歌、摩登招商宣传与劝导为主题,内容上显得单薄单一,例如相关的主题歌曲尽管出现不同的版本,但绝大多数都未能传唱开来,不少诗歌在语言和内容上显得雷同而少有人问津。讴歌、宣传与劝导应该有,但不必成为抗疫主题文艺作品的全部,这一点反映出文艺工作者在创作上,既要瞄准一线战“疫”者,也要感受外围的人民群众生活状态的意识还不够,考虑社会公众的主题文艺需求和接受程度的能力还有限。同时,由于大部分创作者不能亲赴一线,加上创作时间短,对素材的掌握也不够全面,也未能进行深入消化,思考不够深入,导致相当部分作品比较粗糙,缺乏应有的吸引力和艺术感染力。有的作品表现出为创作而创作,乃至“表态”的倾向,缺乏精品意识,未能做到真实探究、真切感悟、真挚表达从而感动受众。

另外,大部分作品传播辐射范围有限,主题文艺创作的影响力需要提升。从实际点击量来看,相当多的作品阅读量和观看量不高,尤其是一些创作热潮初期的作品,在一些平台发布后,阅读和点击量停留在几百甚至两位数。显而易见,产生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除了作品本身的质量问题外,还在于创作者、组织者以及发布平台对互联网条件下文艺创作和传播规律的掌握和运用还不够娴熟,新媒体传播工作能力和经验有待提升。

由此,似乎可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一定范围内,以互联网、新媒体为承载的网络文艺在推动形成新的文艺生态方面还有待开发探索。例如,就内蒙古而言,尽管相关的网站、微信公众号、新媒体等发布了大量的作品,但大多都停留在征集、发布的层面,在社会应急状态下催生新的文艺生态形成的趋势还不够充分。由于疫情,演出、电影、展览和相关的文化、文艺活动都处于停滞状态,网络文艺理应承担起丰富、满足广大民众文化生活的主要角色,但从实际的效果和反馈来看,似乎相关的工作还有待更有力的举措和更科学的路径。

以上的问题似乎更多的是操作层面的问题,是“术”的问题,经过思索和打磨,可以得到修正和提升。而更为突出是,通过审视此次“抗疫文艺”的创作,反映出文艺工作者在突发疫情和主题文艺创作核心价值的关系问题上,存在着思考和认识的明显不足。事实上,不论是哪国哪族,主题文艺创作终究的核心价值就是建构一个民族的精神史诗,有着其自身的学理体系和创作规律,无视这个体系和规律,作品往往适得其反。回想20世纪,尤其是前半页的主题文艺创作,正是由于社会现实与艺术的联姻,形成了现实与艺术在审美和具体功用上的高度契合,为中国文艺史留下了各个艺术门类中的经典。

class="ql-align-center" style="border: 0px; margin-top: 0.63em; margin-bottom: 1.8em; padding: 0px; font-size: 16px; counter-reset: list-1 0 list-2 0 list-3 0 list-4 0 list-5 0 list-6 0 list-7 0 list-8 0 list-9 0; text-align: center; color: rgb(25, 25, 25); font-family: "PingFang SC", Arial, 微软雅黑, 宋体, simsun,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主题艺术创作不该自我囚禁——关于当下的“抗疫文艺”的一点浅见 ▲[法国] 泰奥多尔·籍里柯《梅杜萨之筏》

反观当下,疫情使全社会团结一致防控抗击,彰显了制度的优势和人性的光辉,同时也暴露出一些观念意识的落后和社会管理的短板,显现出当代人在人文境界和公德意识的种种问题,这些都可以通过文艺创作去反思、呈现、表达,优秀的作品也会在灵魂的深处给人以触动和警醒。但当前的文艺创作处于自发状态,在内容、形式及艺术水准上存在着种种不足,不能深层触及关于人和人性的相关问题,与抗“疫”的现实所呈现的“真实”相比,多数作品并没有为人们展现出更典型、更概括的“艺术的真实”,即由艺术创作而表现出来的更高级、更感人的真实,艺术创作的价值明显处于“贫血”状态。比如,在“抗疫文艺”中,我看到的几乎是无一例外的“歌颂”,歌颂当然无不可,也应当,但数以百记的作品都在利用“歌颂”来表达,那就是艺术的自我囚禁和绝对悲哀。返回疫情本身,如果我们承认这场事件是一场集体的灾难,那么在灾难中究竟用艺术来表现什么,如何表现?即使退一步,不做这样的思考,面对这样突发的事件,艺术创作就如此黔驴技穷吗?

所以,如何引导疫情中的音乐、诗歌、美术、曲艺,乃至疫情结束后的长篇小说、报告纪实文学、电影、纪录片等沉淀出更深层的理性思考,让此次主题文艺创作扛起自己的使命,通过主题文艺促进社会提升精神气质、优化文化心理,对民族精神起到“铸魂”的相应作用,需要我们进行反思。

当然,我们可以呼吁文艺创作者提升意识高度,扩大审美视野,摩登招商将自己置身于宏大的时代思想气象中,以更高的站位,更宽阔的视野来审视和分析疫情,也可以在抗疫文艺创作中反对跟风模仿,反对堆砌素材,反对“八股文”和“急就章”等等。但是,如果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反思一些面对自然、社会、人性的根源性问题,不能多一些思想和手段上的“解放”,类似的主题文艺创作终究不会走上自我救赎之路,即使拥有足够的时间闭门造车,我们一直期待,盼望已久的大作、力作还将会和我们挥手而过。


标签:摩登招商文艺疫情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焦点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